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五百六十一章 一同去
    借是不借,这是一个问题。

    十香软筋散的解药,连系统商城里都没有,要是魔教拿去后再来对付明军高手,那就好笑了。

    但是如果魔教真能帮他,那么三边形势乃至整个大明的形势将会迎来巨大的逆转,他击败皇太极的几率将大幅提高!

    秦书淮一想到这点就激动不已,不得不说这个诱惑实在太大了,大到他无法拒绝。

    他觉得有必要冒一下这个险。

    原因?因为魔教的内讧早在近半年前就已经初露端倪,他不相信魔教会用近半年的时间来做这么一个局骗自己。要是他们真有这么深的套路,那他也认了。

    想到这里,他说道,“此毒名为十香软筋散,不过倒也并非闻一下就可让人浑身无力了。这个药的用法还是很讲究的,若是用不好,不但伤不了对手,反而会伤了自己。”

    燕悔之将信将疑道,“哦,这样啊……”顿了顿,又说道,“本想借秦兄的奇药一用,既然这样…….那便算了吧。我们另寻他法。”

    燕悔之这么说,是因为他觉得秦书淮是找了个借口,委婉地拒绝自己。想想也是,他与秦书淮本就是对阵的两个阵营,秦书淮不把此奇毒借他,也是在情理之中。若是他再细问这毒该如何用才能不伤己,那就变得没趣了,而且可能还会引发秦书淮的反感。

    秦书淮微微一笑,又道,“不过,若是燕兄信得过秦某,秦某可以和燕兄一起,擒下此四人。”

    燕悔之浓眉微微一紧,说道,“秦兄的意思?”

    “你可以把他们引出城来,到时我们再下手便是了。”秦书淮直截了当地说道。

    燕悔之摇了摇头,说道,“爹爹有令,所有人只能帮助守城,不得出城。”

    事实上,燕无月没有下过这道命令,这是燕悔之信口胡诌而已。

    燕悔之也有他自己的顾虑,那就是他根本不想杀四位使徒,只是想毫发无伤地擒了他们,但是如果按照秦书淮的计策把这四人引出城来,到时候秦书淮的人要杀他们怎么办?

    他不是不相信秦书淮,他只是对秦书淮的手下有疑虑,万一打起来一个没守住杀了人那是很有可能的。如果四位使徒是因他“勾结”秦书淮而被害死,那他岂不是里通外敌的罪人了?所以他绝对不会让四位使徒出城来的!

    秦书淮淡淡一笑,又道,“既然出城不行,那秦某就只能跟燕兄进城一趟了。”

    燕悔之微微一怔,“秦兄要与我一同进城,去擒了四位使徒么?”顿了顿,又关切地问道,“秦兄准备带多少高手一起去呢?”

    秦书淮道,“秦某一人足矣。”

    “一人?”燕悔之笑了笑,“秦兄就不怕在下请君入瓮么?”

    秦书淮呵呵一笑,“燕兄信秦某,故而敢只身来秦某大营,现在秦某也信燕兄,难道就不敢去燕兄的地盘走一趟了么?况且,秦某要是不去,怕是燕兄也不知道此毒用法,到时候若伤了燕兄,那我真是于心难安了。”

    秦书淮之所以敢孤身去渭南城里,心里是有底的。就算这是燕悔之的“请君入瓮”之计,以他的修为,只要牢牢呆在燕悔之身边,相信没人敢乱来。另外,他的轻功也当世无双,就算二使徒也别想追上,只要小心一点,当无大碍。

    而他之所以要去渭南城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要下毒也只能由他来下。十香软筋散是他的秘密武器,别说燕悔之,就是换任何一个人,他都不会给。

    燕悔之听罢,跟着爽朗一笑,“秦兄好胆色,在下佩服!既然如此,那便依秦兄所言。不过,咱们有言在先,只擒四位使徒,绝不可能伤他们。”

    燕悔之毫不犹豫地同意了。他相信秦书淮在这个时候是不会伤四位使徒的,这倒并非单纯的是因为他相信秦书淮的人品,而更是因为他相信秦书淮的眼界。以秦书淮的雄才大略,自然会知道此时杀四个使徒的意义,远远不如帮燕悔之上位,从而让整个魔教来帮他来的大。

    两人细细商议了一下下毒的办法,很快达成了一致意见。此外,既然有燕悔之的帮忙,秦书淮自然也提出顺便要把陈敬和赖三儿救出来,这点也得到了燕悔之的同意。

    说动就动。

    两人出了大营,由燕悔之带路,在夜色之中摸到了一处防守比较薄弱的城墙底下。渭南城城墙高十二米,秦书淮原本以为燕悔之未必能一下子跃上去,没想到他却是轻松而上,看得秦书淮心里一惊。

    心想,要不是自己有系统帮忙,燕悔之才是这个世界最强的少年的吧?刚才他那一跃,看上去貌似有小成境的修为了?难不成他真的练了传说中的“天地功”?

    两人悄然入城,先来到了一处偏僻地方,燕悔之对秦书淮说道,“秦兄在此稍等,我去拿一套黑衣来,如此秦兄呆在我身边就不会惹李自成部下的注意了。”

    话是没错,李自成的部下自然不会怀疑燕悔之身边一个穿着魔教制服的人。只是,燕悔之这一走,秦书淮挟持他自保的算盘就落空了。

    不过来都来了,他也只好说道,“好,燕兄且去。”

    燕悔之走后,秦书淮立即转移到了几十米外的一棵树上,随后细细观察周围动静。

    不是他胆小,实在是魔教高手太多,要是先给他来个偷袭,或者用什么阴他一下,没准他轻功再好也跑不掉了。虽然他大体上是相信燕悔之的,但是兵变一事确实太过出乎他的意料,所以不到最后一刻他都会保持一定的戒心。

    过了不久,他远远地看到燕悔之拿着什么走了过来,这才立即下来,回到原地,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站在那里,以显示他对燕悔之是完全信任的。

    他突然有个奇怪的想法,那些大侠常常以坦荡无忌、豪放不羁的形象示人,在没人的时候是不是也会像自己一样,因为心里有点怂就偷偷地跑到某棵树上猫起来?

    咳咳……阴暗了,阴暗了哈。

    燕悔之果然带了一件黑色的衣服的过来,这件衣服的款式和他自己的差不多,应该就是魔教教徒的专用服了。

    穿上衣服,他就跟在燕悔之身边,大摇大摆地往城里走去。巡逻的李自成部下看到他们,只道是魔教少主夜里出来纳凉,也不敢多问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