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五百六十章 魔教的内讧
    魔教教徒确实对教主忠诚无比,但是他们同样忠诚于教规,忠诚于魔教第一任教主定下的本教使命。

    盛世隐,乱世出,扶仁君,除暴政,为天下守太平。

    每一个教徒入教之时,都曾在历代教主像前发过此誓,早已视此为自己活着的终极意义。在盛世时,魔教徒所做的是修生养息,传承武功与教义,甚至可以帮官军平叛;而当皇帝昏聩、天下大乱时,魔教徒则厉兵秣马,时刻准备推翻朝廷,为天下另择仁主。

    无论外界如何诋毁、诽谤、曲解魔教教义,他们都不为所动,依旧我行我素。

    因为他们以此为豪。

    但是燕无月现在的决策,已经完全背离了“为天下守太平”的初衷。不但是部分高级教徒,就是很多普通教徒也意识到,再这么下去,天下不但会更乱,而且本教的基业,连同中原的大好河山,都会一并葬送。到时候鞑子入主中原,全教数十万教徒将有何面目去见历任教主和先辈教徒?

    秦书淮消灭魔教六万多的主力,只是一个导火索。真正导致魔教内部产生前所未有的分裂的,正是燕无月暴躁独断的性格和对局势的明显误判。

    在这个背景下,很多教徒开始秘密联络被关押在昆仑山的沈溪、梅印之等人,向他们询问对策。结果,沈溪和梅印之给出的答案是八个字:拥立少主,找秦书淮。

    拥立少主,自然是因为燕悔之是燕无月的儿子,子承父位,也算是最和平、最体面的权力更迭方式。沈溪和梅印之的打算是,燕悔之当教主以后,燕无月可以当太教主。

    而找秦书淮,则是有两重原因。

    其一,放眼天下,若说真的有那么一个人能改朝换代,那么此人非秦书淮莫属,具体原因已经无需多说。而到了现在这个地步,魔教和秦书淮的关系,已经到了非友即敌的地步了。试想,如果魔教现在退回昆仑,那么秦书淮不必再防魔教,可以带至少十几万的大军北上去打皇太极,打赢的概率很大。而等他打赢皇太极后,还能容忍魔教呆在昆仑吗?到时候他举全国之力、全武林之力去攻魔教,魔教势必难挡。

    因此,魔教现在已经不能退回昆仑了,他们要么和秦书淮死磕,阻止他一统天下,要么就和秦书淮结盟,帮他迅速平定天下。

    很显然,他们具体要怎么做,只看一件事情,那就是秦书淮符不符合“德才兼备”的标准。如果不符合,那秦书淮就算再强,他们也要与他打到底。如果符合,那么原本魔教打下天下就是要拥立这种贤才登基的,现在他们来帮秦书淮,岂不是正合适?

    在这个时候,秦书淮苦心经营的人设就又发挥作用了。

    于公而言,秦书淮为保家卫国南征北战、舍生忘死,是为有大义。多次提倡减免赋税,又慷慨解囊,把运河收入的四成拿出来救济武林,在有绝对优势的情况下也没有进攻漕帮、巨鲸帮等各大派,是为有大仁。而他又是第一个喊出“重返盛世”口号的人,是为有大抱负。

    于私而言,他与魔教联合抗击鞑子之时,从来没有坑过魔教,反而数次拼死去救魔教中人,显得有情有义,刚正无私。

    于公于私,他的“德”都没得挑剔。而关于他的“才”,魔教自己就已经领教了,根本不需要考察。

    所以,魔教与秦书淮合作,同样是在完成本教使命,没有一点问题。

    其二,只有请秦书淮帮忙,才有可能让兵变成功。燕无月执掌魔教多年,自然有无数死忠的追随者,其中以二使徒、五使徒、六使徒、七使徒最为忠实,如果不把他们除去,那么兵变一事无从谈起。

    总而言之,沈溪和梅印之的意见,很快被秘密地从昆仑山带了出来,并且得到了五行旗各位旗主的同意。五行旗各旗主又秘派亲信去找燕悔之,同样想阻止燕无月的燕悔之在经历一番激烈的心理斗争后,接受了他们的意见,这才有了他夜访秦书淮的事情。

    燕悔之自然不会把这些情况都告诉秦书淮,不过秦书淮听到“兵变”两个字,就知道魔教的内乱已经极其严重了。

    他想了想,说道,“燕兄,兵变一事非同小可,你们可有把握?”

    燕悔之道,“既然提出来,自是有把握的。不过,还想请秦兄略帮一二。秦兄放心,只要此次行动成功,我教不但可与秦兄化干戈为玉帛,而且可以与秦兄携手并肩,共谋大业!”

    秦书淮心想,略帮一二?要是只要略帮一二就好了,你也不会大晚上冒险跑来我这里了吧?

    “那么,我要怎么帮呢?”

    “这次我奉爹爹之命,带了本教五十余位高手前来渭南,帮助李自成守城。其中就有二使徒、五使徒、六使徒、七使徒。若是能擒下他们,那么五行旗的兵权就可以回到各旗旗主手中,到时候兵谏一事就水到渠成了。”

    秦书淮心里又想,难不成是想叫我去城里帮忙?要是他们跟我玩阴的,到时候伏击我,那我岂不是成白痴了?

    想到这里,他说道,“贵教几位使徒武功了得,要想一举擒下怕是极难。”

    燕悔之点头道,“没错。而且,几位使徒对本教忠心耿耿,他们并无大错,所以于情于理我们也伤他们不得,只是想擒住他们便好,这便难上加难了。所以,在下才会深夜冒昧来访,请秦兄出手帮忙。”

    秦书淮立即眉头大皱,“又要不伤他们,又要擒住他们?”

    这尼玛是玩儿谁呢?

    却听燕悔之说道,“秦兄,听闻你有一种天下奇毒,只闻一下便可让人浑身无力,内力大退?”

    秦书淮终于明白了,说了半天,这燕悔之原来是来借十香软筋散来了。

    也对,燕悔之可是这些使徒的少主,他们打死也不会想到燕悔之会对他们下毒,所以有了十香软筋散,燕悔之必定可以在不伤他们的情况下擒下他们。

    不过,万一燕悔之通篇都在说谎,只是为了骗自己的十香软筋散呢?这东西关键时刻足以改变局势,岂能说借就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