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五百五十四章 出发,围剿
    秦书淮之所以有兴趣问这个问题,是因为他知道历史上的那个刘国能是何人物。

    刘国能,外号闯塌天,原本与李自成、罗汝才是结拜的兄弟,起兵造反后被左良玉战败,便投降了官军。所以,这个人并非是不会降的。而更重要的是,这家伙投降官军之后就一直十分坚定,从此不遗余力地帮官军剿匪,而且战功赫赫,后来好像还升到了副总兵的高位。

    他和李自成在历史上就纠葛极深,李自成虽然狠起来连自己的恩人、上司都杀,但是对刘国能这个结拜兄弟始终网开一面。刘国能的最后一役就是败给了李自成,并且被李自成俘虏。李自成曾亲自去劝他归降,但是此时的刘国能早已以“王臣”自居,他坚决痛斥了李自成,说自己以前当寇是迫不得已,现在既然是“王臣”,就绝不与你们这些祸国殃民的流寇同流合污,随后慷慨赴死!

    从这点看,刘国能还是深受忠君思想熏陶的,之前造反很可能真的只是活不下去了。甚至,他对当流寇本身,也是带着一种无奈和自卑的心态。说白了,他自己也瞧不起流寇。所以当朝廷给他机会后,他可以真正做到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如果史书记载没有虚构,那么秦书淮对刘国能的来降,还是持乐观态度的。

    而且根据这个世界的一贯尿性,好像地球历史上发生的大事,在这个世界都会发生,只是偶尔有所提前而已。高迎祥提前死了,李自成提前称闯王了,那么刘国能会不会也比历史上提前投降了?

    秦书淮觉得,这很有可能。

    不过,可能归可能,他还需要更多的证据来证明自己的判断。所以,他才会问窜天猴王四海更多的细节。

    王四海见秦书淮发问,忽然觉得这事又有戏了,立即说道,“回侯爷,这很简单。刘将军手下的弟兄,奉命把守渭南城的南门和北门。若是官军来攻,刘将军会大开这两处城门,迎官军入城。”

    秦书淮又问,“入城之后呢?”

    王四海回道,“入城之后,刘将军的部队会封闭这两处城门,手下弟兄也原地待命,静等官军前来接收。”

    秦书淮听完,又信了几分。

    因为刘国能的计划不复杂,只是开城门迎官军入城,这样一来他想欺骗官军的余地就少了很多。最多无非是官军到了城外后,他出尔反尔,不开城门了。那么官军也损失不了多少。或者,刘国能开城门后,出尔反尔,和李自成一起打官军。不过,这实在是个愚蠢的主意有城墙你不去守,非要和官军在城内短兵相接地打?凭城内这五万多的流寇的战斗力,在四万五官军面前简直就是以卵击石,除非李自成和刘国能的脑子坏了才会这么干。

    想了想,秦书淮说道,“你回去跟刘国能说,他若是真有心投降,本侯必保他及手下弟兄平安无事,而且事后还可以保他为官。”

    王四海一听顿时大喜,忙道,“侯爷的意思,小的一定如实转达,一定转达!”顿了顿,他又说道,“对了,那侯爷您看,咱们何时动手妥当……”

    秦书淮说道,“你让刘国能在城中等本侯消息,到时本侯自会派人与他接洽。”

    “好,小的明白了。到时侯爷若差人来报,请务必让他去南北两门,那里是咱们的人把守的。”

    “嗯,你且回去吧。”

    王四海却不走,而是从怀里掏出一张地图,对秦书淮说道,“侯爷,这是刘将军托小的带来送给侯爷的,刘将军说这是向官军纳的投名状。”

    秦书淮打开一看,只见上头竟是渭南城的布防图。这张图中,不仅详细标注了城内各处驻防的流寇,而且连城外其他各路流寇的藏身地点也标的一清二楚。而这些地方,与白莲教报上来的情况几乎一模一样。

    更重要的是,这张城防图上,还留了刘国能亲笔手书的几个字:降将刘国能敬献,并且加上了刘国能的私印。

    刘国能特意在城防图上加入这些信息,只有一个用意,那就是告诉秦书淮,自己私通官军的证据就在你们手上,以后就算想反悔也反悔不了了。

    虽然秦书淮不确定这字迹和私印是不是假冒的,但是从这幅图上标注的城外流寇的藏身地与白莲教报过来的一致来看,刘国能真降的可能性已经达到九成了。

    “侯爷,刘将军说了,这张图给了侯爷,就等于他的命捏在侯爷手里了。”王四海又说道,“刘将军,已经把所有退路都断了,就得官军进城光复了!”

    秦书淮不动声色地收起城防图,说道,“好,这张图本侯收下了,回去转告刘国能,只要他真心来降,就不需要留什么退路,因为本侯就可以保他前程似锦。”

    王四海忙跪谢道,“小的代刘将军多谢侯爷大恩!”起来后,又道,“侯爷还有什么吩咐?没有的话小的这就回去了,想必刘将军也是急等着侯爷的回复。”

    “且回去吧。”

    “小的告退!”

    王四海说完,就一阵风地跑出去了。

    秦书淮对何可纲和贺人龙说道,“何将军、贺将军,两位久经沙场,如何看待此事?”

    何可纲皱着眉头想了想,说道,“这刘国能只说开城门迎官军进去,想想似乎并无诈降之象。他若是诈降,那能得到什么呢?难不成是想引官军进城,然后伺机埋伏官军?呵呵,这样的话也太小瞧我们了。”

    贺人龙说道,“何将军说的是。就目前来看,刘国能似乎不像是诈降。不过,他说高迎祥已死,为何我们一点风声都没有收到?”

    秦书淮道,“如今官军大兵压境,李自成自然要秘不发丧,以免影响士气。想必这件事只有主要几路流寇的贼首才知道,所以我们没得到消息很正常。”

    孟虎说道,“侯爷,这么说咱们该相信那个刘国能了?”

    秦书淮轻笑一声,说道,“信与不信,试试看就知道了。传令下去,按计划出发。城西、城北不是盘踞了一龙一虎么,咱们先把他们擒了再说。”

    众将当即肃然应道,“遵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