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五百五十一章 莫名背锅的李自成
    “哦?那怎么配合呢?”秦书淮“饶有兴致”地问道。

    “很简单,本官问什么你就答什么。你放心,本官做事向来一码归一码,只要你确系无辜,本官也会禀明圣上,不但可为侯爷洗脱冤情,还会重办那些陷害侯爷之人。”

    他本以为这么一说秦书淮会有所收敛,却没想到引来的是秦书淮阴沉的一笑。

    “章大人,你就只查这些么?三边总督杨鹤之死,你们东林党就不想好好查查么?万一他也是我杀的呢?”

    章亦甲听罢顿时毛骨悚然,心里微微一抖:他、他竟然承认杀了杨鹤?这是什么意思?

    他预感到了一丝不妙。

    秦书淮收起了笑容,厉声喝道,“章亦甲,本侯看你是读书读傻了吧?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你以为凭你一个个小小保定巡抚就能来撒野了?告诉你,就算是周延儒来了,见了本侯也得跪下!”

    章亦甲冷汗涔涔,急忙拿出保命的圣旨,对秦书淮说道,“秦书淮跪下,接旨!”

    他想再重申一下自己钦差大臣的身份。

    没想到秦书淮却双手负背,不以为意地看着他。

    章亦甲大声道,“秦书淮,你敢抗旨?你是要造反吗?”

    此时的章亦甲,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踏入了狼窝。这个迂腐的东林书生始终以为,他有圣旨、有东林做后盾,就可以在三边为所欲为了,却也不想想,如今秦书淮在三边手握重兵,一呼百应,就算是崇祯对他心有芥蒂也只能忍着,又岂会听他一个小小保定巡抚摆布?

    而且,秦书淮根本就没打算放他活着回去。

    为什么?因为这可是他和崇祯联合演的大戏,要是不杀他,他回去以后说秦书淮抗旨什么的,让崇祯办秦书淮还是不办?要是不办崇祯脸上也无光不是?所以不光秦书淮要杀他,崇祯也希望秦书淮杀他。而秦书淮可以找一万个理由杀了他,比如说兢兢业业的章大人在巡查途中不幸遭遇流寇,为国捐躯了等等。

    他秦书淮可不怕东林党来发难,反正从动浙江巡抚开始,他与东林党就注定要不死不休了。

    章亦甲见秦书淮竟然连圣旨都不屑一顾,心中的恐惧更甚。他开始明白,自己好像要凶多吉少了。

    他慌了,有些语无伦次地说道,“秦书淮,你、你胆大包天公然抗旨,本钦差,本钦差要禀明皇上,将你、将你满门抄斩!”

    秦书淮嗤笑一声,微微摇了摇头,说道,“章大人,以你的智商,能坐上保定巡抚的位子,真是大明朝的一大奇观。”

    随后,他又换了个语气,对孟虎等人说道,“众将听令!经查,此人冒充保定巡抚章亦甲,又假传圣旨,意图谋害本侯。拉出去,就地正法!其所属亲卫一干人等,皆系共犯,一并正法!”

    章亦甲的脑袋嗡地一下,就像遭了雷劈,半天都反应不过来。他怎么也没想到秦书淮不但敢抗旨,而且还敢杀钦差大臣!

    他那十几个亲卫也懵了,章大人可是堂堂保定巡抚,又是钦差大臣,没有皇上的同意,无论秦书淮官多大都不能杀他啊!本来这次来,他们还以为可以凭章大人身边人的名义,大大地发一笔横财,没想到刚到这就要陪着去送死?

    他们不服,马上抽出了兵刃,想要抵抗一番。然而秦书淮身边的亲卫都是些什么人?除了孟虎这样的高手,还有江河帮中好手,又岂是他们十几人能抵抗的?

    三下五除二,这十几个亲卫一下子就被杀了七八个,剩下的几个也被擒了,当门外秦书淮的其他亲卫冲进来时,战斗早已结束了。

    章亦甲倒也颇有骨气,知道今日难逃一死,在被拖下去的时候大骂秦书淮,骂他要造反,迟早没有好结果云云。

    没过多久,孟虎就提着他的脑袋进来,请秦书淮勘验。秦书淮连看都没看,挥了挥手让他赶紧拿出去,说屋子里血腥味太重了。

    孟虎提着脑袋走到门口时,又想起什么,扭头冲秦书淮笑道,“侯爷,这小子刚才骂得欢吧?可是临刑前尿裤子了!哎哟,那家伙吓得啊!哈哈!”

    秦书淮头也不抬地说道,“就你事多。奏折送出去了吗?”

    孟虎一个激灵,“哎哟,差点忘了,被这厮给气的!我马上派人送出去,马上!”

    章亦甲就这么糊里糊涂被秦书淮杀了。除了那十几个亲卫,他还带来了一千多卫队,也被秦书淮全部打散,充入到各大营去了。

    第二天上午,秦书淮带了四万五千大军北上,准备先行围剿渭南城外的各路杂牌流寇。

    此时的他还不知道,在渭南城发生了惊天之变。

    崇祯三年六月二十二日夜,衣衫褴褛、仅有十来个亲卫保护的高迎祥,在历经千辛万苦之后,终于赶到了渭南城十里外的一处哨所。哨所士兵不敢怠慢,慌忙迎接高迎祥于屋中歇息,同时立即派兵前往渭南禀告李自成。

    此时的李自成早已通过已经回来的魔教使者知道了商洛之败,他正在紧张地布置渭南的防御,当听到高迎祥回来时,表现的又惊又喜,并亲自带领上千名手下前去迎接。

    到了十里外的哨所后,李自成想进去见高迎祥,却被高迎祥的亲卫告知,闯王此时不想见他!

    原来,高迎祥埋怨李自成在明知官军围城的情况下,没有前去救援,而是带着大军耗在渭南磨时间,这才导致商洛失守。

    李自成感觉自己很委屈。当时他早就提出来,要带兵去渭南,与高迎祥一南一北两面夹击官军,是刘国能不同意,而且此事高迎祥自己也否定了,表示风险太大,还是按照刘国能的意思,先让官军攻城几天,以做疲兵、耗兵之策,然后再联合各路盟军与官军决战。但是现在,高迎祥自己丢了商洛城,却要把责任推到他身上来。

    事实上,高迎祥并非真的在责怪李自成。只是他是“闯王”,一夜之间丢了商洛城是极损威严的事情,如果传出去,对后续统领各路盟军有极大的负面影响。所以,他必须要找个替罪羊来背这个黑锅。而他自认和李自成的关系犹如父子,他这个“闯王”要找替罪羊,最好的人选当然是李自成这个“闯将”了。他相信聪明的李自成这点政治觉悟还是有的,无非是做个戏嘛,有他在,李自成的前途又不会有什么影响。

    应该说他的想法没有错,古今中外领导人犯错,必须由下属来背锅,这是客观现实。尤其是丢了老巢商洛这么大的“锅”,就更需要别人来背了,这无关乎诚信与正直,而关于兵心与民心。他肯让李自成背这个锅,这是对李自成的高度信任。

    但是他似乎忘了,李自成当初是怎么杀了有恩于他的上司,而落草为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