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五百五十章 骂了又怎的?
    秦书淮见章亦甲进来,非常“热情”地站起来,笑呵呵地说道,“原来是章抚台驾到,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

    章亦甲对秦书淮的态度还是比较满意的。因为他之前听说这个秦书淮狂妄自大、目中无人,就连浙江巡抚王化贞的小妾都敢霸占,没想到见了自己居然这么客气。

    哼哼,看样子他也并不是个愣头青,知道皇上这次派自己来,就是来查他的,所以现在他迫不及待地想来示好,想来巴结?

    晚了!早干嘛去了?当初你春风得意之际,去跟周阁老磕个头能怎样?可你偏不去!在江南陪皇上微服出巡之时,你又故意往我东林士子头上泼脏水,搞得天津兵备道、浙江巡抚乌纱不保,给咱东林带来了多大损失?而且,你现在又想在三边兴风作浪,意图动摇我东林在三边的根基,此时此刻你想摇尾乞怜蒙混过关,简直是痴人说梦!

    章亦甲想到这里,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侯爷军务繁忙,本钦差又岂敢劳烦侯爷大驾?你我都是皇上的钦差,来三边都是为皇上办事,就不要拘泥于这些繁文缛节了。”

    秦书淮呵呵一笑,“章大人言之有理。既然如此,那么章大人忙章大人的,本侯这边呢先忙本侯的。”

    说着,他就把章亦甲晾在了一边,然后对孟虎喊道,“孟虎,进来。”

    孟虎进了来,“侯爷,有什么吩咐?”

    秦书淮把密封在一个圆筒里的奏折递给孟虎,说道,“把这个差人立刻送京,不得有误。”

    孟虎说了声“是”,然后准备出门。

    却在这时,章亦甲说道,“且慢。”

    “怎么了,章大人?”秦书淮故作诧异地问道。

    章亦甲趾高气扬地说道,“秦侯爷,本官奉皇命前来三边,调查三边将领有无畏战退缩、欺上瞒下等事。不瞒你说,朝中有不少人参你因怯战而放弃了兰州城,而且还谎报四岭沟大捷,引得皇上震怒。因而,本钦差来三边之前,皇上特意叮嘱要彻查此事。所以,你这密信是写给谁的,写的什么,本官却要瞧个清楚。”

    因为这封密信的外封和普通密信一样,看不出是专门给皇上的塘报向来不会这么讲究。另外,秦书淮跟孟虎说送到京城,孟虎自然明白这是送给皇上的意思,但是章亦甲不明白,所以他觉得这可能是送给温体仁等人的。如果能在信里找出点秦书淮“勾结”温体仁的证据,那岂不是能一箭双雕了?

    孟虎听到这话一下子就炸毛了,他大声地对章亦甲说道,“章大人,究竟是哪个王八蛋在皇上面前乱嚼舌头的?要不是侯爷拼死擒了魔教三大高手,兰州城内的四五万官军现在早没了!什么叫怯战弃城,难不成让官军全部都无谓地去送死才算好?要不是侯爷保住了这四五万兵,三边现在早崩了!还有,什么叫谎报大捷?朝中的那些官都是眼瞎了吗?要不是侯爷带大伙儿在四岭沟、南安沟取得两次大捷,击溃了魔教六万多主力,现在魔教能乖乖地呆在甘肃?朝中的那些官老爷还能安心地在皇上面前诋毁咱们侯爷?王八蛋,奸臣,一臣,迟早遭天打雷劈!”

    一席话骂得章亦甲脸上青一阵红一阵,虽然孟虎没有指名道姓,但是在皇上跟前参秦书淮的可不就是他们东林人么?

    章亦甲冷哼一声,随后沉声说道,“大胆孟虎,竟然敢诽谤朝官!来人呐,拉下去重责六十大板!”

    他决定要行使钦差大人的特权,先来个下马威。既然圣旨给了他临机处置之权,那么他觉得自己是有资格处罚孟虎的。同时,他也想通过打孟虎,看看秦书淮是什么反应。

    秦书淮听到章亦甲要打孟虎,不禁轻蔑一笑,说道,“章大人好大的官威啊,来我大营想打谁就打谁,章大人是不是以为这里还是保定呢?”

    章亦甲一愣,随后怒道,“秦书淮,你这是何意?本官是皇上特命的钦差,来三边就是整顿三边军纪的,遇有品行不端者有临机处置之权,难道还打不得一个口出狂言的军中参将?”

    秦书淮似笑非笑地说道,“哦,是吗?那要是本侯也想骂两句那些在皇上面前嚼舌头的王八蛋,而且还指名道姓地骂周延儒那个王八蛋,章大人是不是也打算打本侯呢?”

    章亦甲一双眼睛瞪得铜铃大,脸色煞白地说道,“大胆秦书淮!你竟敢辱骂当朝阁老!”

    “当朝阁老?本侯身为武英殿大学士难不成骂他有罪了?莫非你们东林党人眼里,周延儒跟皇上一样骂不得?”

    章亦甲一时语塞,他这才想起秦书淮事实上也是内阁大员之一,他骂周延儒自然没有什么不敬之罪。

    孟虎也怒道,“侯爷骂了便是骂了,你能怎的?周延儒王八蛋,你们东林党都是王八蛋,老子也骂了,你能怎的?侯爷带着弟兄们在三边出生入死,你们却百般诬陷侯爷,想置侯爷于死地!告诉你们,就凭你们这些跳梁小丑想动咱们家侯爷,没那么容易!”

    孟虎长期跟在秦书淮身边,对东林误国之事自然也是恨彻入骨,现在一听东林党竟然要来调查侯爷,用屁股想他都知道,这群混蛋回头一定会给侯爷定几条大罪!要是真让他们得逞,那三边好不容易有望稳定的局势,势必要被重新打乱,之前那么多将士的牺牲就会变得毫无价值,东林此举无异于在帮高迎祥和魔教!

    东林误国,何止误国?这群王八蛋甚至能灭国!

    所以,他怎么能不急?如何能不怒?

    他这么一吼,帐外的一干将士以为章亦甲真是来捉拿秦书淮的,顿时都冲了进来,一个个如狼似虎地瞪着章亦甲。

    章亦甲的随身侍卫一看,也马上都冲了进来。双方虽未拔刀,但是互相怒视,气氛一下子凝重起来!

    章亦甲心中怒火冲天,冲秦书淮吼道,“秦书淮,你好大的胆子!本钦差可是代天巡查,你竟然让你的亲卫来威胁本钦差?你眼里还有皇上吗,还有王法吗?”

    秦书淮淡淡一笑,冲左右挥了挥手,这些人这才退到一边。

    又对章亦甲说道,“章大人,我看你还是有事说事吧,本侯军务繁忙,没空陪你在这啰嗦。”

    章亦甲面沉如冰,吐气如霜地说道,“哼哼,这恐怕由不得你了。秦书淮,本钦差现在要调查你在兰州城怯战逃跑,擅丢城池,又谎报军功,欺君罔上一案。你若想证明自己清白,还是乖乖配合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