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五百四十九章 不速之客
    秦书淮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有了这笔银子,就可以好好犒劳全军了。尤其是这段日子来,武林联军为朝廷剿匪付出了不少代价,是该好好犒劳下他们,表达朝廷的关怀了。

    此时天已经大亮了。官军打扫战场,清点战损。

    此役,官军可以说全歼城内四万余流寇,并且基本消灭了魔教来援的一千二百五行旗。至于五使徒、六使徒、七使徒等人,则趁乱再次逃之夭夭。

    官军方面,六万五千多人,战损了一万五千多,伤亡不算太大。

    关键是,此役过后高迎祥就只剩下五万多嫡系,并且只能龟缩在渭南城附近了。而且,他失去了大批军粮、军饷,也失去了稳定的经济来源,再也无力对官军发动大型攻势了。

    秦书淮命官军原地修整,并且在城内大肆采购蔬菜肉食,买得城内的鸡肉、猪肉、羊肉的价格飙升至平常的三倍,供全军举行庆功宴!同时派孟威、孟虎、张啸、何可纲、贺人龙等人前去大营慰问,奖赏有功之人。

    说道有功之人,秦书淮想起了唐三娘。唐三娘在这几场战役中,贡献出来的唐门毒药起了极为重要的作用,所以论功劳,唐三娘的唐门堪称第一!

    秦书淮决定,赏唐门白银十万两,并且拟提名唐门门主唐三娘为候补长老,待长老会通过后即可任命。候补长老固然没有什么实权,但却是极高的荣耀,这意味着一直被武林所排挤的唐门,已经为武林各派所接纳至少,没人再敢说唐门是什么邪魔歪道了。

    唐三娘虽只是淡淡言谢,但心里是极高兴的。十万两白银,这对于久居蜀中穷苦之地的唐门来说,简直是一笔天降横财,恐怕平时他们攒十年都攒不出这么多银子。有了这笔银子,他们就能买到很多昂贵的药材,来研制门中各种杀人的毒药,或者救人的圣药!而且,此役过后,唐门必将被江湖同道接纳,往昔与各派的恩恩怨怨也可趁势化解,今后弟子们行走江湖也方便多了。

    这次出征,唐门虽损失了两百多弟子,但仍是不虚此行。

    犒赏唐三娘后,秦书淮又亲自去了峨眉派驻地,再次对上水师太的壮烈牺牲表示哀悼。上水师太的遗体已在宝鸡城就地火化,并且秘密送回峨眉派了。

    秦书淮决定,向峨眉派抚恤白银三万两,外加一个位于津门的大型码头,永久性地赠与峨眉派。这意味着,峨眉派今后至少可以保证每年有数万两白银的收入。

    峨眉派长老,如今的代掌门玄至师太代表峨眉感谢秦书淮了一番,却是依旧难化悲伤。

    其余各门各派,秦书淮也皆有奖赏,总之城里搜出来的一百三十万两白银,扣去赔偿百姓和奖赏将士们之后,最终落入他口袋的只有三十几万两了。

    不过犒劳过后,全军士气又提升了一个层次!更可喜的是,几场大战下来,武林联军在实战中渐渐掌握了行军打仗的技巧,越来越像一支精兵了。

    现在商洛城里的五万大军,有三万八千武林联军,一万二是朝廷官军。这五万大军的战力,横扫晋南已经没有一点问题了。

    在这天傍晚,秦书淮收到了京城来的急报。

    原来,三天前,即崇祯三年六月十七,皇太极率领十数万精锐、七万多厮卒,兵分三路,同时进攻长城喜峰口、大安口及马兰峪。截止马哨出发送塘报之时,马兰峪已岌岌可危。

    与急报一起送来的,还有崇祯亲手写的密信。在信中他急切地问秦书淮,晋南的高迎祥扫荡地如何了?最快可于何时带兵北上抗击建奴?

    说白了,崇祯对四万关宁军、数万大同军、宣府军以及蓟镇十几万的屯田兵还是没有信心。只有在蓟镇的地图上出现了秦书淮,他才能安心。

    秦书淮想了想,现在高迎祥还有嫡系五万多人,五万多人要是守城的话,官军的确没有太好的办法,但是如果他们敢出来,只需要三万官军就能剿了他们当然必须是官军中的精兵。

    不过,如果自己要北上打皇太极,那么至少要从这里抽走五万以上的大军,到时候陕西的兵力一下子就空虚了不少,在西有魔教内有高迎祥以及七八万各路杂牌流寇的情况下,也是隐患重重。

    看来还必须再打一仗,至少要先清理掉那七八万的杂牌军才能走。当然,要是能找到机会击溃高迎祥剩下的那五万多人马,自然是更好了。

    他这么做的理由,除了从大局上考虑,也有私底下的因素。因为赖三儿和陈敬还在对方手里,不把他们救出来,他总觉得心里难安。

    他构思了一下,给崇祯上了一份奏折,大意就是目前高迎祥大部分地盘已经皆被收复,仅剩渭南一城。且陕西的流寇,目前只剩下高迎祥的五万余人,外加七八万各路杂牌。此时他若率军北上,难保高迎祥不会死灰复燃。因此,要想彻底稳定三边局势,他必须再发动一次肃匪攻势,确保高迎祥无力再犯官军,他方能挥师北上。而这个过程,可能需要710天时间。在这段时间里,他相信袁崇焕应该能将皇太极拖在蓟镇,所以皇上无需担忧等等。

    写好了奏折,正要派人送去,却听外头传来一阵喧闹。

    “大胆!本官乃是保定巡抚、兵部清吏司兼调查秦书淮相关案证的钦差大臣,你竟然胆敢阻拦?”一个傲慢而气急败坏地声音说道。

    “呵呵,钦差大臣?咱们侯爷也是钦差大臣啊,那就算抵消好了。再加上咱们侯爷可是通州候,太子少保,武英殿大学士,严格说那可是内阁重臣,这么算下来是不是就比你大了?”听这声音语气,就知道是孟虎的。

    孟虎是故意气对方的,不过有句话说得倒没错,秦书淮虽然从不参加内阁会议,但是但凡武英殿大学,向来都是内阁成员之一的。

    听到这里,秦书淮就知道来者是章亦甲了。崇祯让章亦甲来查秦书淮,本来就是秦书淮的主意,目的就是把章亦甲调出保定巡抚的任上,防止东林党通过他瞎指挥军队,来干扰袁崇焕。

    章亦甲自认是堂堂钦差大臣,竟然连秦书淮的书房都进不去,不禁又急又怒地掏出了圣旨,对孟虎喊道,“不管你在军中所居何职,现在给本钦差跪下,听旨!”

    孟虎一看他掏出了圣旨,也不敢再嚣张了,只好乖乖地跪了下来。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为整肃三边军纪,特命兵部清吏司章亦甲……”

    圣旨的大意,是崇祯委托章亦甲来三边巡查军纪,但凡查到畏战避战、欺上瞒下之将领,可就地解职,押往京城。圣旨上倒也没说特意是为侦办秦书淮而来的,但是给章亦甲的权力却是更大了,因为这么一来三边之中的所有官员他都可以办。

    章亦甲趾高气扬地读完圣旨,递给孟虎,说道,“你要不要看看?”

    孟虎呵呵笑道,“不看了,不看了,章大人请进。”

    章亦甲冷哼一声,随后带着十几个随从就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