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五百四十三章 大火
    秦书淮进了屋子后,立刻四处寻找可疑的地板。

    他之所以要进来看看,是因为不相信高迎祥真有这么聪明,会料到自己来偷袭粮库。所以,粮库的上层不放任何粮食而设置了伏兵,是高迎祥既定的防守方案,根本就不是得知了自己的计划而临时决定的。高迎祥这么做的目的,自然是为了让这里看上去像是一个圈套,让前来偷袭的人赶紧跑走。

    所以,秦书淮认定这里一定是粮库的所在!只是粮食根本不在地上,而在地下!外边的院子这么大就是佐证,因为长期放在地下的粮食容易发霉受潮,需要经常晾晒,所以才需要那么大的院子来晒粮!

    他打着火把,用脚一块块地去踩地上的地砖,他现在的感知能力比常人强百倍,每个地板只需要轻轻踩一下,就能知道底下是不是真空。他的身影在屋子里飞速游荡,脚尖像蜻蜓点水一样点在地板上,从一头点向另一头,然后再换一排,再从一头点到另一头。

    孟威和孟虎两人在外头苦战正酣,两人身上都已负伤见血,却不见秦书淮出来。

    屋子里,秦书淮用尽全力施展身法,争分夺秒地验证每一块地砖。

    秦书淮越发焦急,却在此时,脚尖忽然感觉一轻,并不想落入实地那般厚重。

    他浑身一个激灵,当即脚上用了力,只听啪地一声,那块地砖就碎成了几块。

    扒开碎片,拿火把一照,下面果然黑洞洞的一片。秦书淮立即又踩了下附近的几块地砖,都是一踩就碎!

    很快,一个长宽各二米左右的地窖入口就出来了。

    秦书淮跳下去一看,果然发现下边是一个极大的仓库,这个仓库不仅连通了四间大屋的底下,而且也挖空了院子的地底,而仓库里头,全是一担担装得满满当当的粮食。

    秦书淮大喜,立即冲出地窖,随后又冲破了屋顶越到上头,往下一看见孟威孟虎与流寇激战正酣,便跳至孟虎跟前,对他说道,“老孟,快去拿火油,粮库入口就在屋里,你去烧了吧!”

    孟虎大喜,长笑一声,“好!孟虎去也!”

    秦书淮长剑一阵,剑身又变青红,随即释放赤连剑气,随着倚天剑的咆哮之声,一道道剑气呼啸而出,密密麻麻的流寇兵哪里来得及躲闪,纷纷像稻草一样倒下。围在窗户附近的流寇顿时少了许多,很多流寇开始变得只装装架势,而不敢上前了。

    孟虎取了所有火油,又从燃烧的屋子那拿了个火把,随后闪身进了秦书淮之前进过的那间屋子。

    此时,流寇中有人喊道,“弩兵来了!弩兵来了!”

    刚刚喊完,上百弩兵就冲了进来,其余流寇纷纷让开。

    孟威此时身上已负了两道伤,见此情景便问秦书淮,“侯爷,怎么办?”

    秦书淮道,“废话,杀弩兵啊!”

    说罢,身影爆闪至对方弩兵阵中。孟威一看,也立即闪身冲了进去。

    秦书淮手中的倚天剑的咆哮之声更甚,耀眼的青红之色照亮了半个院子,暴散出的剑气如暴雨梨花,剑气所过无坚不摧,很快杀得流寇弩兵不成阵型。而孟威也立即用出了狮子吼,虽然他只用出了七成的内力,但是周围的弩兵同样纷纷口鼻流血而死他们的修为太低了。

    两人的身影闪得极快,一直穿梭在乱军丛军,因而对方弩兵根本来不及瞄准,就算偶尔有几个弩兵打出了几发,也只是徒劳,要不被两人一一闪过,要不就是射到了自己人身上。

    但是他们这么打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大门和窗户失守了,大批的流寇兵在头目的指挥下,纷纷涌入了屋中,试图去杀孟虎。

    秦书淮立即对孟威说道,“进屋!”

    两人随即闪进了屋子,随即在屋中与流寇展开了激烈的厮杀。为了让孟虎顺利倾倒火油,两人都守在地窖入口处,阻止流寇兵下去。

    不过地窖中已经传来了隐隐的打斗声,想必已经有些许流寇下去了,不过以孟虎的修为杀了他们应该不成问题。

    却在此时,方才没有杀光的弩兵又冲了进来,他们大约还有三四十人。

    秦书淮一看,对孟威说道,“你去杀弩兵,我来守洞口。”

    这个时候,谁守洞口就意味着不能大范围位移,简直就是活靶子!

    孟威马上说道,“侯爷,你的剑快,你去!”

    “都什么时候了,别废话,快去!”秦书淮大喝!

    孟威已经身负两三处伤口,秦书淮知道他要是守入口必然凶多吉少!

    正在争执间,只见周围的流寇兵纷纷退去,接着数十枚弩箭呼啸而至。

    孟威知道争执无益,便立即跃起去杀弩兵。而秦书淮用剑格开了那波弩箭之后,依然守在入口处不退。

    孟威杀到弩兵阵中之后,这些弩兵这次学了乖,立马分散到普通流寇丛中,这样孟威就很难杀他们了,反而被流寇步兵围得死死的。

    秦书淮这边就遭殃了,弩兵把他当成了活靶子,一通猛射。他虽身法、剑法天下顶尖,但是哪里架得住这么多弩箭?

    叮叮当当,尽管他用剑格挡了大部分弩箭,身影也在小范围移动,但没过多久,还是中了两箭。只是他有九阳神功护体,比金钟罩之类的护体神功更为坚硬,故而便是弩箭也只能入他体内寸许,伤不到内脏。但不妙的是,弩箭上涂有剧毒,这就需要他分出内力来压制,要是中箭过多,一时半会儿他的内力肯定要不够用,到时就死路一条。

    秦书淮急的大喊,“孟虎,你他娘的到底好没好!”

    话音刚落,却见孟虎猛地从入口处窜了出来,“好啦!”

    说罢,他把手中的火把扔进了洞口。

    只听“轰”地一声巨响,由于地下的空间较为密闭,又遍布火油,就相当于一个炸弹,一遇火就立即发生了巨大的爆炸。

    地面猛地发生了塌陷,不少流寇兵都掉了下去。

    秦书淮、孟虎、孟威三人立即窜出房顶,消失在夜幕之中。

    地窖里一片火海。塌陷的地面虽然压灭不少火,保住了一部分粮食,但是却为地窖输送了源源不断的氧气,导致更多的粮食,在火油的助威下,被烧了个干净!

    整个地窖如同一个烈焰熊熊的炼狱,在场流寇掉进去的再也别想出来,而没掉进去的只想奔逃保命,谁还会想着去救火!

    高迎祥最重要的甲字粮库,被烧了!

    而与此同时,兵械库那边也着起了熊熊大火!

    半刻钟后,衙门也失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