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五百三十七章 贺人龙请罪
    官军遭遇了一场猝不及防的惨败。

    贺人龙趁黑夜率残部三百余人侥幸突围,而左光先则在突围中身受重伤,目前生死未卜。

    除了贺人龙外,军中几个参将也有率队突围成功者,毕竟流寇的战术素养没那么高,即便数倍于官军,在黑夜之中想全歼官军也是太难。

    贺人龙突围之后,也不敢往西安跑了,怕流寇在路上还有埋伏,他选择先跑往蓝田县城,然后再看局势决定去哪。

    此役,贺人龙部的两万五千人马,只突围了三千余人,明军战死一万七千多人,被俘五千多人。而流寇只损失了一万二千余人,取得了一场不折不扣的“大捷”!

    更让人痛心的是,留守在渭南城附近,故布疑阵的五千余明军士兵在黑夜之中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当他们得到拼死杀出的明军传来的消息后,这才慌忙拔营往西安方向撤去,结果此举早已被李自成料到,他在抄近道在路上进行截击,又消灭了大约三千明军!

    这一仗过后,李自成的声望如日中天,“闯将”之名响彻三边,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甚至隐隐有盖过高迎祥的趋势。

    当一日后秦书淮率骑兵赶到西安后,就已经得到了渭南贺人龙部被围歼,总计损兵两万五千余人的消息。

    秦书淮蔚然长叹,这消失的两万五大军对于兵员紧缺的官军来说,简直是釜底抽薪。

    而此时,何可纲部也抵达了渭南附近,他也得到了贺人龙惨败的消息,于是直接带兵去蓝田县,把贺人龙从蓝田“接”到了西安。

    到了西安后,自知铸下大错的贺人龙脱了上衣,赤着上身,再让人将自己绑起来,背上又插了一条行刑用的长签,上边写着,“罪将贺人龙,斩立决”的字样,来到巡抚衙门找秦书淮。

    他披头散发,双目赤红,一见秦书淮就噗通一声跪了下来,老泪纵横地喊道,“侯爷,罪将来请罪了!罪将只求一死,以慰冤死的弟兄!”

    秦书淮冷眼看着他,一句话不说。

    旁边的一些个将领都看得心惊胆战,纷纷猜测,此大败确须一人来扛,才能上对朝廷、下对士兵有所交待。所以,秦侯爷这次难保真的会杀人祭旗。

    更何况,贺人龙还把侯爷的小舅子和手下爱将给弄丢了,侯爷还能轻易饶了他?要说这贺疯子也是,你明知那两人是侯爷跟前的要紧人,怎么能让他们上城墙呢?你自己打仗不要命就算了,也不想想别人要不要活?

    哎,侯爷身边也没谁跟贺人龙有交情的,想来是不会替他说话的,咱们也只能尽尽人事,勉强为他求个情吧,好歹知道贺人龙不是贪生怕死的人,大明这样的猛将也不多了,若是就这么看他被砍了头,心里也过意不去。

    这时,孟虎首先跪了下来,对秦书淮说道,“侯爷,末将以为渭南之败,贺将军确实难辞其咎,不过念在贺将军往日于十余万流寇从中孤军死守西安的份上,求侯爷饶贺将军不死!”

    何可纲也立即说道,“侯爷,孟将军所言极是。况且,贺将军的本意是去李家坡伏击商洛而来的敌军,从战术上来说,贺将军之决定并无大错。渭南之败,说起来最大的责任是末将,若是贺将军能提早得知李自成已离开安康的消息,那么此败就无从谈起。然而末将虽派了两拨马兵去通知贺将军,却无一拨到达,因而此战之败非贺将军之过,而是末将之过,请侯爷责罚末将便是。”

    张啸也跟着说道,“侯爷,贺将军当日以两万之众拦截六七万贼寇,是条响当当的汉子。此役之败虽极为惨烈,但并非完全贺将军之过,请侯爷明察!”

    在场的汪大童、智仁等武林人士见此情景,也纷纷上前,齐声对秦书淮说道,“请盟主法外开恩!”

    他们之所以这么做,皆因以前也听过贺人龙“贺疯子”的大名。武林人士虽对朝廷多有不满,但对于明军之中杰出的将领却是心怀敬佩的,比如赵率教就与很多武林中人私交甚好,像智云就是赵率教的好友。

    贺人龙怎么也没想到居然会有这么多人会为自己求情。

    这些人自己基本上都素未谋面,有的最多也只是一面之缘,本以为按照惯例,他们肯定会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甚至有些人会盘算如何接手自己手下那些剩余的兵马,却没想到他们都在为自己求情。

    秦侯爷身边的人,果然都是一群心系大明的忠义之士,他们知道我贺人龙对大明、对皇上忠心耿耿,他们知道!

    这就够了!

    一时间,千百般种滋味涌上心头!

    他哽咽地说道,“贺某……多谢诸位!只是渭南惨败,贺某便是有万般理由也难辞其咎。先前左副总兵曾提出要先撤回西安,若是听他的便不会有此一败,然而贺某刚愎自用,固持己见,这才有渭南之败。所以,贺某该死!只求侯爷能将贺某正法,以慰战死的数万弟兄的英灵!”

    何可纲与贺人龙同为领兵多年的将领,颇为感同身受,又道,“侯爷,末将以为……”

    秦书淮阴郁地摆了摆手,说道,“行了,不必再说了。”

    屋子里一片死寂。

    秦书淮心中早已有了决定。

    他自然是不想杀贺人龙的,行军打仗谁还没有个失算的时候?虽然贺人龙引来了一场惨败,但是如果就此杀了他,那以后底下所有将领都一个个只为求稳,失去了冒险的勇气,那还哪来的奇袭、奇计?换句话说,他自己不也是经常冒险一搏么?只是他运气好,每次都赌赢了而已。

    但是如此大败,如果没有任何处罚,或者处罚轻了,也没法跟朝廷和底下的基层官兵交代,更没法树立严赏严罚的风气。另外,贺人龙刚愎自用的脾气确实需要好好敲打下,要不然下次他再犯同样的错误,那自己就难辞其咎了!

    想到这里,秦书淮对贺人龙说道,“贺人龙,本侯知道你打仗不怕死,人称贺疯子。当初韩城之战,你以区区二万之师拦住了高迎祥六七万人,堪称当世猛将!不过,这会儿怎么又胆小起来了?”

    贺人龙泪流满目,却不知道秦书淮所言何意,只能痛苦而面孔扭曲地说道,“罪将……罪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