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五百三十五章 歪风邪气
    黑衣人越来越多,很快到达了上千人。毫无疑问,这些黑衣人都是魔教五行旗的人。

    上千五行旗站上城头后,很快把先期冲上城墙的三四百江河帮白虎堂的弟兄杀到了仅剩一百左右。这些白虎堂弟子虽然都是江河帮精锐,但在五行旗面前仍然远不是对手。

    他们虽知陈敬和赖三儿已被劫走,对方五行旗的人又远强于己方,但在没有接到撤退命令之前,他们不敢后撤一步,只好硬着头皮死撑。

    而魔教的五行旗,要的就是他们死撑。事实上以五行旗的能力,完全可以把剩余的一百多江河帮人全部歼灭,但是他们故意不这么做,为的就是让更多的明军冲上来,好方便他们继续屠杀。

    于是,明军和武林联军仍然在不断地冲上城头,只是他们永远都处于寡不敌众的状态,几乎是上去一个死一个,上去一双死一双。

    城头上的流寇守军,在五行旗的带领下展开了有序的反击,他们总是让城头保持一百来人的数量,看似可以突破,但却怎么也突破不了。

    越来越多的明军、武林联军涌到了城下。

    城墙上忽然冒起了一阵烟,正当众人纳闷是怎么回事之际,只见上百个霹雳雷顿时扔了下来!

    霹雳雷轰然爆炸,底下的明军士兵一片又一片地倒下。

    明军在城西的攻城战中,形势急转直下,损失极为惨重!

    而在城北,左光先的炮轰城门战术也不怎么顺利。首先,渭南城的城门外面都是用厚铁皮包裹的,铁皮表面着火之后,后面的木材未必能着火。其次,三百斤佛郎机炮的口径实在太小了,即便城门表面的铁皮都被烧红了,但是一炮下去也只能打出一个碗大的凹口,根本不足以轰破城门。

    大炮轰不开,左光先为了配合城西的猛攻,也只好把筹码压在云梯上。他也组了十个梯队,一个梯队一千五百人,采用轮番进攻的办法冲击城墙。但是,北门城墙之上很快也出现了五百左右的黑衣人,杀得好不容易冲上城墙的明军溃不成军。

    贺人龙越打越急,他怎么也没想到,当城内多了这一千余黑衣人之后,居然变得如此南攻。

    当他从武林联军那边听到这些人就是魔教兵之后,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魔教兵果然名不虚传!难怪他们能在短短几天内就在兰州消灭了近十万官军,而且连秦侯爷碰到他们也不得不弃兰州而跑。以他们的战力,侯爷在宝鸡能用六万多战阵都不甚熟练的武林联军击退魔教四万大军,简直是创造奇迹了!

    此时,攻城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时辰,城墙下边官军尸骸遍野,冲锋的士兵稍不留神就会被绊倒。

    渭南城的流寇见形势逆转,顿时士气倍增,没有了之前的慌乱,让他们的反击更为高效和凌厉。

    火油、滚油、沥青,以及魔教带来的霹雳雷,变成了一件件大杀器,让明军不断地倒下。

    贺人龙的眼里满是怒火,和无尽的不甘,但是他知道,不能再打了!

    再打下去,官军非耗死在这不可。

    要想攻下渭南,看来要等侯爷亲自带兵来了!

    他不甘地抬起手,脸色铁青地说道,“鸣金!收兵!”

    能撤下来的官军撤下来了。至于撤不下来的,只能为国捐躯了。

    这一场攻城战,官军足足付出了五千多人的代价,加上之前几次小规模进攻的损失,官军在渭南总计已经战损了九千多人。

    而城内的流寇兵,在魔教的帮助下,只损失了八千多人。

    更让贺人龙郁闷的是,秦书淮的两名手下爱将也在城头被擒了,而且据说有一个还是秦书淮的小舅子。一想到这贺人龙就直拍大腿,心想早知道这样就不让那两人上了,这下惨了,回头侯爷跟我要人,我拿什么还他?

    丢人哪!本来说好的要攻下渭南城静候侯爷的,现在打成这样,都不知道怎么跟侯爷说了!

    而且现在情况变得很尴尬。明军只剩下三万左右,如果继续攻城,八成是攻不下的,而继续围城,又怕商洛的流寇会过来解围,到时候可不好应付。

    贺人龙不知道李自成的兵马从安康出来了,但是他认为商洛的高迎祥可能会赶过来救渭南。

    左光先也有这个担心,说他他建议暂时先撤退,等秦书淮大军到了再来。

    如果此时贺人龙听从左光先的建议,明军可以就此止损。

    但是贺人龙并没有听从左光先的建议。

    他认为商洛一定会派兵来解渭南之围,所以他决定继续假装围城的样子,同时在渭南以南的某处做一个埋伏,伏击商洛来的援军。

    正所谓“围点打援”。

    要是能在野外取得一场大胜,到时候他们就算没攻下渭南城,也足以保住面子,并且对秦书淮有所交待了。

    左光先本来不同意,但是看到贺人龙选的埋伏地点后,就动心了。

    他选的地点,是渭南城以南50里外的李家坡。如果商洛的兵赶来增援,那么就很有可能经过这里。这里两边是山,中间只有一条小道,确实很适合埋伏。

    左光先仔细想了想,觉得高迎祥一定会在短时间内派兵来解渭南之围的,否则等官军大军一到他可就没机会了。

    所以这事儿很有戏。

    于是两人决定,围点打援。

    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决定,将让他们后悔终身。

    一天后,六月十三,秦书淮首先收到了离他较近的渭南发过来的塘报。在塘报上,贺人龙说渭南城突然出现了数千魔教兵,因而他们久攻不下,损失惨重。

    秦书淮皱了皱眉,心想“数千”是多少?但是考虑到明末将领写塘报的习惯,一般会先把敌人往两到三倍这么夸,就自动猜了个数那就是两千左右?

    他继续往下看,在塘报的末尾,他又看到了这么一句。

    “是役,陈敬、赖三儿二位将军身先士卒,率先跳上城头与敌大战。二人勇冠三军,歼敌数百……”

    秦书淮看到这里,心里顿时咯噔一下。这贺疯子可不随便夸人,他要是这么夸,除非这场仗是大胜了。要不是大胜,那么这两人……

    往下一看,果然发现陈敬、赖三儿被擒了。

    他心头一紧,“啪”的一声把塘报拍到了桌上。

    他身后的孟虎一看不对,偷偷地瞥了眼战报,马上也跟着脸色大变。

    失声喊道,“帮主,陈香主和赖香主被捉了?”

    秦书淮一拍桌子怒道,“这俩混蛋,到底学没学兵阵守则?两个香主指挥一个堂,结果两人自己跑到城头上去了?仗是这么打的吗?孟虎,张啸他就是这么教这些香主带兵的?”

    张啸现在是江河帮的总教头,所有香主全部都在他那学习带兵。

    孟虎无奈地说道,“老张当然不是教的。不过,咱们帮里就这风气,一开战香主怕弟兄们不知道怎么打,总想自己上去带个头……”

    秦书淮更怒,“风气?什么风气?这他娘的是什么歪风邪气?为将者就是让你去好勇斗狠的?这种匹夫之勇老子不稀罕!谁先想出来的这是?”

    孟虎顿了顿,还是忍不住说道,“帮主,说句实话,这不是你起的头么?”

    秦书淮一听,顿时呆了一呆。

    随后心里苦笑一声,可不是么?动不动就亲自上手,向来不在后头坐镇指挥,只会“匹夫之勇”的,可不就是自己么?

    就在这时,来自安康城的塘报也到了。

    秦书淮打开一看,看到塘报上说李自成大军突然不知所踪,很可能往北逃窜时,顿时又遭一次暴击!

    渭南的官军要不妙了!

    他立即放下塘报,对孟虎说道,“老孟,立即集合城内所有骑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