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五百三十章 密奏
    秦书淮有密奏之权,他的奏折都是封了蜡盖了封条的,除了崇祯,任何人不得拆阅。

    崇祯迫不及待地打开密奏,取出奏折,细细阅览。

    看着看着,他的脸色大为舒展。

    秦书淮在奏折上说,魔教主力已十去六七,剩余残兵只能盘踞于甘肃一省,暂时无力再西进了。

    这对于崇祯来说,是再好不过的消息了!如今大明就像一个重病缠身的将死之人,有魔教、流寇、后金和东林党四大顽疾。现在其中一个顽疾已经得到了有效控制,不得不说是一个惊喜,一个让崇祯意想不到的惊喜!

    要知道秦书淮到兰州可才短短一个月不到!崇祯原本的预计,是他在那怎么也得一年半载才能稳住魔教,而且在这之中他还得想方设法多调一些兵过去,这两天他和老师正商讨过这事,没想到仅用了一个月,秦书淮就彻底压住了魔教的攻势!

    好,太好了!

    看到这里,他欣喜不已地提起朱笔,忍不住在这件事的旁边提了朱批,“如此一来,高、张二贼亦靡矣!”

    接着往下看,他又看到秦书淮告诉他,如今针对高迎祥的围剿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当中。官军目前依然收复十余座县城,而高迎祥部则龟缩在安康、渭南和商洛三城,他计划在一月之内彻底剿灭高迎祥。

    崇祯的心结顿时更舒几分,兴奋地再次执笔疾书,“如剿灭高贼,则张贼无需秦兄管顾,交由卢象升可也,秦兄即可率大军北上平黄贼台吉耳!朕实欣之、期之、待之!”

    落笔之后,他才想起这是朱批,以后要入宫档的,自己口头上称秦书淮为秦兄是没事的,但是朱批上也称“秦兄”,可是大事。

    他正想提笔划去那几字,忽然转念一想:朕与他情同手足,便是称他秦兄又如何?若秦兄真能帮朕平了天下,朕与他便是后世君臣相佐的楷模,势必为万世所称颂,后人见此朱批不但不会觉得是朕自降身份,反而还会成为一桩美谈吧?反过来,若是秦兄他日有负于朕,朕与他兵戎相见,后人见了这朱批,也会知道并非是朕负他!朕这一生,从未负过挚友,因为朕只有一个挚友。

    于是,他又放下笔,继续阅览下去。

    秦书淮在奏折中继续说道,三边地区他会全力稳住,争取早日平定,而目前最大的祸患在于黄台吉南下。他推测,黄台吉此次南征,所带兵力将远超去年,而蓟镇在己巳大战中,防御工事多有损毁,且屯兵数量一直未曾恢复,只能依靠四万关宁军为中流砥柱,因此他建议崇祯放权给袁崇焕,让他全权指挥,切勿让兵部及顺天、保定巡抚胡乱插手。

    秦书淮这么建议是有原因的。因为袁崇焕性格自负,喜欢刚愎自用,这是他的缺点,但某种程度上也是优点正是由于这种性格,袁崇焕在军中杀伐果断,说一不二,纪律森严,他带的兵完全做到了令行禁止,他手下的那些骄兵悍将对他向来惟命是从,这在一场大战中是极为重要的。

    而要挡住,或者更现实点说,要拖住黄台吉进攻的步伐,光靠四万关宁军是不够的,还得靠近二十万的蓟镇屯田兵。这些屯田兵是由顺天巡抚巡抚衙门就在遵化、保定巡抚等大员把控的,如果他们插手干预袁崇焕的决策,那么袁崇焕就调不动那些兵,也没办法整顿那些屯田兵的军纪,到时候那些屯田兵的作用就大打折扣了!

    秦书淮将这些理由也用简练的话提了一下,崇祯看得连连点头。

    再次朱批道,“蓟镇军务理当由袁督师独裁,所谓用人不疑也。”

    放下御笔后,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又眉头微皱了下。

    顺天巡抚还好,但是保定巡抚是东林党的人,这就有些不好办了……

    他继续往下看,却见秦书淮在后头,正好提到了东林党。

    秦书淮告诉崇祯,他已经得到皇上“痛殴”周延儒并将其下罪入狱的事情了。他认为,崇祯此举英明神武,“吾皇圣主之远谋,臣自问不及。”

    崇祯看得不由又奇怪又好笑,自己明明是实在气不过才揍周延儒的,又哪里有什么远谋了?这个秦兄,马屁拍得也太没水准了。

    不过想了想,觉得秦书淮这么说肯定有他的道理,于是就兴致盎然地继续往下看。

    只见秦书淮在后文以推测的语气,大致上的意思是:皇上此举,一定是想看清天下督抚和各地官员中,究竟有多少是真正的东林党人吧。这些人得知周延儒下狱后,一定会上书帮他求情的,但时候他们的立场一目了然,未来清洗东林党人就可以有的放矢了,此乃皇上圣明之一。此外,在各地督抚反弹后,皇上就会放了周延儒,不但让他重回内阁,甚至拜他为首辅,并以礼待之,这样就可以让东林党错误地以为,皇上仍然惧怕他们,从而放松警惕,反而有助于稳定当前局势,这是皇上的圣明之二。

    崇祯看到这里,不由轻声一笑。

    秦兄啊秦兄,朕还以为你真是在夸朕呢,合着你是怕朕年少气盛不肯听你的直谏,所以拐弯抹角地一边说朕好话一边给朕提建议,可也是费了心思了。

    笑罢,心中又道,既然秦兄都这么说,那便放了周延儒吧。不过,出任首辅朕可不成,这种人当首辅简直有辱“首辅”二字!

    他接着往下看,却见秦书淮又建议,让崇祯采纳周延儒的意见,派人去三边调查他弃城逃跑和谎报战功一事。

    崇祯眉头顿时一皱,秦兄这是何意?让朕去查他,岂不是说朕信不过他,信不过三边的将士?这等让人寒心之事,朕如何做得?

    却见秦书淮又道,“保定巡抚兼兵部清吏司章亦甲乃资深东林党人,他若在保定巡抚任上必掣肘袁崇焕,故皇上可遣此人来三边调查此案,臣自有办法留之不去。”

    崇祯终于明白秦书淮为什么让自己这么做了。这么做,一方面可以让东林党以为自己真的在猜忌秦书淮,另一方面可以找理由调开章亦甲,防止他对袁崇焕进行干扰。

    崇祯不由点头,此计甚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