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五百二十九章 局势
    一个红色的烟花升起,城外的官军顿时喊杀声如雷,像潮水一样涌了过来。

    城内的流寇见状无不大惊失色,在一阵短暂的混乱后,他们立即朝西门杀去,想重新夺回西门,阻止官军来攻。

    然而此时西门的白莲教已经达四五百之多,他们将西门团团围住,与前来救援的流寇展开了激烈的厮杀。

    不多会儿,也不知道从哪个角落,又冲出来四百多平民打扮的人,他们自然也是白莲教的。

    负责西门防守的贼寇将领混天魔丁田迅速调集了三四千人去围剿八九百的白莲教人,但是白莲教人个个悍不畏死,战斗意志极强,他们呈扇形散开,就是不让城内流寇碰到城门。

    丁田立即命弓手和弩手上,在箭雨的打击下,没有几面盾的白莲教人一片片地倒下。不过他们也并没有束手就擒,而是组织了两百多人冲向了弓手和弩手阵营。不过,这些人很快被流寇的步兵包围。

    双方激战不久,白莲教人就已经损失了两三百人,而城门口也聚集了四五千流寇兵因为知道官军就在门外,所以西门自然会有重兵。

    但是官军马上就赶到了西门。先是一千重骑兵狂啸而入,一个冲锋就击垮了流寇的弩手和弓手阵营,随后一千轻骑又杀了进来,四处砍杀,杀得这些流寇哭爹喊娘。

    紧接着,官军的步兵远远不断地冲入了城内,开始进攻城墙以及城墙底下的一些巷战要地。

    城内的李自成听到西门被人里应外合突破后,又惊又怒!但是他并没有慌乱,立即大胆地把南门、北门、东门的兵撤下来一半,然后又带了城中剩余的预备部队,总计三万人,开始有条不紊地布置巷战。

    安康城里的一街一道他早已了然于心,哪里适合巷战哪里适合埋伏他清楚地很,而且关于城破之后的巷战问题,他早有预案,所以布置起来得心应手!

    官军花了一刻多钟让三四万大军全部进了安康城,待最后一名官军进入城内后,西门的流寇守军也已基本崩溃了。官军顺利夺下了城墙,并歼灭了西门大约两千多守军,而自身只付出了六百多人的代价。

    守西门的流寇大约有六千人左右,他们见李自成没有派兵来援,当即选择了撤退,他们可不愿意跟官军死战。

    四千多人仓皇逃入城中,官军只追杀了一小段路,大约又杀了四五百人,就被何可纲命令回来了。

    何可纲是个经验丰富的将领,一看李自成竟然弃西门于不顾而不来增援,就知道他是准备打巷战了,于是才下令官军勿追,以免中了埋伏。

    老道的何可纲下令,全军原地戒备修整,静等明日天亮再行推进。为什么呢?因为官军对安康城不熟悉,而且李自成摆明了在里头埋伏了人马,在黑夜中过去岂不是更容易中伏?所以他才打算等天亮再说。

    于是,安康城很诡异的在一个城池中驻守了两方的人马。

    于此同时,贺人龙和左光先带着四万大军加上秦书淮又拨给他们的五千围城已经两日了,两日来他们试着进攻了几次,但每次都无功而返。城内的守军战斗素养不错,而且装备齐全,因而他们暂时没有太好的办法。贺人龙打仗很猛,人称疯子,但不是真疯,眼看不好打,他就只好疯狂地砍伐周遭的树木,制作大量的云梯、弓手高台等,筹备一次能容纳一万人同时上的强攻。

    而在山西,为了配合秦书淮在陕西的攻势,新任三边总督卢象升也命杜文焕、贺虎臣两员大将,向张献忠部发起夏季攻势,打得张献忠躲在深山里不敢出来,不过官军倒也攻不上去,他们的无非是防止张献忠窜到陕西去,帮高迎祥的忙罢了。

    紫禁城内,崇祯一片焦头烂额。

    兵部来报,北边的黄台吉带着数十万大军,已经又到大安口外了,随时可能进攻。崇祯问到底多少万,兵部的人报一会说应该是秦侯爷说的十万大军,一会又说可能还有蒙古一些兵马,具体多少待查,气得崇祯咬牙切齿。

    不过也不怪兵部的人,他们又没在前线,怎么知道对方有多少人马?最可能知道对方人马的应该是袁崇焕。可惜袁崇焕也没办法,他又没有长千里眼顺风耳,派出去的探子有常常回不来要是在关内,探子还能扮成百姓、商旅之类的人,但是在关外,管你扮成谁,只要是汉人,在现在这个时候出关,一被发现就弄死。探子回不来,袁崇焕又上哪知道对方到底多少人去?

    事实上,不光袁崇焕的探子回不来,连白莲教的人现在都很难找到机会往关内传递情报了。

    不过,袁崇焕多少还是知道个大概的,那就是十几万,至于是十一万还是十九万,他可能不太清楚,但是他当然要往高了报。把十几万说成数十万,要是胜了就更显他的功劳,败了也情有可原这是当时大家都比较习惯的做法,可以说是惯例,也不能说袁崇焕有多大错。

    言归正传。

    另一件同样让崇祯头疼的事情是,各地督抚中的东林党人在听闻周延儒被捕入狱之后,纷纷上奏为他求情。说是求情,实际上他们的态度非常之强硬,奏章之中一会暗指崇祯是纣王一类的暴君,一会又要崇祯学习唐太宗李世民如何虚怀纳谏,却丝毫不提周延儒肆意诬陷秦书淮之事,仿佛秦书淮本来就是个佞臣反将,理当受诛的样子。

    总之核心的目的就一个,那就是逼崇祯放了周延儒,他们甚至在奏折中用了“否则必使万千臣民寒心离德”这样的字眼。这是什么?这完全就是赤果果的威胁!意思不就是崇祯要是不放人,他们就要跟他“离心离德”了吗?

    上奏折逼宫的,有漕运总督、宣大总督、四川总督、湖广总督,以及河南巡抚、保定巡抚等十余个督抚,除了这些,估计更远一些的督抚的奏折还在路上。

    崇祯气到炸肺!自己身为皇帝,竟然连一个大臣都治不了,简直是奇耻大辱!

    但是他又无可奈何!如今大明正是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如果那些督抚集体反叛,那他这个皇帝也做到头了。

    他愤懑而无奈,正奋笔疾书,给秦书淮写信问策的时候,恰巧秦书淮的奏折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