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三百二十七章 不算赢也不算输
    就在这时,耳畔响起了一片杂乱的声音。

    “盟主,盟主?”

    “帮主的眼珠子在动!你们瞧见了吗?他在动!”

    “帮主没死,我就说帮主不会死的!”

    “大家安静下,盟主现在脉象依然不稳,都不要打扰他!”

    秦书淮听到这些声音,恍然如梦。

    眼前的一切,开始渐渐模糊,手机消失了,电灯昏暗了,眼前再次一片漆黑。

    看来……我还没死呢!没死,那就继续战斗吧。

    他再一次睁开眼睛,这一次看到的,是一张张熟悉的面孔。

    智仁、汪大童、李大梁、常吾机、孙成、孙白、唐三娘以及几个江河帮的小头目。

    “醒了醒了!嘿嘿,老子,哦不,贫僧就说盟主吉人自有天相嘛!”智仁兴奋地说道。

    “哈哈,好极好极,老叫花这下可以安心去睡觉了!”汪大童说道。

    李大梁闷不吭声地扭头就走,谁都知道他要立即去禀告重伤卧床的曹化淳。

    而江河帮的几个小头目,无不高兴得湿了双目。

    秦书淮双目发直地盯着天花板,慢慢地恢复记忆中。

    过了一会儿,他问道,“我们……可赢了?”

    智仁说道,“算赢,也不算赢。我军共投入四万五千大军,战损了……三万有余。魔教两万大军,除了跑出去的一千五百五行旗,其余也全军覆没。从战损比上看,我们输了。但是宝鸡保住了,我们又不算输。”

    “三万……两万……”秦书淮费了好大劲,才明白过来,然后说道,“那算赢了。”

    能用三万人在野外歼灭近两万魔教,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算赢,而且赢大发了。

    沉默了一会,他又问道,“曹化淳、上水师太他们如何了?还有东厂那几个好手如何了?”

    汪大童叹了口气,说道,“此役东厂损失最大。曹化淳重伤,经脉尽废,怕是活不了多久了,他拖着口气,据说就是想知道你还能不能活。另外,东厂的张金重伤不治,已经在昨晚殉国了。陈长廷寒毒已经入五脏六腑,怕也是不行了。魏朝还好,断了一腿,命是保住了,不过以后也是上不了战场了。”

    “上水师太呢?”秦书淮追问。

    “上水她……”汪大童摇了摇头,“当时你掉入魔教阵中,我与李大梁立即返身去救,却在击退魔教重兵的同时,对方二使徒趁虚而入,意欲一掌杀了你。上水师太为了救你,用出最后一丝力气,替你挡了这掌。后来赵克礼带了二三十个东厂好手赶到,智仁也来了,替我们拖住了魔教兵,我和李大梁终于把你们二人抢了出来。但是再看上水师太,她已经不行了。”

    “死了?”秦书淮喃喃道。

    “死了!”汪大童缓缓点了点头。

    秦书淮长叹一声,想起武林大会上,上水师太赠宝剑于自己,又数次为自己仗义执言的场景还历历在目,不禁双目微湿。

    南安沟一役,从高手的折损上说,明军完败。魔教的高手之中,只有余竹受了李大梁一记夺魄神掌,目前虽不知其生死,但估计活着也会经脉尽碎。而明军,则至少损失了四五个高手。

    秦书淮冲众人挥了挥手,说道,“你们先出去吧,我休息一会儿。”

    众人便安静地退出了。

    秦书淮在床上又躺了小半个时辰,彻底恢复神智后,花了500侠义点从系统买了一颗小还魂丹服下,随后配合易阳真气,开始调理内伤。

    七使徒的这一掌十分强悍,震得秦书淮经脉大损,而且有寒毒滞留在他的体内。好在他的易阳真气可以自动运转,没有之后不用他调息,又会渐渐产生,产生之后又会自动护体,替他挡住了寒毒,并且修复了一些经脉。

    就是因为这点,他才有惊无险地活了下来。若是没有易阳真气,就算是智仁一类的顶尖高手,也决计扛不住这一掌。

    魔教的七使徒,绝对是令人生畏的存在。

    调息了一个时辰后,他终于将寒毒逼出,同时修复了部分经脉,感觉好多了。

    虽然还没有好利索,但是他还是下了地,出门去找曹化淳。

    曹化淳,还不能死!

    走进曹化淳房间,只见李大梁正在帮曹化淳输送内力,帮他续命。

    却见曹化淳紧闭双眼,面白如纸,又气若游丝地说道,“云逸,不要再徒劳了……咱家,时辰已经到啦。”

    李大梁抿嘴不语,继续发功。

    秦书淮走过去,对李大梁说道,“李大档头,我来吧。”

    李大梁惊讶地看了眼秦书淮,心道一个时辰前他才醒过来,现在可以走动了?而且又声称要救督公,这怎么可能?

    曹化淳听到了秦书淮的声音,骤然睁开了老眼,随后说道,“侯爷,你果然还活着,咱家…...这就放心了。”

    秦书淮道,“曹督公且勿说话,把一口气提好,本侯自可为督公祛除寒毒。”

    曹化淳苦笑道,“祛了寒毒又如何?咱家经脉已碎,难道要像废人一样活着么?倒不如死了痛快。咱家为皇上死,再痛快不过了。”

    “曹督公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所以暂时不能死。”秦书淮平静地说道,“东林党一日不除,天下乾坤一日不得清朗,魔教一日不灭,皇上一日不得安心,鞑子一日不诛,大明一日不得安宁,督公难道甘心现在就死?没有武功又如何,那些文臣不也没有武功么,还不是照样能祸害大明?督公就不想跟他们再掰掰手腕,就不想活着,看到盛世再现的那天?”

    曹化淳无神的眼睛又渐渐有了一丝亮光。

    盛世再现的那天……咱家还能看到吗?

    咱家,是多希望看到那一天哪!多希望看到大明天下太平、万邦来朝,皇上意气风发,君临天下的那一天哪!

    秦书淮拍了拍李大梁的肩,示意他走开。李大梁微微迟疑了下,还是走开了。

    秦书淮坐到曹化淳身后,然后运气于掌,轻抚于曹化淳背上几个大穴,随后将易阳真气缓缓输入他的体内。

    曹化淳只觉一股暖流涌入身体,体内寒毒遇此暖流无不顷刻瓦解。这是自然的。论内力,天底下怕是没有比易阳真气更强的内力了,这可是两大顶级内力凝华而成的。

    半个时辰后,曹化淳的脸色渐渐有了血色,呼吸也均匀了一些,这让李大梁又惊又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