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五百二十二章 陈长廷的惊讶
    赵无痕的“幽冥鬼手”越发的凌厉,曹化淳“元阴神功”的强势一下子就被压了下来。不过,因为赵无痕的无坚不摧的铁手已经被秦书淮没收了,所以他一下子也拿曹化淳没有办法!

    两人棋逢对手,平分秋色,看的就是谁的内力先耗尽了。

    而其他高手的对决,就不是势均力敌了。

    魔教之中,余竹、二使徒、五使徒、六使徒、七使徒等都是仅次于赵无痕的存在,即便放在江湖之上也是顶尖的高手。而明军阵中,除了李大梁外,就连孟虎、上水师太都跟他们不在一个水平上,至于陈长廷、魏朝、张金等人更不值一提了。

    李大梁和魔教二使徒打得难分难解,而孟虎对阵余竹,已是大处下风,要不是有秦书淮教给他的九阳神功第一层打底,怕是早就躺下了。

    “嘭!”陈长廷受了六使徒一掌,口吐鲜血地倒下了!

    “唰!”魏朝脸部中了七使徒一爪,半边脸顿时血肉模糊,殊为恐怖!

    张金在微微一愣之际,忽见魔教六使徒又朝陈长廷的天灵盖一掌派去,便奋不顾身地越将过去,排出一掌与六使徒的那掌陡然相碰!

    拼掌!

    只听“咔擦!”一声,张金小臂上的尺骨竟骤然从手肘处冲了出来,森白的骨头上,一条条裂纹清晰可见!

    手已如此,张金所受内伤之重不难想象,他当即口喷鲜血,来不及说一句话,便倒在地上昏死过去。

    陈长廷血污满面,面孔狰狞如鬼地大喊了一声,“老张!”

    却只见六使徒冷笑一声,随即又一掌拍向陈长廷的面门,就像即将按死一只蝼蚁一般,轻松而又不屑。

    陈长廷自知大限已至,却是坦然受死。他这一生,自十五岁起加入东厂,跟随两任督公出生入死,一心效忠大明,如今死于沙场,也是死得其所。

    快哉快哉!

    却在此时,一条白练在他眼前乍然划过,令六使徒不由收手,后退数步。

    陈长廷一惊,看了一眼来人,却见一少年锦衣者持剑拦在自己跟前,更是大惊。

    来者,是当日暗下毒计,欲借魔教之手杀他之人!

    也是他曾心心念念发誓要手刃之人!

    秦书淮!

    原来,秦书淮自消灭那九千中毒魔教后,认定西路的魔教必不敢再来攻城。考虑到南路只有三万余人,而要埋伏的魔教多达两万,他很不放心,于是当即决定带着一万五千人马出城,来帮曹化淳。

    到了这里后,原本他们是准备从北面上山的,却只见北面山坡燃起了熊熊大火,根本不能过,于是只好从南面这边绕,却是正好碰上了双方的大战。

    他便与同来的汪大童、智仁一起,先行上来助战。

    秦书淮长剑一横,面向六使徒而背对陈长廷,凝声问道,“陈副帮主,尚能战否?”

    陈长廷方才已受六使徒一掌,内伤极重,却仍是踉跄着站起来,狞笑道,“自然是……能战的!”

    话一出口,却泄了一口真气,当即又瘫倒下去。

    秦书淮道,“不能战便看着罢!”

    六使徒认出此人就是秦书淮,一时新仇旧恨齐齐涌上心头,大吼一声,“秦姓小贼,受死吧!”

    说罢身影化残影,猛地冲秦书淮扑将过来。

    秦书淮长剑一划,凶猛的剑气磅礴而出,朝六使徒飞去。六使徒侧身一避,却见秦书淮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了过来。

    若秦书淮没有倚天剑,未必能胜六使徒。然而有了倚天剑之后,他的战力便绝对在六使徒之上了。

    赤连剑气和易阳真气让秦书淮剑招快如闪电,而已经到第五层的踏雪无痕让他的身法又异于常人,更恐怖的是他的倚天剑无坚不摧,这就意味着对手没有招架的机会,秦书淮只要出剑他就必须躲避。所以在他的猛攻下,六使徒便是再精湛的修为也施展不出,只能东躲西闪,找不到丝毫机会还击。

    七使徒一看六使徒大处下风,就赶紧赶来相帮。不过,他也引来了汪大童和上水师太。以二敌三,他们自然打得吃力。

    此时,二使徒已在于孟虎的打斗中占据了绝对优势,眼看已经到了“收割”之时,于是脚步虚晃了一下,出其不意地绕道孟虎左侧,随后拍出一掌。孟虎猝不及防,只得本能地向右一闪,可惜这一闪还是慢了半拍,生生中了一掌。

    孟虎体内的真气剧烈震荡,五脏六腑亦是重震不已,像是要从嘴里蹦出来。好在他有九阳神功护体,自是减了不少伤害。但是他心里还是暗叹一声:完了,我命休矣!只因受了这掌之后,他再也无法反击,那岂不是只有束手受死的份了?

    然而,他惊讶地发现,二使徒竟不再理他,而是又爆闪至六使徒和七使徒身边。

    原来,二使徒瞧出六使徒和七使徒已然支撑不住,加之认为孟虎受了重伤,不死也会经脉尽毁,又何须多做理会?倒是救两位使徒要紧!

    孟虎就这么凭着九阳神功逃过一劫,却也不能再战,只能在众明军的护卫下退到后方。

    且说二使徒、六使徒、七使徒在一起后,三人立即合体,各占一角,再次用出“无相无魔归一大阵”。这个大阵七个人可成,三个人亦可成。

    三人之中,以二使徒正面对最难缠的秦书淮。二使徒并未使用兵器,因为对面秦书淮的倚天剑,他便是有兵器也无用。他用的是一门奇特的功夫,在场中原群雄无一人见过,此门功夫的强项在于以千变万化的手上功夫来贴身近战。

    而中原武林贴身近战,一般是攻敌大穴,但二使徒的近战功夫,却是拿人手腕。但凡秦书淮举剑,他便来拿手腕。所谓一物降一物,二使徒这门功夫算不上盖世神功,却刚好克制倚天剑之利。加之秦书淮并不善于近战,因此倚天长剑的优势发挥不出来不说,还被二使徒拿捏地很难受。

    而六使徒和七使徒则紧跟着二使徒的脚步,始终与他保持一步左右的距离。三个各负责一个面,霎时间变成了三头六臂六脚的怪兽一般,动作协调地如同一人,面对秦书淮、智仁、汪大童与上水四大高手的围攻,毫不示弱!

    就在此时,缓坡下方爆发出了一阵震耳欲聋的喊杀声!明军一万五援军分成三股,以中间直插、两翼包抄的态势杀了过来!

    缓坡上的明军在绝境之中迎来了强援,士气顿时大为振奋,以狂暴的嘶吼回应着山下明军的怒吼!

    随着援军的到来,明军重新掌控了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