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五百二十章 放火
    孟虎随即下令,江河帮烈火旗先撤与清水旗先撤。

    两旗立即领命脱离了战斗。由于他们一直备受保护,所以在这场战斗中只伤亡七八十人。他们撤出一百多米后,烈火旗开始在地上喷洒火油。他们把携带的所有火油全部都倒在了地上。而清水旗则各找有利位置埋伏了起来。原来,两旗并非是真的先撤,而是要为大军撤离布置另一道隔离带。

    随后,孟虎下令让官军撤离,因为官军的修为低,跑起来慢!

    这个命令下达之后,武林联军的人全部涌上了一线,去顶替官军的位置,继续与魔教兵缠斗,为官军的后撤赢得时间。

    官军将士见状,无不感怀涕零,对武林联军也越发充满敬意大伙儿的命,这就算是这些好汉子们给的了!

    两千官军此时也只剩下一千出头了,他们在武林联军的帮助下,大多撤了下来。撤下来后,他们见江河帮的两个旗都在一百米外严阵以待,以为他们还要再战,于是都停了下来。

    有个官军参将喊道,“弟兄们,咱能这么跑了,留下武林的好汉子们给咱殿后吗?”

    官军将士无不齐声大喊,“不能!不能!”

    说罢一个个列阵,准备要与魔教再战。

    这时,江河帮烈火旗的副统领林谦发话了,“都凑什么热闹,赶紧走!”

    那名参将说道,“那不成,咱们回去了,你们怎么办?”

    林谦急道,“咱们就是放把火而已,放完就撤!对了,让你们背的火油呢?还剩下多少,统统拿来。”

    那名参将当即说道,“剩不少,背火油的弟兄,我可看得紧呢,不敢有失。”

    接着大吼,“弟兄们,帮江河帮兄弟带火油的,都赶紧拿下来。”

    本来约有两百名官军帮烈火旗背着火油,不过虽然那名参将说“看的紧”,却也已经阵亡七八十了,现在还剩下一百二十人左右。

    不过这一百二十人的火油,也是非常可观了。

    看他们卸下火油之后,林谦说道,“好了,你们赶紧快撤吧,晚了就来不及啦!”

    那名参将这才冲林谦抱了一拳,“那就劳烦诸位弟兄了!”

    林谦忙道,“好说好说。”心想,别废话了,你们再不走,回头大伙儿救你们好不救你们好?

    官军这才急急忙忙地后撤。

    林谦又指挥弟兄们,把所有火油全部都倒在上,形成一条长三百多米,宽十几米的火油带。

    接着,林谦又带了两百多烈火旗的弟兄,背着剩余的霹雳雷冲了上去。

    “孟护法,菜已经煮好了!”林谦冲孟虎喊道。

    孟虎当即大喊,“弟兄们,打牙祭了!”

    武林联军事先受过训练,听到孟虎说出撤退的暗号后,都在第一时间向后一跃,撤离了原先的阵地。

    魔教兵都微微一愣,不过马上反应了过来,正要追击,却见空中像雨点般落下来一堆霹雳雷。

    烈火旗扔霹雳雷的时间掌握地非常精妙,也非常机械,他们在孟虎还没说完指令的时候就往联军与魔教交战的区域扔了,如果联军的人撤离慢了,那也只能被炸死炸伤。

    虽然残酷,却是唯一帮联军脱离战斗的办法。

    两百多枚霹雳雷,在约长达四百多米的阵线上轰然爆炸,组成了一条隔离带。在爆炸带上,有近一百左右的武林人士来不及撤出而被炸死炸伤,不过魔教的更多,至少被炸死炸伤了两百多。

    但是武林联军与魔教终于脱离了接触,他们立即施展轻功,拼命地往后跑。

    魔教在反应过来后,自然不肯让联军跑掉,当即展开追杀。

    武林联军此时早已放弃抵抗,如果谁被魔教追上,不会有人去救他,只有死路一条。

    好在大多数联军士兵安全地跨过了烈火旗喷洒了火油的区域,而烈火旗在扔完霹雳雷之后就已经全部撤回到火油区之后了。

    有一百多武林联军的士兵被魔教兵缠住,来不及跑回来了。而魔教兵中,也有一两百轻功好的,已经跨过火油区了。

    林谦见状,只好铁青着脸下令放火!

    一颗火种落下,轰地一声,一条长达三百多米、宽达十几米的火墙瞬间燃起,由于天干物燥,大火迅速扩散。

    烈火旗用尽了所有的火油,为官军筑起了一道生命之墙。这道墙将这座小山完全隔离成了两半,可以确保魔教必须等火势减小之后才能过来。

    来不及越过火墙的一百多联军士兵,在绝望中纷纷倒下。

    当然,跨过了火墙的一百多魔教兵,也一个都别想活!

    双方在火墙两头,都以极快的速度解决了敌人。

    随后,武林联军飞快地后撤,而魔教则选择从火墙的两边去绕。

    这场阻击战,魔教损失了近三千人,其中有一千三百多死于霹雳雷、绿巩水、火油及弩箭,九百多死于塌方,仅有八百多人是死于真正的交手时。

    而武林联军这边,损兵两千多,大都是与魔教交手时被杀。

    不得不说,如果没有江河帮的清水旗和烈火旗,武林联军未必能拖住魔教,也未必能安全地回来。

    孟虎带着两千七八百部队撤到了缓坡地带,见那里双方激战正酣,便立即加入了战斗。

    缓坡上的战斗并没有如想象中的顺利,无论是曹化淳还是李大梁,都低估了魔教的野战能力。

    尤其是魔教的左翼那两千五行旗,防则固若金汤,攻则凶如猛兽,在明军的重围之下,简直来去自如,到现在还剩下一千三百多人,而明军为了围攻他们,已经折损了四千多人。

    唯一能跟他们相抗的只有武当的真武七截阵。可是真武七截阵只有三百六十人,打完右翼的魔教清水旗之后,只剩下三百出头,要对付两千人的魔教,明显心有余而力不足。

    所以明军只能将他们团团围住,慢慢磨。而慢慢磨的代价是,每杀一个魔教五行旗人,明军需要付出67个士兵的生命!

    除了魔教五行旗,其他魔教兵也渐渐越打越稳。他们现在已经稳固了南北两面的阵线,并且东面本来已经崩溃的局势也崇祯稳定了下来。

    他们怎么做到的?首先金纲调集了两千人去补东面的防线,在这两千人前头,魔教残存的六七十烈火旗人两手都拿着引燃的霹雳弹在前面冲,官军让道他们就把霹雳雷往官军人群中扔出,官军不让道他们就冲入官军阵中与官军同归于尽!这般不要命的冲击之下,官军纷纷后撤,如此仅仅付出了五十余人的代价,他们就重新布防了东面阵地,从而阻止了官军从东面突入,包夹南北两条阵线上魔教兵的企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