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五百十七章 破阵
    烈火旗见状,当中旗手立即发号旗语,所有烈火旗众顿时呼啦一下返回过来,七百多人的烈火旗立即又汇合成一处,同时迅速展开了新的阵型,准备迎击武当的真武七截阵。

    当世最强的战阵之间展开第一次直接碰撞!

    场面异常壮观!

    魔教的烈火旗合成了一个大阵,以类似于八卦的布局。外边的烈火旗分别在乾、坤、巽、兑、艮、震、离、坎八个方位各组成了三道防线,每道防线左右之间互相协防,进攻之时又互相掩护,动作极为统一。而八卦里头的烈火旗旗众,除了跟随大阵不断游走,击杀被裹挟到阵中的敌人外,还不断地朝武当真武七截阵中投掷霹雳雷,意图炸毁或者炸散对方的阵型。

    而武当方面,见魔教摆出此种大阵,也顿时做了相应的变化,七个小阵立马散开,其中四个围着对方绕圈,看到破绽就迅速偷袭。而另外三个则选择八卦的其中一面进攻。

    魔教此阵为守势,主要是为了方便里头的烈火旗安全地仍出霹雳雷。不过,武当的阵型布的非常巧妙,四个小阵在毫无规律地游走,让魔教觉得把霹雳雷扔到他们那里有点浪费。而三个小阵中,因为只进攻八卦中的一个面,所以形成一阵主攻,两阵相辅的局面。

    魔教一旦把霹雳雷扔给主攻的那个小阵,阵中的五十名武当弟子迅疾跃起闪避,待霹雳雷爆炸后,旁边的两个辅阵立即插上继续进攻。要是魔教用霹雳雷袭击旁边的辅阵呢?那就更轻松了,主阵继续进攻,而辅阵的弟子像麻雀一样跃起散开,然后又飞快合拢,根本没几个人受伤。

    武当真武七截阵之所以能如此迅速地开合施展,就是因为这些弟子一入派就被选出来训练此阵,彼此间配合极端默契,散开与合拢之间,不会产生任何的挤压与推搡。

    烈火旗的攻势很快被压了下来!

    李大梁见状,大赞一声,“真武七截阵名不虚传耳!”

    说罢,顿时施展摄魂夺魄神功,只见他的身影忽左忽右,飘如鬼魅,速度之快让人隐约感觉一人变化成了两人,竟不知道他究竟是要往哪头奔去。

    疾速闪影之间,他忽然来到了武当正在猛攻的“八卦”的那个面上,猛地身手抓住其中一个魔教兵的胳膊,瞬间将他甩了出来!

    这个魔教兵被甩进了东厂番子堆里,当即被砍成了肉泥!

    武当七截阵与烈火旗的八卦阵本身势均力敌,转瞬之间八卦阵那边少了一人,以真武七截阵之厉害,怎么可能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魔教的阵型,本来缺了一人后可以马上由身后一人弥补站位,但是武当的人经验太过老道,主攻的阵型中最前方一人抢先一步,战到方才那名魔教兵的位子上!

    八卦阵缺了一角!

    那名抢身进去的武当弟子,正面、左面、右面都是魔教烈火旗人,他们的第一反应自然是举刀向他进攻,想将他杀死弥补缺口。

    不过那名武当弟子不管左右,只管与正面相对的那个魔教厮杀。正当他左右两个魔教兵想杀他之时,忽然从武当阵中跳出两个弟子冲他们攻去,那两个魔教兵只得赶紧回防,却不想各自挡住一剑后,武当那边又跳出来四人朝他们攻来。

    一切都发生在极快的时间内,那两个魔教兵甚至还没看清对方那四人究竟是从哪跳出来的,就各自中剑倒下了。

    缺口已经三个了!

    于此同时,李大梁继续施展神功在外围伺机击杀烈火旗人,烈火旗八卦阵的缺口越快越多,终于彻底散了!

    外围的四个武当七截阵,立即掩杀了过来。每个阵型都如一头嗜血的怪兽,魔教兵触之即被吞没,吞没则被受乱剑穿心而死!

    随着右翼上山的官军越来越多,在武当七截阵的带领,八百烈火旗人在短时间内被彻底击溃,再也组织不起像样的反击了!

    官军攻下了右翼,完成了右翼东侧的合围!

    然而在正面交战的南北战线,魔教兵依靠良好的组织,依然死守住了阵线。普通的魔教兵虽然没有五行旗那么厉害的战阵,但是他们训练有素,五人或七人一组,互相协防,互相助攻,打得有声有色。反观官军与武林联军,要不是修为不如他们,要不是打仗经验少,配合不如他们,空有人数优势,却始终不能冲破他们的防线,最多只能轮番冲击,跟他们拼消耗!

    不过,官军攻下右翼后,马上从右翼朝魔教的南北两侧杀去。金纲不得不立即分兵去挡,否则他们南北两条阵线就要腹背受敌了。魔教南北两线本来人就少,现在又分出了两千兵马,压力陡增,再也没有之前打的那般顺手的。

    而在左翼西侧,因为部署了魔教八百清水旗和一千二百锐金旗,让明军大处劣势。明军在左翼总共安排了八千人,然而到现在为止只冲上去四千多,而且已经阵亡了一千多,因为缓坡狭小,后边的明军冲不上去,只能死一点上去一点,进行所谓的添油战术,因此与清水旗和锐金旗交战的始终只有三千多人,自然处于劣势。

    见此情景,李大梁立即从左侧撤出了几百人,然后又请武当派真武七截阵的弟子插上去,作为前锋与魔教对攻。

    此外,李大梁又调来了两百弩手,冲对方疯狂扫射。

    收效略有,只是不大!因为武当真武七截阵的弟子此时只有三百出头了,而魔教的两个旗有两千人,他们只派了其中五百人组成阵型去对付真武七截阵,其他人则继续与官军作战。

    此时,却听空中传来一声尖厉地炸喝,“云逸,随咱家大破龙门阵去!”

    曹化淳如一道闪电般冲入清水旗的其中一个阵中,与此同时魏朝、张金、陈长廷以及东厂、锦衣卫中的一班好手也越入了清水旗阵中。

    李大梁一听,当即也跟着冲入阵中。

    这个清水旗的大阵由三百人组成,自从二十余名东厂高手进入阵中之后,他们就立即由进攻态势变成了守势,想先处理掉里面的这些人。

    不过,里头可集中了东厂的精英,哪那么容易被处理?

    李大梁有摄魂夺魄神功,而曹化淳有元阴神功,还是中成境的超级高手,此外魏朝、陈长廷等人也全部都是小成境的修为,又岂是他们说杀就能杀的?要知道魔教五行旗旗众的平均修为,不过玄通境三等以上而已。

    大阵内部的清水旗人展开了眼花缭乱的走位,闪着寒光的长刀此起彼伏,犹如一台绞肉机。不过曹化淳的出手更快,一双血爪四下纷飞,空手夺人、血爪锁喉、阴掌拍天灵盖,身影闪烁之间,五六个魔教清水旗人顿时应声倒下!

    李大梁也大开杀戒,一柄短刀在手,寒影如电,影过血飚。短刀可杀人,寒掌亦可杀人。

    霎时间,这个清水旗的大阵内部一阵混乱。

    不过,这种打法是很耗真气的,若是如此硬来,自然可破此阵,只不过破了之后除了曹化淳,其他人的真气可就大损了,对他们的可持续作战是个很大的考验。

    好在此时,官军的弩手赶到,朝这个清水旗大阵一通猛射,外围的不清水旗人纷纷倒下,官军一看这个阵已经内外皆乱,顿时集中兵力猛攻过来。

    终于破了此阵!

    阵型一破,这些清水旗人面对数倍的官军,以及数十位厂卫高手,就只有全军覆没一条路了!

    曹化淳见此法可行,于是又想故技重施,却只听空中传来一声暴喝,“阉狗需要猖狂!”

    大喝之人正是魔教二使徒,而与他同来的,还有余竹、六使徒、七使徒等七八个魔教高手。

    曹化淳嘿嘿一笑,“老魔头终于现身了!咱家正愁找不到对手呢!”

    ……

    缓坡激战正酣之际,山谷中的明军,也迎来了赵无痕的一万人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