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五百十四章 互探
    秦书淮回到自己房间,心中感慨万千。

    魔教也好,崇祯也罢,其实没有谁对谁错,都是为了“天下太平”四个字。即便是高迎祥,从他目前的轨迹来看,也难说没有为国为民之心。

    大明境内,真正的毒瘤应该是张献忠这种真贼人,和东林党那帮伪君子了吧。

    却阴差阳错,想救国救民的人联合不到一块去,反而给了那些跳梁小丑表演的舞台。

    六月初九丑时,魔教南路两万大军,在赵无痕的亲自率领下,抵达南安沟。

    曹化淳找的埋伏地点非常巧妙,它位于南安沟的中间段,中间的道路只有十来米宽,道路两旁即是高达八九米的垂直山崖,显然这条路是用人力凿开山岭而成的,称为“开山路”。这种路在丘陵地带非常普遍,却是兵家通行的禁忌之路。

    赵无痕上次吃了埋伏的亏,这次自然不想重蹈覆辙。所以在知道前方有开山路的时候,他立即派了二十几名好手前去两边的山上查探。

    寂静的黑夜中,这二十几名好手十余人一波,分别登上了道路左右两侧的小山,打着火把查探。

    他们搜索地很仔细,十余人拉成一个十余米的横排,齐头并进,不放过一个草丛、一个树林,进行地毯式搜索。

    在夜晚的山上,藏住一两百人容易,但是要藏住三万人无异于天方夜谭。

    很快,一个魔教好手借着微弱的火光,看到了一处草丛中传来盔甲的反光。只是扫了一眼,他就判断出里头藏着大把人。

    他不动声色地对其他人说道,“老兄弟们,山上蛙子多,且去找些来吃吃。”

    其他人立即听懂了他的意思,马上应道,“好极,打打牙祭却是好!”

    说完,他们立即转身就走。

    就在这时,只听草丛中传来一阵尖锐的弩声,奔着火光之处呼啸而去。这些好手都背对着官军伏兵,猝不及防之下,顿时倒下了五六个。

    “既然蛙子这么多,你们又跑回去作甚?”

    东厂掌刑千户赵克礼、大档头李大梁等人迅速从草丛窜了出来,提刀直奔剩下的六个魔教探子。

    东厂都是老江湖,对方这点小伎俩自然是瞒不过他们。眼见埋伏被发现了,他们当然要先跳出来做了那几人。

    那六名探子立即分为两拨,其中两人拔腿就跑,而另外四人则留下来抵挡东厂的人。

    可是东厂一下子窜出来二十余名好手,岂是那四人能挡住的?赵克礼和李大梁留下其他人杀那四人,而他们两个则一人追杀一个。

    很快,那六人全部被杀,甚至连信号烟花都没来得及放出来。

    做掉探子之后,赵克礼问李大梁,“老李,接下来怎么办?这些探子没回去,想是魔教迟早会知道这里有埋伏的。”

    李大梁道,“那又如何,魔教便是上山来打咱也不怕。稍安勿躁,且等督公的号令吧。”

    赵克礼点了点头,说道,“也对,不过弟兄们的防线需重新排一排了。接下来魔教既不可能强过此路,也不可能从崖下直接杀上来,多半是要从南边的那个缓坡,或者北边的山背面杀上来的。”

    李大梁说道,“这事你安排便是了,老赵你内行。”

    两人的言语中,颇有李大梁比赵克礼更高一等的感觉。事实也正是如此,尽管赵克礼是东厂掌刑千户,表面上只在督公之下,但是李大梁在东厂的地位仍比他高,要不是曹化淳派他去组建江河帮,这个掌刑千户肯定是李大梁做的。如今他虽回来了,并且只当个大档头,但东厂之中没人真拿他当大档头看,都将他视作仅次于督公的二号人物。

    在他们对面,由曹化淳亲自率领的一万五千也被魔教探子发现了。同样,这些探子也一个都没能活着回去。

    魔教这边,左等右等也不见探子回来,很快就下了定论:开山路两侧的山上,果然有埋伏。

    赵无痕、金纲、赵举、余竹以及几位使徒商议了一下,立即做出了应变方案。

    他们准备集中兵力,进攻道路右侧的山岭。全军分成四部分,各五千人。其中五千人从南边的缓坡上,另外一万人则先绕道该山岭的背面,再从背面分两路杀上去。至于剩下的五千人,则埋伏在南面缓坡的两侧,因为一旦左侧山岭上的明军前去救援,最近的方式就是走南面的缓坡而上,所以在那里布置五千兵,一方面可以截断明军的援兵,另一方面也可以还以一个伏击战,报上次四岭沟的一箭之仇。

    商议完毕,大军立即行动。

    为了确保胜利,这次由赵无痕、赵举、三使徒、五使徒亲自带领一万大军去绕右侧山岭的后背。不过因为这一带到处是丘陵,除了前方并无其他道路,他们先要进入一个山谷,再翻过一个小山之后,才能绕到官军埋伏的那座小山的背后,颇费时间。

    而金纲、余竹、六使徒等人则带着另外一万人,很快抵达了该小山南面的缓坡上。不过他们并不急于进攻,而是要等赵无痕抵达预定地点之后再上。

    正当他们刚抵达不久之后,六使徒忽然听到不远处的草丛中有一阵细微的响动,他当即暴起如一支离弦的箭一般冲入草丛,草丛中立即传来一声闷响。

    待六使徒再出来时,手上已提着一人,从穿着来看一眼可辨这是东厂番子。

    六使徒将这人掷于地上,然后冷声问道,“想活命吗?”

    既然抓到了个活的,他自然想问出点什么来,比如埋伏的明军有多少,确切位置在哪。

    只见那名番子嘴角诡异地向上浮起,随后大笑一声,笑罢骤然间拿右手猛拍了自己脑袋一下,当即毙亡。

    六使徒微感意外,冷哼一声,“倒是条汉子!”

    赵克礼在南边的缓坡安排了数名探子,这名被擒的探子是东厂卯颗的一个小档头,因为想看看魔教在缓坡上集结了多少人才没离开,而其他的探子一看魔教过来当即就已经撤了。

    这些探子立即回报赵克礼,说魔教大军已抵达缓坡那边了,数量暂时不明。不过他们到底缓坡那边后就停下来了,似乎在等待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