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五百十一章 慷慨赴死
    二使徒平静地说道,“那陈将军让其余的弟兄陪他们去送死,又于心何安?你再破坏了两路合击宝鸡城的大局,于心何安?你以为秦书淮是明军那些庸才可比的吗?你忘了四岭沟那一万五千弟兄是如何战死的吗?他巴不得你现在去攻城,宝鸡城内有六万多守军,而且以秦书淮的诡计多端,没准附近还埋伏了不少大军,他就等着吃掉咱们这两万人”

    陈厚像根木头一般呆立当场,眼中晶莹闪烁。

    他不得不承认二使徒说的没错。两万大军必然攻不下宝鸡,反而有被秦书淮吃掉的危险。就算他只让中了毒的弟兄打前阵,那么打完那些弟兄后呢?到时只剩下万把人,秦书淮还能放这万把弟兄走吗?

    二使徒又道,“陈将军,本使徒理解你此刻的心情,本使徒的心,现在与你一样在滴血!可是,那秦书淮向来诡计多端,你若带大军全力去攻,就正中了他的奸计了!你是大军统领,不光要对中了毒的将士有交代,更要对全军都有交代!只要咱们忍这一刻,待南路的弟兄赶到,再去报仇也不迟!”

    不得不说,名声是个好东西。秦书淮自出道以来,几乎战无不胜,本来所有对手就不敢小看他,尤其是他在四岭沟全歼魔教一万五千大军后,魔教更对他忌惮万分。

    所以二使徒认为,这两万人要是去宝鸡,大概的下场会与四岭沟一样。但事实上,秦书淮总共才三万五千兵马,其余人全部都派到南安沟去了,根本没什么额外的伏兵。他们两万人来,就算打到只剩下五千了,秦书淮也不敢去追。

    陈厚仰天长叹,泪流满面,颓然地坐回位子上。

    双眼空洞地说道,“二使徒……你说的对。本将要对其他弟兄负责,本将还要留着弟兄报仇!”

    二使徒点了点头,“是了,陈将军,你还是……去送一程中了毒的弟兄们吧!我与你一同去!”

    二使徒还不知道,他的这个举动正好帮了秦书淮。如果魔教派两万人全力去攻,两军伤亡比可能比较接近,但是如果魔教只派八九千人,那官军伤亡比就会大大降低。这就好比两个人与三个人打架,就算打不过也至少能打伤一两个,但是突然变成一个人了,那么实力差距一下拉大,可能一上场就被对方三人揍趴下了。

    陈厚与二使徒以及几位魔教高层一起出了帐外,见全军将士已经枕戈待旦。

    他们面色凝重地来到已经中毒的弟兄们的阵营前,冲他们抱拳。

    敬壮行酒!

    摔碗,出发!

    陈厚带大军送他们出营五里,诀别!

    八千九百名中毒的魔教将士,毅然决然地踏上了进攻宝鸡城之路。

    他们的身后,雄浑而悲壮的吟唱再次响起。

    “熊熊烈火,焚我残躯!生亦何欢,死亦何苦……”

    在宝鸡城,秦书淮已经下令全城戒严,所有城墙上全部都站满了士兵。配置上,无论是弓手、鸟铳兵、弩手,还是沥青、火油、火炮,一应俱全。而且,他还精密计算了官军和联军的比例。比如一些守城器械,全部由官军负责,而城头负责剿杀爬云梯上来的魔教兵的,全部来自武林联军。因为这些人身手好,魔教一开始爬上几个,肯定形成不了什么战术,交起手来其实就是武林人士擅长的单打独斗,所以武林联军不会吃亏。

    于此同时,曹化淳率领的三万多大军也早已赶到了南安沟,在实地考察了地形后,他们已经择最佳地点埋伏就绪了。

    明军正在静等魔教来攻。

    而曹文诏、贺人龙和左光先方面,也接到了秦书淮继续进攻高迎祥的命令。

    这场战役涵盖了多个城池,集结了各方主力,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决定三边未来局势的决定性战役。

    而在北方,皇太极的大军已经赶到了蓟镇西北两百三十多里外的朵颜部属地。朵颜部因受大明全面停止边贸的影响,部族中盐巴、铁器、粮食等奇缺。然而因为朵颜部在己巳之变中跟着后金大败,其大汗决定以与明国交好,祈求重开边禁为国策,并与明国通过数轮谈判看到了点希望,所以这次拒绝出兵帮后金。

    范文程再次运用他的纵横之才,说服了朵颜部大汗的二子兰巴托支持后金,并用计帮他杀了反对出兵的大汗,扶他登上了汗位。

    之后,朵颜部出兵五千骑兵,五千步兵,帮助后金再攻大明。

    于此同时,袁崇焕接到了崇祯的调令,急率四万关宁军主力回援蓟镇。此时在辽东的关宁军只剩下三万了,不过考虑后金全力尽出,所以袁崇焕并不担心。

    北方的大战也即将展开。

    从这点看,秦书淮在三边的战役,又事关整个全局。

    大明的国运,将在这个夏天,迎来最终的定论!

    六月初八巳时二刻左右,魔教八千九百已经中毒的士兵抵达宝鸡城西。

    秦书淮手持倚天剑,亲自站上城头指挥作战。看着城下的近万魔教兵,秦书淮大松了一口气。

    只来了这些?看来真是来送死的。

    魔教兵来到城下,一个在品级相对较高的头目上前吼道,“秦书淮!你这阴险小人,缩头乌龟,不敢明刀明枪与我们打,却行暗中下毒的卑鄙勾当,有何颜面苟活于世?还自称名门正派,我呸!秦姓小贼,有种你就下来,跟爷爷好好打一场!”

    秦书淮不屑的一笑,然后高声喝道,“全军准备!”

    弓手全部拉弓,炮手调准炮口,鸟铳兵都眯起了一只眼睛。

    那名魔教头目骂了一会,见无人搭理,便抱着必死之心,抽出腰刀,冲身后的士兵大吼道,“弟兄们,攻城!”

    “杀!”

    震天的吼声骤然而起,吼声之中包含着愤怒、绝望和舍身成仁的决绝!

    八千九百魔教兵,以一千人左右为梯队,分成九个梯队冲了上来。

    秦书淮冷漠地看了他们一眼,随后说道,“开火!”

    嗖嗖嗖!砰砰砰!轰轰轰!

    城墙上弩箭齐发、鸟铳齐鸣、大炮齐轰,构成了一曲死亡交响曲,也织出了一道密集无比的火力网。

    这些魔教兵本就已经中了毒,自知时日无多,就越发地悍不畏死!他们疯狂顶着仅有的几面大盾,疯狂地冲了上来。

    云梯靠墙,上头的带有弯勾,扣住城墙之后岿然不动,随后大批魔教兵沿着云梯爬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