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五百一十章 愤怒的陈厚
    点完卯,魔教营地里飘散着早膳的香气,饥肠辘辘的魔教士兵开始分批吃饭。

    因为要等南路的魔教过来,所以西路的魔教暂时没有军事行动,在这种情况下自然不需要赶时间。两万大军在正常情况下用完早膳,一般要半个时辰左右。

    魔教有传统,行军用膳,敬下面的弟兄先吃,中高级将领后吃。不得不说,这个传统除了体现魔教高层的与兵同苦外,好像还蕴含着一个不可说破的道理反正魔教的中高层将领没有吃下有毒的早膳。

    在士兵们一批批狼吞虎咽的时候,守在池塘边的魔教兵突然发现了一件怪事。

    那就是池塘里的鱼纷纷浮上了水面,一开始它们还有气无力地张张嘴,最后连张嘴的力气都没了,一条条肚皮朝上,僵硬地飘在水上。

    鱼都死了!

    守池塘的魔教兵意识到了不妙,飞快地跑去报告了统领这支部队的厚土旗旗主陈厚。陈厚一听大惊失色,立即命令所有士兵停止早膳,并下令士兵快去找随军而来的神医甲乙丙。

    魔教神医甲乙丙,是一个大腹便便、顶着一头稻草般蓬乱头发的中年胖子,看上去像个不入流的江湖骗子,却是武林中鼎鼎大名的神医,有“华佗再世”、“妙手回春”的美誉。早年他也曾悬壶济世,救了无数人,但是自从加入魔教后,就只救魔教教徒,魔教之外的人前来求医,他永远只派书童去回一句,“此人已救不得了,且回去吧。”后来,江湖上就给他起了个外号,叫“救不得”。

    甲乙丙得到消息后,立即前往池塘查看。仔细研究了几条死鱼后,他脸色陡然一变,面色凝重地跑回陈厚的大帐。

    陈厚见他面色不好,心中咯噔一下,忙问道,“神医,水塘怎么样?”

    甲乙丙却是反问,“多少弟兄用了早膳?”

    陈厚忙说道,“约有一半!”

    甲乙丙一拍大腿,痛心疾首道,“糟了!糟了啊!水里有毒,水里有毒啊!”

    陈厚脑袋嗡地一声,双目当即血管突张,嘶声道,“神医确定吗?水里的鱼并非早晨空气清冷憋死的吗?”

    甲乙丙大声道,“鱼刚死就眼珠泛白,鱼鳃红中带白,闻之已有腥臭,憋死的鱼绝非此中症状,明显是毒死的!”

    陈厚听罢一阵天旋地转,强自稳定了下心绪,赶忙问甲乙丙,“神医,你可否知道水中何毒,如何解法?”

    甲乙丙道,“宝鸡城中有唐门的人,那秦书淮要是想下毒,必然会用唐门毒药。而唐门要下毒,肯定会用他们手中的天下第一毒千毒万蛊玄钟!从用了早膳的弟兄们到现在还无反应来看,老夫可以确定这就是千毒万蛊玄钟!只可惜,此毒解法极为复杂,江湖上从未有人破解,一时半会之间老夫亦是无能为力!”

    “这、这可如何是好?神医,无论如何你都得想想办法啊!”

    “此毒六个时辰后就会发作,老夫……老夫便是有通天的本事,也想不出来啊!”

    早膳中有毒,而且是天下第一奇毒“千毒万蛊玄钟”的消息像风一样传遍了魔教营地,绝望的情绪迅速蔓延。

    整个营地一片死寂。

    负责看守两个池塘的魔教兵在得到这个消息后,全部选择了自尽,以死谢罪。

    然而这并没有卵用。

    用过早膳的士兵自知时日不多,在度过了最绝望的几分钟后,开始与没用过早膳的弟兄一一道别。

    过了一会,陈厚收到门外亲卫来报,“启禀将军,门外有弟兄请愿!”

    不等陈厚答应,外面就闯进来了七八个魔教徒。

    这些人进来后就噗通一声跪在陈厚跟前,一脸刚毅决绝地说道,“将军,请准我等出战,进攻宝鸡城!”

    “将军,我等皆是将死之人,就请让我等死在宝鸡城下!我等身为日月教徒,自当为本教大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与其等死,不如战死沙场,为后面的弟兄冲开一条血路,也不枉弟兄们生死一场!”

    “对,宁愿战死,我们也不愿意等死!请将军准许!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

    外头,无数魔教士兵高歌吟唱。

    “熊熊烈火,焚我残躯!生亦何欢,死亦何苦……”

    陈厚心如刀割,泪目闪烁,此时他恨不得立即杀入宝鸡城中,将那大明之妖秦书淮千刀万剐!

    秦书淮!当日我教助你驱除鞑虏,让你一飞冲天,如今你竟用如此下三滥的手段毒害我教,简直是卑鄙下流、无耻至极的小人!你有何颜面自称盟主,又有何颜面自称“侠之大者”?从今日起,我陈厚与你不共戴天!

    然而愤怒是无济于事的,如果说连神医甲乙丙都束手无策,那么这将近一万的弟兄必死无疑了!

    他们说的对!与其被毒死,倒不如去攻一趟宝鸡城!就算只能杀一个敌人,也算是为弟兄们陪葬了!

    想到这里,他重重地拍了拍桌子,近乎疯狂地嘶吼道,“传令!全军集结!进攻宝鸡城!”

    那几人一听,当即噙着眼泪喊道,“遵命!”

    营帐中,同样震惊的二使徒站起来提醒道,“陈将军,赵护法的命令是等南路的弟兄抵达后方可攻城,你要三思啊!”

    陈厚大怒地吼道,“二使徒!军中由我陈厚做主,我若违抗赵护法军令,到时自会领罚!军中若是有人违抗本将军令,本将现在就让他人头落地!”

    陈厚不过一个五行旗旗主,身份在使徒之下。不过,他现在是大军统领,军中一切自然都是他说了算。

    二使徒还是第一次被下面的人如此顶撞,但此情此景他也理解陈厚的心情,故而并未多做计较。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陈将军既然执意如此,那本使徒也不做阻拦。不过,将在外虽军令有所不受,但还应当顾及全局。陈将军可以派那已经用过早膳的近万弟兄前去宝鸡,至于其余弟兄,你需留在此地,等南路的友军抵达之后,方可行动。”

    陈厚冷笑道,“二使徒,难道咱们送这些弟兄一程都不能吗?你让他们自己去攻打宝鸡,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去送死,你于心何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