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五百章 天子震怒!
    不得不说,东林党这招看似幼稚实际并不幼稚。

    看上去幼稚的原因是,秦书淮如今既手上掌握了六万多官军,又控制着十一万武林联军,岂是他们这些文官指手画脚一番后,就能被崇祯召回的?

    但他们实际上并不幼稚的原因,是他们在之前崇祯把秦书淮从三边招回来的事件中,看到了崇祯对秦书淮的忌惮。

    他们认为,参秦书淮正是崇祯所喜闻乐见的。即便现在还参不倒秦书淮,只要他们不断地参,就能渐渐在崇祯心里埋下种子,一颗对秦书淮不信任的种子,秦书淮的功勋越大,这颗种子生根发芽得就越快,等时机成熟他们再窜唆崇祯把秦书淮诱骗至京城,设计将他拿下,就大有可能了。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皇上难道不想除掉秦书淮吗?他必然是想的!正如我们东林要除掉秦书淮一样!既然大家目标一致,现在参秦书淮正是时候!至于他到底是不是怯战弃城、谎报大捷根本不重要!

    说白了,咱们东林人在史书上写他是忠就是忠,是奸便是奸!

    崇祯看了周延儒等人的奏章后,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心里却是巍然一叹:东林党啊东林党,如今已是大明生死存亡之际,尔等不与朕同心协力共度时艰,却还惦记着排除异己,为一党之私与朕纠缠,你们眼里的大明,到底是什么?你们眼里的朕,又到底是什么?

    他抬起头,看着周延儒等人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恨不得想冲上去狠狠地揍他们一顿,就如当初他在天津揍那些个纨绔子弟一样!

    秦兄怯战弃城?他若是怯战,会在罗文峪以四敌千?他若是怯战,为何干脆不投降魔教,怕是魔教至少得尊他个大官当当吧?还有,以他的身手,若是存心只想保命,便是兰州城陷魔教也捉他不得,他又何须怯战?

    既然朕已经选择信秦兄了,那自然是不会动摇。若是眼看秦兄大胜,朕在此时招他回来,那朕岂不是成了赵构了?岂不是成了万世唾骂的昏君了?

    退一万步讲,就算秦兄以后要反,要抢朕的天下,也比你们这帮奸臣、佞臣生生把朕的天下祸害完要好!

    周延儒见崇祯许久不说话,说道,“皇上,臣以为此事事关三边众将士之士气,事关三边之安危,不可不查啊!”

    兵部侍郎陈尚、兵部甘肃清吏司郎中赵岩同时说道,“臣等附议!”

    崇祯似笑非笑地说道,“那你们说,这个秦书淮当如何议?”

    周延儒说道,“臣以为,当立即除去他的兵权,然后由锦衣卫解押到京城,由兵部及三司会审。若查明他弃城逃跑之事确有情可原,四岭沟大捷确有其事,再放他回去不迟。”

    崇祯压着怒火说道,“那么他的十一万武林联军呢?你们可知这十一万大军是他一手凑出来的,若是没有他这支大军会听朝廷的么?”

    周延儒胸有成竹地说道,“皇上,臣正想说这十一万武林联军的事。这支大军并非朝廷掌控,如今已是他秦书淮的私人武装,皇上难道不担心么?臣以为,宁可让魔教猖狂一时,也绝不可让这十一万联军做大。只要皇上把秦书淮招回来,那么联军便可以就地解散!具臣所知,这些联军都是秦书淮坑蒙拐骗、威逼利诱而召集起来的,他们本就不愿意为朝廷效力,只要朝廷下令解散,在发与他们一些银子,他们必定会欢天喜地地回家去的。毕竟,谁愿意没事死在战场之上呢?”

    崇祯怒火完全迸发了,浑身都血液都被怒火烧沸了!

    谁愿意没事死在战场上?王八蛋!堂堂内阁大臣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这么说来,大明的将士岂不是都不愿没事死在战场上,那还有谁来为朕守天下?

    他深吸了一口气,生生把这口气咽了下去,又道,“周阁老,如果没这武林联军,我们当如何守三边?”

    周延儒道,“皇上,我军良将何其之多。三边之中,有曹文诏、贺人龙、贺虎臣等大将,魔教不过十余万人,而三边可用之兵多达二十余万,又何惧魔教?他们虽能猖狂一时,但始终不过一群乌合之众而已,又如何能撼动我巍巍大明?所谓邪不胜正……”

    “够了!”崇祯终于爆发了,猛地从座位上窜了起来,然后拿起茶盏劈头盖脸地朝周延儒砸去。

    周延儒躲闪不及,茶盏正中他脑袋,砸的鲜血直流!

    崇祯气得浑身颤抖,指着周延儒的鼻子咆哮道,“周延儒,三边有流寇二三十万,你替朕剿了吗?魔教有大军十万,你替朕平了吗?北边皇太极、蒙古诸部不日就要南下,你替朕去灭了他们吗?你身为内阁重臣,此时不帮朕想平敌之策,却来诬陷有功之臣,你居心何在?你们一个个都想逼死朕吗?”

    周延儒、陈尚、赵岩三人从未见过崇祯如此暴怒,不禁都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然而周延儒却依然不肯住嘴,趴在地上咚地磕了一个头后,声嘶力竭地喊道,“皇上!忠言逆耳啊皇上!臣死不足惜,只怕皇上今日不除秦书淮,他日势必追悔莫及啊!”

    崇祯怒不可遏,又上去一脚狠狠地踹了周延儒一脚,可怜周延儒一把老骨头,当即四仰八叉地摔到在地,浑身的骨头差点都散了架!

    “周延儒!你知不知道我们已经四面楚歌了?知不知道大明就快亡了?你又知不知道,大明就是亡在你们这佞的手里的?你要朕死?好,朕就先让你死!”

    崇祯扯着嗓子大吼,“大汉将军何在?”

    话音刚落,立即冲进来七八个锦衣金盔的汉子,齐声道,“臣等在!”

    “朕怀疑此三人为魔教同党,意图以离间之计诛杀我军良将,将他们押入死牢,待锦衣卫镇抚司、东厂掌刑连同会审!审不出个结果,朕就撤了他们!”

    天子震怒!雷霆万钧!

    不说陈尚和赵岩,连周延儒都是脸色煞白,浑身颤抖。

    他们不怕崇祯骂,甚至不怕廷杖打,但是要说被厂卫审讯,那岂是一个生不如死了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