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四百九十四章 出城
    经过你来我往的讨价还价,双方终于达成一个了一致认可的方案。

    魔教同意,内城剩余的四万五千左右官兵三千是伤兵,在子时三刻从东门离开兰州城。作为交换,秦书淮同意待最后一个明军出了东门后,释放一名人质。随后,在离开兰州城30里之后,再释放一个。到了60里外,释放最后一个。

    谈判之后,秦书淮就可以命令士兵扒了堵在北城城门后头的墙,随后内城中士兵全部整装待命,准备出发。

    不过比较让秦书淮担心的一点是,赵五儿和那名小成境的好手到现在都没有回来。按照估算,此时他们应该已经通知到洪承畴,并且回到兰州了。

    秦书淮需要知道洪承畴埋伏的位置,他要在那“交割”人质。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到了子时三刻,赵五儿和那人还是没有回来。

    秦书淮又拖了半刻钟,见他们仍然不见踪影,只好下令启程。再拖下去,不但魔教会有所怀疑,而且没准达到埋伏地点时天就要亮了,这样很容易被识破埋伏。

    魔教这一万五千人,他早已经不打算放他们回来了!

    魔教此次出征,总计出了十万大军。在进攻其他城市时几乎兵不血刃,并没有受到多大损失。但兰州城一役,官军凭借顽强的抵抗意志,和充足的火力、坚固的城墙,加上秦书淮等一众顶尖高手的支援,在付出了近七万人的代价后,使魔教至少损失了两万主力总计损失三万六七千兵力,其中有一部分是马守应的人,不过魔教为了收拢更多的农民军,所以并没有拿马守应的人马做炮灰,所以阵亡的士兵中魔教占了一半以上。

    回头要是再吃了他们这一万五千人,那么魔教精锐就只剩下六万五了。这对下一步的清剿行动至关重要。正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官军的地盘大,总能一点点地挤出兵力,而魔教在短时间内,一是很难征到多少兵,二是根本不可能训练出像之前那么强的精锐。

    到时候他们想凭借六万五兵力就掌控整个甘肃,可没那么容易!可以说,他们占的地盘越大,兵力就越分散,官军正好逐一攻破。

    从这点来看,秦书淮决定把兰州城让给他们,也是合情合理的。

    “吱呀”

    厚重的城门,伴随着一阵刺耳的摩擦声,缓缓打开。

    魔教大军在城门外分成两列,严阵以待,虎视眈眈地看着城内的明军队伍大摇大摆地出城。而明军的士兵,一个个都还以挑衅的眼神,一副你奈我何的架势。

    四万五千人,带着剩余的鸟铳、火药、箭矢、火油、钱粮等物资,不紧不慢地出城。在出城之前,秦书淮还下令把所有佛郎机全部毁了。这些佛郎机虽然有轮子,但是过于笨重,在路上肯定走不快他要赶在天亮之前走到洪承畴的埋伏点。

    足足过了小半个时辰,这些人才全部出了兰州城。在兰州外城的东门口,秦书淮很讲信用地把魔教的五使徒还给魔教。

    大军继续往东前行。

    于此同时,一万五魔教精兵,也紧跟着魔教的队伍,缓缓而出。这一万五大军由巨木旗旗主赵举率领,烈火旗旗主吴烈随同,好方便同秦书淮交涉。

    秦书淮选择的撤退路线,自然是贡平白碌汉家岔一线,因为他让洪承畴走的就是这条路。此时赵五儿和那名小成境好手仍旧没有消息,秦书淮推测他们很可能是被魔教高手截杀了。

    不过,这不会改变他的计划。

    如果赵五儿他们是在返程路上被截杀的,那么说明已经通知到洪承畴了,洪承畴一定埋伏在这条路上。如果他们是在去程被杀的,那么洪承畴在不知有变的情况,此时应该按照昨晚的约定,带兵正往贡井赶。贡井离兰州城有七八十里地,在那与魔教交战,魔教大军应该一时半会赶不过来。虽然这样没了埋伏之利,不过七万多官军对阵一万五魔教兵,在秦书淮等高手都在的情况下,还是有可能的。

    秦书淮在兰州城四周派了上百马哨监视城内剩余魔教兵的动静,有些是明哨,有些是暗哨。明哨就是故意让魔教的人看见,告诉他们别耍花样。

    魔教自然不会再派兵去跟秦书淮。一方面他们相信一万五千精锐对付以甘肃兵为主的四万多明军已经足够了。另一方面,他们也相信若是再派大军出城,以秦书淮的精明是绝对能发现的,到时候他撕了人质,可就什么都白费了。

    出城之后,秦书淮命令部队加快行军。

    后头的魔教兵一看,也立即加快了速度。

    月下,两方士兵打着火把,组成了一条一眼望不到尽头的长龙。

    长龙快速行进。

    约莫大半个时辰后,队伍抵达金崖镇一带,吴烈催马上来找到秦书淮,说已经出城差不多三十里地了,该交割第二个人质了。

    秦书淮大手一挥,说道,“有三十里了吗?还差一些吧?吴旗主莫急,再往前走一段我就放人。”

    吴烈忙道,“秦帮主,此地已是金崖镇,确实已出城三十里了,你莫让我难做啊!”

    魔教自然想越快交接越好。这不光是大使徒与赵护法的安全问题,更是这一万五大军的安全问题。魔教得到的消息,是洪承畴已经到了固原。如果往东走得过远,他们怀疑洪承畴会带人来截杀,这么一来他们就危险了。

    所以,他们的底线就是只能往东走六十里地。那里离固原还有几百里地,就算秦书淮提早去通知洪承畴了,一来一回之间至少要耗时两三天,洪承畴绝不可能那么快就到的。只要洪承畴不来,他们就没什么好担心的。

    秦书淮故作恼怒地说道,“金崖镇里兰州城不过二十余里地,怎生在你们魔教那就变成三十里了?难不成你们魔教还打着另外的算盘?”

    吴烈连连摇头道,“秦帮主多心了,多心了!我教向来信守承诺,又怎么另有算盘?这金崖镇离兰州城约三十里地,这是公认的嘛!”

    秦书淮哪肯听他解释。反正当时又没有导航,金崖镇离兰州城到底多远,谁都拿不出个证据来,他当然要拖了。

    不但要拖,他还故作疑心地沉吟了一会,然后对孟威说道,“孟将军,你多带些马哨去前方瞧瞧,看看魔教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孟威心领神会,当即应道,“属下遵命!”

    说罢,立即带了上百骑兵飞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