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四百九十三章 势均力敌?
    时间很快就到了子夜时分。约定的半个时辰已经到了。

    这次,魔教的余竹、几位使者以及金纲、陈厚、吴烈等人都来了。此外,魔教的大军又一次围了上来,做出要攻城的架势这自然是想向明军施加压力。

    秦书淮带着一众高手再次登上了城头。

    孟威首先问道,“怎么样,你们商量好了没有?”

    这次,金纲让吴烈来说。因为吴烈和秦书淮一起打过北丐和漕帮,也打过鞑子,交情不浅。

    吴烈走到城墙下,冲秦书淮抱拳道,“秦帮主,可还认得在下?”

    秦书淮朗声笑道,“原来是吴旗主。当日一别,转眼已是数月,吴旗主可好?你身上的伤如何了?”

    横岭一战,吴烈带领烈火旗的弟兄,与秦书淮一起拼死杀出重围,身负重伤。

    吴烈客客气气地答道,“蒙秦帮主惦记,在下身上的伤已经好利索了。秦帮主,在下时常想起你我昔日并肩作战,同生共死之谊。当日营救逐一与不二散人一战,若不是你仗义相救,吴某这条命怕是没了,这份恩情在下铭记至今,从不敢相忘。”

    当时秦书淮用了系统的药物,才救下了吴烈,所以吴烈有此一谢。

    秦书淮道,“吴旗主不必言谢。昔日你与烈火旗的弟兄,战北丐、打鞑子,乃是为千万万百姓同胞而战,都是铁骨铮铮的好汉子,秦某自当竭尽所能,莫说用药救你,便是豁出命去秦某亦不推辞。”

    吴烈正色道,“秦帮主大义,吴某佩服。今日吴某前来,便是与你商讨归还我帮赵护法及两位使徒事宜的。秦帮主,念在昔日情分,可否与吴某议个合理的方案,好方便吴某回去交差?”

    秦书淮毫不迟疑地回道,“吴旗主,今日你我兵戎相见,皆是因贵教不悯苍生,执意起兵践踏河山,致百姓于水火而不顾,秦某与你虽有旧情,却在苍生大义面前,不得不与你割袍断义了!吴旗主莫怪!”

    吴烈皱了皱眉,又道,“秦帮主,就不能商量个折中的法子么?只要你放赵护法及两位使徒回来,我教可以大开城门,送你们安全出城!你放心,我教上至教主,下至教徒,向来说一不二,信守承诺!”

    吴烈见秦书淮始终不肯先开价,就只好把魔教的价码先开出来了。那就是放内城四五万明军走,从而换回这三人。

    可以说,秦书淮最根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不过,他想要的还不止这些。

    沉吟了下,他说道,“吴旗主,这么说这兰州城你们要定了?”

    吴烈斩钉截铁地说道,“兰州城是我教教主严令必取之地,我等不敢违抗教主法令,无论付出多少代价都必须拿下此城,这点还望秦帮主谅解。”

    言下之意是,即便这三人被杀,他们也要拿下兰州城。

    秦书淮本来就是打算送出兰州城的。死守兰州,就一定要洪承畴和武林联军来救,到时他们攻外城之际,魔教要是再调来大军来决战,那官军就凶多吉少了。

    顿了顿,他说道,“好,这个提议可以考虑。不过,本侯还是希望你们先行退出兰州城,待我们的人撤出之后,你们再来。你也知道,即便本侯相信你们,本侯手下的将士们也不会相信你们的。若是交了人你们又出尔反尔,那本侯岂不是成了傻子了?”

    吴烈一看有戏,急忙说道,“秦帮主且放心,吴某以性命担保,我们必定说到做到!要不然,秦帮主扣吴某做人质亦可。若是我军言而无信,你杀了吴某便是。”

    秦书淮摇头道,“吴旗主这话就不讲道理了。本侯现在手上有三个人质,你让我换成一个,这就是你们的诚意?”

    吴烈道,“可是让我军先撤,我军也有担心你们出尔反尔之忧,这又如何说呢?”

    秦书淮故作凝重地思考了一会,说道,“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像个折中的法子。我们的大军出城以后,本侯先放一个。待等到三十里外,本侯再放一个。再过三十里,本侯再放最后一个,如何?”

    这时,余竹上前说道,“秦帮主,若按你的方法,我们只能确保收到一个人质。待你出城二十里,我们又追你不上,到时你若不肯放人,不还是一样吗?”

    “呵呵,那本侯可就没办法了!总不见得要让你们的人跟着我军到二十里外吧?那你们接过人质,岂不是要反戈一击?”

    “秦帮主放心,我教素有言出必行的教规,绝不会出尔反尔的。”

    秦书淮大声道,“你问问我的将士们信不信?”

    城内立即响起了一阵怒吼,“不信!不信!”

    双方的谈判又陷入了僵局。这是可以预料的结果。双方谁都不信谁,都怕自己的筹码一跑就着了对方的道,自然谈不拢。

    秦书淮等了一会,见对方还没有什么回应,便骤然翻脸,沉声道,“看样子是谈不拢了!既然谈不拢,本侯就先杀了他们,然后等你们来攻!”

    随后,扭头对众将士说道,“来人呐!擂鼓鸣炮,本侯要杀此三人祭旗!”

    身后一众将士顿时大声应道,“遵令!”

    余竹相信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秦书淮,真能杀了这三人,于是忙道,“秦帮主且慢!在下有一策,可让大家都安心。”

    “哦?说说看!”

    “秦帮主带兵出城之后,本教派两万人跟随贵军出城。这两万人并非要与秦帮主为难,而是去接应赵长老与两位使徒的。贵军有四五万,而我教只派两万,大家势均力敌,秦帮主这下应该不用担心了吧?”

    秦书淮的嘴角浮起了一丝莫名的笑意。

    这个余竹,总算是悟到老子的意思了。说了这么多,老子就等着你说这句话!

    双方带着势均力敌的兵到外边,然后交割人质,这样大家都有保障。在双方谁都不信谁的情况下,自然就只有这个办法了。

    不过,两万魔教兵可还是有点多啊,到时候可不好弄。

    魔教兵在野外对战官军,两万至少能打五六万,这是在没有五行旗的情况下。要是五行旗全部都去,那打十万官军估计都没问题!

    想到这里,他说道,“你这个法子倒还有些诚意,不过,两万太多了!你们最多只能带一万五!而且,你们的五行旗一个都不能带。这样大家才势均力敌!”

    余竹听罢,不屑地一笑,心道就凭你那四万多的甘肃兵,便是我教只用一万五的精锐,也照样灭了你!

    于是说道,“那好,为了让秦帮主放心,一万五就一万五!”

    秦书淮又道,“痛快,那就这么定了!不过,我要敬告各位,回头本侯若是发现你们耍花招,可就立马杀人质了,勿谓言之不预也!”

    余竹淡淡一笑,“秦帮主多虑了,且放宽心吧。”

    一万五的魔教精锐,或许面对三倍于他们的官军,并不落下风。

    但是秦书淮的脸上,还是闪过一丝阴险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