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四百九十章 兽血沸腾
    城墙上,魔教兵一个又一个倒下,顿时锐气大挫。明军士兵一看侯爷发飙了,无不士气大振,怒吼着席卷回来。

    秦书淮如入无人之境般的肆虐,给了他们巨大的信心和勇气,在残存的关宁军、大同军等精锐之师的带领下、鼓动下,一波又一波的明军士兵冲上了城墙,与魔教殊死战斗。

    魔教之中,剩余的几位使徒是知道大使徒和五使徒刚才追了秦书淮去的,现在猛然发现秦书淮已经回来了,而大使徒与五使徒竟然没回来,不由百思不得其解。

    他们两个去做什么了?为何撇下这小子走了?

    他们打死也想不通。大使徒什么修为?光他一人就足以拿下这小子了,况且还有五使徒在,要有人告诉他们短短一会儿的功夫,这两人就已经被秦书淮生擒了,他们说什么都不会信的。

    但是两名使徒没回来是事实,秦书淮在城头肆虐也是事实,见此情况,他们只好先放下心中的困惑,赶来阻拦秦书淮。

    先越到秦书淮跟前的是逐一。

    秦书淮见了逐一,淡淡一笑,说道,“逐一,我们又见面了。”

    逐一不咸不淡地说道,“秦帮主,莫要留手,咱们手底下见真章吧。”

    “逐一,你打不过我的。念在往日情分,你先去找个帮手吧!”

    “秦帮主向来就是这么小瞧人的么?”

    说罢,逐一飞速甩出寒铁飞爪冲秦书淮抓来,秦书淮稍稍侧身,避过这爪,随后一剑冲逐一的脖子抹去。

    两军交战,各为其主,即便当日逐一曾与他并肩作战,有生死之谊,在此时两人也都不会给对手留半分情面。

    因为,这是战争!

    对逐一仁慈,便是对无数拼死作战的明军士兵残忍!

    逐一见秦书淮的倚天剑蜂鸣而来,心中一惊,却不敢拿飞爪格挡,只得猛地暴起,跃至空中之后再一爪向秦书淮头顶抓去!秦书淮不避不让,一剑砍向铁爪,“当”地一声将铁爪砍成了两半。

    此时,魔教六使徒也赶来增援,与逐一一起围攻秦书淮。

    而他们两人围攻秦书淮之后,智仁他们的压力顿时大减,展开了凶猛的还击。一时间,余竹、楚韵等魔教高手都疲于防守,很难再组织像样的还击。

    攻守之势彻底异也!魔教的优势荡然无存!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每一秒都有人倒下,或是明军士兵,或是魔教士兵,或是双方都有。

    小小的城墙成了绞肉机,残肢断骸随处可见,喷射的鲜血沿着城墙淅沥下来,格外恐怖。城墙的通道上,不仅填满了尸体,而且积起了鲜血,如同一条小溪。

    坐镇巡抚衙门指挥的曹文诏,此时坐如针毡。

    因为魔教高手众多,秦书淮怕他被刺杀,所以严令他不得出巡抚衙门。

    开战之后,北门那边每过半刻钟就派一人来汇报战况,几乎每次都是告急的!

    他再也坐不住了,拿起桌上的佩剑,不顾亲兵的阻拦,执意要去北门亲自指挥。

    就在这时,北门那边派人来报。

    那人气喘吁吁地跑到他跟前,嘶哑地喊道,“报禀报将军,北门、北门……”

    曹文诏急的大吼,“怎么了?北门是不是失守了?!”

    那人拼命摇头,“不、不!北门的城墙,被我军夺回来了!”

    曹文诏顿时瞪大了眼睛,又惊又喜道,“夺回来了?怎么夺回来的?是不是洪承畴的大军到了?”

    “不是,是、是秦侯爷一人拿下了魔教三个高手,然后他回到城头,杀得魔教溃不成军!侯爷、侯爷真他妈是神人哪!”

    那个小兵激动之下,骂人的话都出来了。不过这话可不算对侯爷不敬,一群没文化的老丘八,恰恰是只能用这种方式表达自己的惊喜与敬仰之情了。

    曹文诏先是不可思议地一愣,然后一拍大腿,畅然大笑,“哈哈,侯爷威武,侯爷威武啊!昔有吕布、子龙万夫不当之勇,今有侯爷力挽狂澜之悍,如此神将护我大明,我大明何愁不兴!哈哈哈,快哉快哉!”

    ……

    北门城头,魔教兵基本被肃清。然而左护法和大使徒没有下令撤兵,城下的魔教兵还在不断进攻。

    由于魔教的一众高手都已自顾不暇,根本无力再扰乱城头,所以城头的明军开始了疯狂而有序的还击。

    秦书淮下令,不必保留弹药与弩箭,只管可劲造!城头明军士兵就放开了手打,炮弹、鸟铳弹丸、霹雳雷、火油、沥青、弩箭像不要钱似的向下倾泻,魔教兵不聚到城下还死得慢些,一聚到城下还没等他们开始爬云梯,就成片成片地死去!

    官军打疯了!甘肃兵经历过一场生死的洗礼,此时已经比刚开始沉稳多了,而且在高昂的士气下,恐惧也离他们远去。以前他们一看到魔教兵在城下聚集就头皮发麻,现在巴不得他们都聚在城下。为啥?因为一堆魔教兵在一起,就可以砸一堆霹雳雷下去,或者砸几十个火油坛子下去,再点燃,轰地一下,那叫一个爽啊!

    悍将强兵,就是在一次又一次的战争中成长起来的!

    城下,视野所及之处,到处都是魔教兵的尸体,密密麻麻,层层叠叠,血腥味和焦味直冲城头,却更激发了城头守军的血性,或者更贴切地说,是兽性!

    兽血沸腾!人类最原始的激情,在这一刻迸发了!

    魔教一众高手越打越吃力,原本他们猜测大使徒和左护法他们去巡抚衙门刺杀明军指挥官了,但是左等右等都不见他们回来,渐渐地也感到了不对!

    秦书淮面对逐一与六使徒,堪堪打了个平手。

    而汪大童对阵余竹,却是渐渐占了上风。余竹见势不妙,当机立断越下城墙,回到了己方阵营若是再拖一时半刻,他必然下不去了。

    汪大童腾出手来,立即去帮智仁对付楚韵,楚韵猝不及防,正要跟着撤下,却被智仁拦住了去路。楚韵不得不背水一战,玉指飞拨琴弦,引得周遭空气剧烈的震动,十几米开外的明军士兵无不捂耳狂叫,随后七窍流血而死!

    然而汪大童和智仁的内力修为高深莫测,两人虽也被这琴声震得心烦遇乱,真气波动,又耳膜生疼,却是硬扛了下来,一前一后顶着强烈的音波,朝楚韵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