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四百八十七章 咱侯爷会那么下三滥吗?
    于是他立即长啸一声,“老五、老六,跟我来!”

    随即第一个拔地而起,跳出站圈,待他落地之时,正落于一个城头校尉的跟前,就势手起刀落,那名校尉的脑袋就飞了起来。

    七使徒中的五使徒、六使徒听罢,也跟着越出站圈,冲入明军阵中大肆屠杀起来。

    孙白的左手滴滴答答地滴着血,此刻他双目血红,怒发冲冠,冲孟威等人喊道,“几位好朋友,他们四人咱们也四人,现在公平了,用点力劈了他们吧!”

    孟威大笑,“好!大伙儿一人一个,看看谁先得手!”

    上水师太应和常吾机同时应道,“好极!”

    四人都拿出了看家本领。

    上水师太深得峨眉真传,名震武林的“八叶五花”剑法已经练得如火纯青。所谓“八叶五花”剑,听名字就知道它是一套极致复杂的剑法,若是修为寻常之人,便是练个十年八年也练不出名堂来。只有悟性极高的人,才能在一连串繁琐的剑招当中,领悟出“剑出八方,终归五花”的奥义。而一旦领悟此中奥义,其出剑便随心所欲,如天女散花,虚虚实实无穷尽,而当剑尖离敌人极近时,可立即化虚为实,幻化出五种极为凌厉的杀招,每一招都可直取对方性命。

    叮叮当当,上水师太的清泉剑如梨花暴雨般朝一名使徒攻去,那名使徒后退几步,忽然与另外一名使徒背靠背贴在了一起。

    上水师太不以为意,继续施展剑法,猛攻其上、中两路。却在一剑看似得手之际,那两名使徒忽然像连体婴儿一般逆时针侧转了九十度,使上水本来刺向对方脖子的剑,一下子刺到了这两名使徒的两颗头颅中间的空隙处。

    上水师太一愣,不过马上反应过来,手腕一转剑刃便横向朝其中一人的脖子砍去。却刚刚发力,忽觉一道寒光朝自己持剑的手腕袭来,顿时一惊,慌忙放开了手中的剑,把手缩了回来。

    唰,一道白光几乎贴着她的指尖划过,若是刚才晚上一息,她的一手必然不保。

    她的手保住了,然而剑却到了对方一名使徒手里。

    那名使徒不无讥讽地笑道,“传闻峨眉派上水师太用剑如神,却连手中的剑都保不住,呵呵,想必是浪得虚名了。”

    上水师太又羞又怒,喝道,“峨眉派可不止使剑!”

    随即猛地贴了上去,却是用了峨眉的兰花点穴手。

    四个使徒此时都已经聚在一起,背靠背而站了。显然,这是他们独特的战法之一,这种战法可以两个人、三个人、四个人直到七个人任意组合,组合之后其战力瞬间提升了一个档次!

    上水师太等四人尽管是江湖上成名已久的人物,然对上这四人,竟然仍处于下风!

    秦书淮这边,在与赵无痕打了一阵后,又开始了敌进我退,敌退我追的猥琐打法。

    赵无痕却是冷笑一声,他从出门时就决定今日要早些解决秦书淮,于是立即又施展出了他的绝学“玄冥鬼手”。

    心想,这次老夫倒要看看,还有谁能救你!

    他正要暴起杀去,却只见秦书淮猛地从怀里掏出了什么,随后如流星一般朝他飞去。

    暗器!

    赵无痕不屑一笑,随后冲飞来之物猛地拍出一爪!

    “嘭!”

    瓷瓶碎裂!

    黑暗中,肉眼不可见的细小粉尘顿时飘散开来。

    赵无痕定睛一看,见对方扔过来的不过是个小瓷瓶,而且瓷瓶之中什么也没有,不禁在心里纳闷了一下。

    不过很快他又恢复了常态,心道:这小子故弄玄虚,想是怕极了!

    随后,他又飞速暴起,一双铁手交错如织,排山倒海般地向秦书淮攻去。

    秦书淮哪敢硬接,立即施展踏雪无痕,拼了命地跑。

    赵无痕岂肯放过秦书淮,在“玄冥鬼手”爆发的时刻,他的速度也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并不比拥有踏雪无痕的秦书淮慢!

    一个跑,一个追!两个黑影在月下,在屋顶,飞速跳跃。

    底下的官军士兵都抬着头看他们,一个个叹为观止的表情。

    但是没过多久,其中一个慢了下来。

    赵无痕忽然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轻功似乎在慢慢地衰退,比平常慢了许多。

    于此同时,体内似乎有一种奇怪的东西,正迅速往奇经八脉扩散!

    凭经验,他一下子就推断出这是一种剧毒!

    他顿时又惊又惧!普通的毒刚一入体就会被他的护体真气所阻挡,但是此毒却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

    天底下竟有这等奇毒!

    他立即停住脚步,试图用真气阻止它的扩散,然而并没有丝毫用处!

    他感觉自己的内力运行开始受阻了,至少有三成的内力无法发挥出来。

    也就是说,他只有平常七成的内力了。

    这是致命的。要知道秦书淮的修为,并不比他差多少!

    话说秦书淮一看赵无痕慢了下来,就知道他已经中了十香软筋散。

    于是也不跑了,大大方方地杀了回去。

    两人再度交手,秦书淮用出少林达摩剑法,全力向赵无痕进攻。赵无痕失去了三成内力,自不是秦书淮对手,交手二十几招之后,秦书淮一剑刺穿了赵无痕的左肩,随后又一脚狠狠地踢在了他的胸口。

    赵无痕口喷鲜血,从空中陨落。

    底下的官兵向一群像守候已久的狼群一般,呼啦一下冲上来就要杀他。

    却听秦书淮大喊一声,“留活的!”

    赵无痕就这么被擒了!

    官军迅速将他五花大绑,而且还在他头上加了枷锁、脚上套了脚镣,那叫一个严实。

    赵无痕杀猪般地怒骂,“下三滥的小崽子,你下毒阴老夫!无耻,无耻至极!”

    秦书淮呵呵一笑,说道,“下毒?谁看见了?”

    周围的士兵立即答道,“没看见没看见,这老贼尽胡说八道。”

    “就是,侯爷神功盖世,对付你个老骨头还需要下毒?”

    “输了还不认,你们魔教的人才下三滥。”

    “咱侯爷什么身份?亏你个老东西说的出来!堂堂侯爷会用那种下三滥的手段吗?你不要脸,咱侯爷还要脸呢,是吧侯爷?”

    秦书淮的脸色有些不大好看了,尴尬地轻咳了几声后,对官兵说道,“别说这么多了。找个隐蔽的地方先把他藏起来,万一要是有人来救,直接弄死他。”

    “好嘞,侯爷您放心吧。咱打不过他,看住他总没问题!”一个老兵油子应了一声,然后带着一队兵把他拖到了一个屋子里。

    秦书淮看了看一两百米外的城墙处,见那里人头攒动一片大乱,于是又暴起冲了过去。

    一个赵无痕可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