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四百八十三章 只能突围
    孟威马上走过去接过文牒,转交给秦书淮。

    秦书淮看了下,只见文牒之上详细记录了赵五儿的相貌特征,以及入教前后的履历。每张牒书右下角,还盖着清晰的莲花印。这个莲花印就是秦书淮给花沉的那个,所以非常熟悉,一眼就能看出真假。

    看来花沉为了能让秦书淮认出白莲教各分舵的高层,没少做工作。

    秦书淮对照文牒上的描述,仔细地看了看赵五儿,很快就不再怀疑了赵五儿的五官太有“特色”了,一般人想冒充还真冒充不了。

    于是说道,“赵舵主起来吧。你找本座所谓何事?”

    赵五儿便说道,“启禀教主,属下于数日前探得张献忠的军师罗汝才与高迎祥手下大将李自成进了西宁城。属下认为,这可能是张献忠与高迎祥要投靠魔教的信号,所以紧急前来通知王抚台,好让他有所防范。另外,属下于昨夜出城之际,恰巧看到魔教七使徒出了西宁城,往兰州方向而来。据说七使徒个个武功高强,请教主早作堤防。”

    秦书淮听罢,面上波澜不惊,心底却打起了鼓!

    本来还只是设想高迎祥“可能”会联合魔教,没想到这么快就证实了。而且连远在山西的张献忠都带上了。这三股势力要是联合行动,就特么难搞了。

    还有,那魔教七使徒是什么鬼?自己怎么没听说魔教还有这个配置?

    这时,汪大童说道,“魔教的七使徒也来了?这倒是有些不好办了。”

    上水师太也点头道,“魔教七使徒号称魔教教主的七个分身,这些年虽从未在江湖露面,不过想来武功是不会差的。若是魔教在攻城之际再用上他们,怕是不太妙。”

    听他们的话,貌似这七使徒也是狠角色。

    秦书淮想了想,说道,“如今魔教联合高迎祥、张献忠,很可能想跟咱们打场大仗,以决定三边的归属权。因此,兰州一城的得失已经不重要,我们要从整个三边的大局去考虑。”

    曹文诏点头道,“侯爷说的是,末将亦以为如此。”

    秦书淮继续说道,“依本侯看,高、张二人现在还不能马上把部队拉过来和魔教合兵一处。高迎祥在陕南有自己的城池,这些城池他经营已久,他又怎么舍得放弃?而张献忠更不必说,他远在山西,要想突破官军的层层设防跑到甘肃来也不太可能。所以,如果魔教想跟我们决战,张献忠最多只能在山西闹点动静,拖延下官军。而高迎祥也不会把全部兵马拉到甘肃来,要知道他一旦这么做,就得放弃自己所有的城池,以后他就只能跟着魔教混了,以他的野心,肯定不会甘心的。”

    曹文诏立即说道,“没错,说白了这三股人马各有算盘,谁都志在天下,所谓的联盟并不牢靠。”

    秦书淮点头道,“正是如此。张、高二人真的是心甘情愿和魔教结盟么?必然不是。他们巴不得官军和魔教打得两败俱伤,然后坐收渔翁之利了。所以,一个很明显的逻辑是,现在他们认为官军比魔教强大,所以他们要帮魔教。而一旦他们认为魔教过于强大,他们不但不会帮魔教,而且可能会帮官军打魔教。当然了,他们当前的主要任务是壮大自己的势力,就算是打魔教,也只是小规模的袭扰,俗称下绊子,是断不会拿主力去打魔教的。”

    秦书淮对高迎祥和张献忠太了解了。这种了解并不是因为看过史书对他们性格的描述,而是从他们日后的所作所为去推理的,这远比直接看史官描述要来的靠谱。

    这两人一个要做三十六营总盟主,一个刚占据四川就要称王,都是志在天下的主,怎么可能去给魔教当小弟?

    他的分析有理有据,众人听罢纷纷点头。

    曹文诏说道,“那么侯爷的意思是?”

    秦书淮轻笑道,“既然咱们不愿意看到高迎祥、李自成联手魔教,那么就让魔教看上去更强一点就是了。本侯亲临兰州城,然而兰州城还是丢了,官军蜷缩于甘肃东部一隅,魔教迅速占据了甘肃大部,这样魔教看上去是不是很强了?”

    此话一出,众人皆惊。

    王具伦赶忙说道,“这么说,侯爷是要放弃兰州城吗?”

    秦书淮点头道,“没错,守兰州内城已经没有意义了。而且魔教有七万大军盘踞在外城,即便有十余万大军来援,本侯看一时半会拿不下。一旦战事陷入胶着,到时魔教的另外四万大军势必来援,这就险之又险了。”

    他说的是实话。

    魔教七万大军占据了兰州外城,只需用三万人就能看住内城的明军,另外四万人就可以守城。兰州外城比内城更坚固,凭洪承畴的那三万人,以及从来没攻过城的十一万武林联军要想攻下来,极难!需知在守城时,魔教的五行旗可有的是大杀器。

    另外,魔教剩余的四万大军现在究竟部署在哪并不清楚,唯一清楚的是就在不远处。一旦争夺兰州城的战斗陷入胶着,官军没有援兵,而魔教还有四万精锐,到时候能不危险?

    所以从这个角度看,官军最稳妥的战略也是突围。

    当然,要突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但是秦书淮要冒险试一试。

    王具伦冷汗涔涔,这要是连兰州都丢了,回头甘肃大部再沦陷,他这个甘肃巡抚就干到头了。没准到时候被朝廷问斩都有可能。

    “这、这个……侯爷,此事事关重大,是否再商量商量?咱们毕竟还有十几万大军正在赶来的路上呢。况且,就算要放弃兰州城,咱们现在也出不去不是么?”

    内城就像个四方笼子,被魔教围得密不透风,官军要想突围几乎不可能。

    秦书淮冲王具伦微微一笑,说道,“王抚台不必着急,本侯自有突围的办法。另外,便是兰州丢了,本侯也会上奏皇上,向他禀明这是曲线救国的战术,皇上深明大义,必然不能降罪于你的。”

    听到秦书淮用了“必然”两个字,王具伦就一下子放下心来了。谁不知道现今秦侯爷的话,就是皇上的意思?既然他说没事,那就肯定没事了。

    王具伦连忙对秦书淮作了一揖,说道,“下官听凭侯爷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