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四百八十二章 七使徒与“奇”女子
    魔教之中,除了左右护法、三音、五散人,自然还有其他高手,比如七使徒就是。七使徒是教主燕无月的贴身使者,个个武艺高强,在教中的地位仅次于左右护法与三音,只是长期呆在燕无月身边,故而江湖少有人知。

    有七使徒的加入,赵无痕就不怕内城里头的高手了。

    不一会儿,七个身穿黑袍,头戴黑巾的男子依次走了进来。在场的人纷纷起身与他们打招呼。

    “见过使徒。”

    七人微微颔首,随后领头一白眉细眼者冲赵无痕弯了弯腰,算是行礼。

    “七使徒见过赵护法。”

    赵无痕立即说道,“七位使徒辛苦了,请坐。”

    言语之中无比客气,这种待遇却是连魔教三音都没有的。

    七人齐齐坐下,却至始至终没有和余竹、楚韵打招呼,甚至连看都没看他们一眼。

    按地位,他们在三音之下。不过他们是教主最亲近的人,所以向来不把三音放在眼里。

    余竹和楚韵都是淡淡一笑,不以为意。

    坐定后,白眉细眼者又道,“赵护法,教主对兰州战事很是关心,特命我等前来看看。”

    这位白眉细眼者便是七使徒中的大使徒。成为魔教七使徒之后,他们原本的名字就废弃了,每个人就按照排位,分别叫大使徒、二使徒、三使徒……一直到七使徒,以表示原先的他们已经死了,现在的他们甘愿把一切都奉献给魔教,包括名字。

    赵无痕叹了口气,说道,“不瞒七位使徒,我军本可今夜攻下内城,却不料那秦书淮带着一众高手半路杀出,彻底打乱了我们的计划。此役我们不仅没能攻下兰州内城,还折损了黄衫、独眼两位散人。本护法指挥失当,难辞其咎,回头定当向教主当面请罪。”

    大使徒的双目猛地一睁,凝声道,“黄衫和独眼死了?”

    赵无痕沉重地点了点头,“黄衫是被峨眉派掌门上水杀的,独眼是被秦书淮杀的。”

    大使徒沉吟了下,冷哼道,“秦书淮?就是当初与我教合作共抗鞑子,前些天号称做了武林盟主的那个?”

    “正是。”

    “江湖传言此人年方十七,他真有这么厉害?”

    赵无痕苦笑,“本护法与他交过手,其修为确属恐怖。”

    “输赢如何?”大使徒冷冷地问道,言语之中颇有些居高临下的味道,丝毫没拿赵无痕当左护法来看。

    不过赵无痕也不计较,七使徒向来游离于魔教正常的体系之外,严格来说他们只听教主号令,其他人他们谁都不看在眼里。

    赵无痕实话实说道,“未分胜负。”

    大使徒的脸上微微闪过一丝异色,显然年仅十七岁的少年能与赵无痕打得不分胜负,这种事在他看来也有点不可思议。

    不过随即他的脸色又恢复了正常,平静地说道,“乱世出妖人,想不到明廷之中竟还有这等奇人,看来得尽快除掉才是。”

    赵无痕点头道,“大使徒说的是。不过这次他带来了不少高手,光昨夜咱们见到的,就有丐帮的帮主汪大童、峨眉的掌门上水、崆峒派的崆峒二圣、武当的二长老常吾机以及一位叫孟威的前大汉将军。对了,还有一个叫智仁的少林弟子,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从前没听说少林有这号人物,武功却是厉害地紧。这么多高手聚在一起,咱们要想杀秦书淮也是有些难办。”

    大使徒冷哼道,“这是要用整个武林来对抗我教么?不知死活。你们何时再战,到时我们七人助你一阵便是了。杀了秦书淮,我们再回去。”

    赵无痕的眉头终于完全舒展开了,说了这么多,他等的就是这句话。

    当即说道,“如此甚好。若七位使徒出手,除掉那秦书淮就万无一失了。”

    兰州内城,巡抚衙门。

    已经丑时了,秦书淮与众将依旧在商量对策。

    这时,门外有人来报。

    “启禀侯爷、王抚台,有一奇女子偷偷翻入内城,要见王抚台,说她是秦侯爷在西宁卫布的眼线。”

    王具伦一脸懵逼地看向秦书淮,嘴里还喃喃自语,“奇女子?”

    女子便是女子,这顽劣小厮,何以擅自加个“奇”字?

    秦书淮心想,大概是西宁卫那边的白莲教人了,她深夜来访,想必是有要事。

    于是说道,“让他进来。”

    “是,侯爷!”

    过了一会,一个身穿白衣、皮肤黝黑、龅牙塌鼻、一脸麻子,相貌丑的出奇的年轻女子走了进来。

    王具伦看完心想,哦……果真是个奇女子。

    其他人也都一副“明白了”的样子。

    “奇”女子进屋后,大大咧咧地问道,“哪位是甘肃巡抚王老爷?”

    王具伦很谦逊的起来,对着“奇女子”拱拱手,说道,“本官便是。不知姑娘如何称呼啊?”

    奇女子道,“我叫赵五儿,是秦侯爷在西宁布的眼线,我来告诉你们一个重要的情报。”

    王具伦连忙看向秦书淮,说道,“这个……侯爷,您看?”

    意思是让秦书淮辨辨真假。

    秦书淮一脸懵逼,这姑娘虽然长相惊奇,但是自己又没去过西宁卫,怎么会认识她?

    赵五儿一听王具伦称秦书淮为“侯爷”,当即细细打量了下他。

    少年锦衣,气宇轩昂,莫非他就是教主?

    不由问道,“你就是秦侯爷?”

    秦书淮淡淡一笑,“正是。”

    赵五儿当即下跪拜道,“属下白莲教西宁分舵舵主赵五儿拜见教主!”

    秦书淮点了点头,“你就是西宁分舵的赵舵主?”

    他与白莲教关系匪浅,这点从崇祯到在场的将领都知道,曹文诏等人甚至还知道他就是白莲教的教主,所以秦书淮此时也不做任何掩饰。

    不过此事武林中人却少有人知,汪大童等人一听他居然是行事诡异的白莲教的教主,不禁又惊又奇。

    惊奇过后,又纷纷心想,这个秦盟主到底还有多少事情是我们不知道的?

    赵五儿明白秦书淮的意思,当即从怀中拿出一封书信,双手呈于头顶,并说道,“这是属下身份文牒,请教主过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