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四百八十章 侯爷威武
    攻下内城已变得十分渺茫,这让赵无痕决定孤注一掷。

    他忽然冷笑一声,接着身影如流星般悄无声息地划过夜空,转瞬间晃至秦书淮跟前。

    铁手闪烁,交替成织,上下左右纷飞如雪,道道寒影延绵魅现,空气中散发出一股阴凉透骨的气息。

    一双铁手的进攻速度之快,以秦书淮的修为竟看不出路径,仿佛幻化出一张冰冷凌厉的寒影之网,朝秦书淮罩去。

    虚中唯一实,实中藏万虚,何处是虚,何处是实?神鬼不可辨!

    这才是赵无痕的真正恐怖之处。

    “玄冥鬼手!”

    这是极耗内力的招式,便是他用这招杀了秦书淮,也决计无力再抗其他高手。赵无痕是因为眼见攻下内城无望,才孤注一掷,想在撤走之前先杀了秦书淮!

    这个大明之妖,对本教的威胁太大了!他若不死,本教一统天下的大业怕是永无实现之日!

    秦书淮大惊,立即暴起向后一跃,同时倚天剑飞速舞动,近乎以本能的方式阻挡赵无痕的铁手。

    叮叮当当!铁手与倚天剑激烈对磕,夜空中火花纷飞,似绚丽至极的烟火!

    然赵无痕越逼越近,磅礴的寒气压得秦书淮喘不过气来!

    秦书淮因为是面对赵无痕,身体呈向后跃姿态,其速度自然不及正面跃进的赵无痕。然而此时他想转身已属不可能,因为一旦转身固然可以加快逃跑的速度,但在转身那一瞬间,他的后背就会暴露给赵无痕,结果必然是个死!

    他已经很久没遇到如此大的危机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空中又飘来一人。

    武当二长老常吾机悄无声息地飞身而至,赶来增援秦书淮。

    常吾机不但是武当辈分极高的长老,更是当世罕见的剑术大家,其九宫八卦剑、太乙玄门剑更是威震武林。

    他到来之后,立即施展出九宫八卦剑,此剑法看似漫不经心,却暗合九宫八卦之原理,剑式之中将人体以八卦分方位,乾、坤、巽、兑、艮、震、离、坎,每一剑招暗含八八六十四种变卦,而每一种变卦之中又隐含九宫之象,所谓横看成岭侧成峰,峰是岭来岭是峰,看起来招招相似,却招招不同,之中极其细微的变化,若是防守之人不加留意,便免不得中招。例如同是横劈,常吾机可连出十数剑,但是每剑除了起式不同,后半段各不相同,意味着防守之人不可凭经验、本能及条件反射来判断,而需时时刻刻盯着来剑方能破解。

    此时若是寻常之人来帮忙,自无法打断赵无痕的“玄冥铁手”,然常吾机出手,当然绝非凡夫俗子能比。

    赵无痕顿时由攻势变成了守势,心中恨恨道,此人的深得武当剑法真传,是当世罕见的剑术大家,他又来插一手,再打下去怕是讨不得好!

    瞥了眼城墙之上,本教中人已经所剩无几了。

    他悲愤难当,却只能暴吼一声,“秦书淮,改日老夫定取你首级!”

    说罢,纵身一跃,迅速朝城头飞去。

    跃至城头后,他又大吼一声,“众弟子听令,停止进攻,收兵!”

    他的这声大吼令人振聋发聩,城上城下的魔教兵全部都听到了。

    城墙下的魔教弟子纷纷开始后撤。

    城墙上,与智仁打得难分难解的余竹说道,“大和尚,咱们要下回再打了。你这打穴法,不过尔尔!”

    说罢,立即越下城墙,回到魔教阵中。

    智仁不服气地冲他喊道,“你的打穴法才不过尔尔!老子还没用全力呢!”说完,忽然意识到自己说了粗语,忙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楚韵这边也收了手,二话不说越下城墙,翩然而去。跟她一起围攻汪大童的一名小成境好手此时已经身负几处重伤,想跟着跳下去,却被汪大童一棒子扫倒,做了俘虏。

    汪大童颇为遗憾地看着楚韵,心想可许久没碰上这等好手了,要是能再打个一两刻钟,定然能分出胜负。

    城墙上剩余的魔教兵,不管修为高低,一律跳下城头。有的当场摔死,有的当场摔残,也有安然无恙。那些重伤的魔教兵,也纷纷哀求同袍撤之前将他们扔下城去,表示不愿当俘虏。

    这是极为惨烈的一幕。

    最后,官军只抢下了五六个重伤的魔教俘虏。

    方才还杀声震天的内城,一下子安静下来了。

    城头上,不少官军士兵依然疯狂地冲撤去的魔教兵怒吼着、叫骂着,而更多的士兵则是一屁股瘫坐在地上。鲜血,仍在他们的盔甲上肆意流淌,分不清是自己的,还是对手的。

    比鲜血流淌得更肆意的,是泪水。

    劫后余生,我们还活着!比起那些刚刚战死的兄弟,我们无疑是幸运的!

    一切恍然如梦!一场噩梦!仅仅半个时辰前,魔教还以排山倒海之势即将攻下内城,然半个时辰后,魔教却只能丢下一堆尸体仓皇退去。

    很多官兵将视线投到了那个锦衣少年身上。

    还好,他来了!

    还好,大明有秦少保在!

    他在,咱们就不会输!

    他在,谁都别想让咱们输!

    曹文诏快步走到秦书淮,噗通一声单膝下跪,噙着眼泪道,“末将曹文诏,恭迎秦少保!”

    孟威在一旁提醒道,“曹将军,现在应该叫侯爷了。”

    曹文诏一怔,赶忙改口道,“末将失礼,末将恭迎侯爷!多谢侯爷及时赶到,助弟兄们击退魔贼!”

    秦书淮淡淡一笑,说道,“叫什么都成,曹将军无需多礼,赶紧起来吧。”

    曹文诏起了来,但附近的官军却不淡定了。

    秦少保晋升侯爷了?他早该晋升侯爷了!他这等人物,便是封王拜相也是应当的!

    有人大声喝彩起来,“恭喜侯爷,贺喜侯爷!侯爷威武!”

    很快,欢呼声连成了一片!

    “侯爷威武!侯爷威武!侯爷威武!”

    并没有丝毫拍马屁的情绪,所有人都是发自内心的呼喊!

    当日秦书淮莫名其妙地在三边被召回京城,加上东林党暗地里刻意散布谣言抹黑他,三边军中早有传言,说秦书淮功高盖主,招来皇上的猜疑,皇上已经准备对他下手了。

    当时不少人还为秦书淮愤愤不平,但是现在听到他晋升为侯爷,就表明皇上不但没有猜疑他,还会继续重用他!

    这是大明之幸,也是他们这些士兵之幸!

    这不,要不是秦侯爷,估计现在内城早已被攻破了吧?咱们这些人还能不能站着说话还不一定呢!

    听着满城士兵震天的欢呼,智仁、汪大童等人也是大为感慨武林和朝廷通吃,这秦书淮怕是古往今来第一人了吧?手握如此权柄,天下风云就在他股掌之中,是福是祸,全在他一念之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