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四百七十九章 猥琐又刺激
    两个魔教好手一看逐一身处险境,赶紧过来帮忙。不过孟威见状也大吼一声,拦住了其中一人。另一个魔教好手加入战团还不足几分钟时间,就被崆峒二圣砍飞了脑袋!

    约莫大战了一刻钟,逐一老儿自知不敌,忽然冷笑一声,继而身子一缩,整个人竟小了一圈。

    崆峒二圣中的孙白一看,当即对孙成大喊道,“二弟小心了,他要夺魄化影!”

    化音未落,却只见逐一老儿骤然化作一道清影,以雷霆万钧之势冲孙白轰然而去。

    以孙白的修为,竟避让不及!

    也不怪孙白无法避让,单论速度,逐一老儿这招“夺魄化影”,便是秦书淮用尽全力也没他快。

    “嘭、嘭、嘭!”

    逐一闪至孙白跟前之后,连出数掌,狠狠地拍在了孙白的身上。

    孙成当即口喷鲜血,如断线的风筝一般飘落城下。

    逐一击败孙白后,真气大为透支,体内气血翻腾,已是强弩之末!这招“夺魄化影”正是天精夺魄功的精华所在,如果逐一老儿能练至十层圆满,自不会出现真气透支之兆,只可能他苦练数十年,至今才练到六层而已!

    孙成大怒,当即跃起冲逐一脖子唰地看出一刀,一道寒影飞过,眼见逐一就要人头分离,却见一柄月牙铲飞了过来,“当”地一声替逐一挡住了这刀!

    逐一定睛一看,见是黄衫和尚赵不到跃到了自己跟前。

    孙白一刀未中,虽心有不甘却只得暂且抛下逐一,飞速跳下城墙,去救自己的亲弟弟城下可到处都是魔教兵!

    同一时刻,上水师太的长剑已经杀到赵不到的后背。

    她本与黄衫和尚对战中,却见黄衫和尚奋不顾身地去救逐一,不惜把后背留给自己,自然要顺水推舟,长剑一挺直刺过去。

    赵不到自去救逐一时就已经料到有此一劫,以上水师太的身手,他此刻已经来不及避让。以命换命,是他本来就打算好的。

    “噗呲!”

    上水师太的长剑瞬间没入了赵不到的后背。

    逐一的眼睛猛然一睁,接着以从未有过的声调尖声一吼,“老赵!”

    黄衫和尚回头微微一笑,用尽全身力气吐出三个字,“还你了!”

    七年前逐一替黄衫和尚挡过一剑,黄衫和尚曾戏言以后要还他一剑,现在他做到了。

    上水师太抽回长剑,随后朝逐一攻去!

    逐一真气未复原,只得越下城墙,逃入魔教阵中。上水师太看了眼城墙下,本不欲再追,却见孙白正背着孙成与一众魔教教徒大战,当即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

    孙白背着弟弟孙成,兄弟俩被魔教教徒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眼见陷入绝境,却惊见上水师太飘然而至,前来搭救。

    崆峒派向来与峨眉派不对付,孙白怎么也没想到上水师太能在此刻伸出援手,心中热流翻滚。

    千言万语只汇成短短几个字,“师太大恩,我兄弟二人永世不忘!”

    上水杀了几个魔教兵后,淡淡道,“既为联盟,便是生死与共的好朋友,何言谢字。”

    孙白大笑一声,“对极!”

    此时孟威也看到了城下的孙白等人,立即越将下来,骤然爆发狮吼功,将围在他们周遭的魔教徒击退。

    随后一手抓住孙白的胳膊,又向上水师太说道,“师太,搭把手!”

    上水心领神会,抓住孙白的另一胳膊,冲孟威说道,“起!”

    孙白背着孙成,在上水和孟威的帮助下,点了几下云梯,瞬间又上了城墙。

    上水说道,“孙长老,且带令弟进城疗伤吧,这里交给我们便是。”

    孙白点了点头,“在下去去就来!”

    说罢背着孙成越下城墙,进入内城。

    魔教五散人中的三人,现在已经死了两个,剩下的逐一也撤回阵中恢复真气去了。

    这么一来,城头的情况对魔教而言,越发不妙!

    官军增援的速度远远快于魔教,在孟威和上水师太的带领,奋勇厮杀,以两人换一人的勇气,在付出近四千人的代价后,终于把陆续涌上城头的两千多魔教兵杀得只剩下一百来人,基本控制了城墙!

    控制城墙后,曹文诏立即让人重新运送火油上去。同时,城头的佛郎机炮也可以开火了原本魔教认为肯定能拿下南门,所以没有毁掉那些佛郎机,想一会拿来炮轰内城。不过人算不如天算,秦书淮带着一众高手的到来,让他们的计划彻底落空了!

    火炮、弩箭、鸟铳再次奏响了三重奏,城下的魔教兵一片又一片地倒下,要想再冲上来几乎已经不可能了!

    兰州城作为朝廷经营已久的坚城,终于恢复了它本该有“易守难攻”!

    然而魔教的士兵并没有收到后退的讯号,所有他们只能继续猛攻!一波又一波的魔教徒前赴后继地冲上来,随后枪炮弩箭中死去!

    城头的数十个官军,在某个统一的时间点内,往魔教士兵集中的地方猛砸火油坛子。一时间七八十个坛子像雨点一样飞了下来,“噼里啪啦”的摔在地上,淡黄色的液体撒了一地。魔教兵一看不对,立即蜂拥后撤,却哪里及得上官军的下手快,只见一枚头部带火的箭矢悄然落地,随后轰地一声,大火爆燃!

    方圆数十米内的魔教士兵的身上,顿时燃起了熊熊大火!他们在地上痛苦地翻滚,哀嚎,然后以蜷曲的姿势死去!

    熊熊烈火,燃其残躯。生亦何苦,死亦何悲

    生死悲苦,却在此一瞬间化为乌有。

    无所谓谁正谁邪,谁对谁错,只为争这天下,应当被改造成谁理想中的天下!理想不同,便只能挣个高下,争个你死我活!

    内城屋顶上,秦书淮面对赵无痕仍处下风。从修为看,尽管秦书淮拥有数本极品功法加持,真实战力可敌中成境五等左右的顶尖高手。然而赵无痕无论是兵器、内力都丝毫不逊色于秦书淮,而且所学武功招式也飘忽诡异,强悍异常,比之秦书淮也弱不了多少。

    综合之下,秦书淮在他面前只能被动防守,却无还手之力。

    不过,赵无痕想杀他也没那么容易。秦书淮就像狗皮膏药一样紧紧的缠着他,让他杀不得又甩不掉。赵无痕一攻秦书淮就跑,他一回头秦书淮就追。

    打完就跑,跑完再追,真特么刺激。

    那叫一个猥琐。

    他的战术就是拖!拖住赵无痕,直到南门争夺战分出胜负为止!

    赵无痕眼见城头的本教士兵越来越少,不由暴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