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四百七十五章 少年锦衣长剑!
    明军在内城南门安排了三组好手,每组都由一名小成境、四名玄通境三等左右的武者组成。看到魔教高手纷纷越上城头,这些人立即杀了过去。

    三组高手一组对付赵无痕,一组对付楚韵,另一组对付余竹,至于其他魔教高手,只能暂时交给步兵和弩兵。与此同时,防守其他城门的几组明军好手也正在赶来。

    曹文诏的精心安排,却被魔教用实力打了脸。

    楚韵首先发难,手中魔琴发出缠绵悱恻的音符,围在她周身的几个好手,无不立即眼神涣散思绪缥缈。只有小成境的那人稍稍好些,一声大吼之后清醒许多,不过待他定睛一看,四个玄通境的好手已经被杀了三个!不禁又惊又惧,心道对方的修为,至少已经小成境圆满,甚至已到了中成境都有可能!更恐怖的是她手里的魔琴,琴弦一拨简直震魂慑魄,凡人不可近其身,不可避其音,比之刀、剑、枪、棍不知又要高明多少,当真是世间一等一的兵器,又是一等一的高手!

    然而这样的人物魔教竟有三人,唤为“三音”。“三音”之中哪一个放到江湖,都是惊天动地的存在!

    那小成境高手越想越是惊惧,只得抛开杂念,抱定必死的殉国之心,提起长刀冲楚韵劈去。他既然已达小成境,一手刀法自有过人之处,迅如疾风快如闪电,在空中划出一道银光,直奔楚韵脖子。然楚韵却只是倩影微移,便轻描淡写地避开了这刀,随后轻拨琴弦,伴着一个低沉的音符,悄然形成一把气刀,冲对方呼啸而去。那人当即低头闪过,气刀便穿透了他身后一个明军士兵的脖子,顿时一颗头颅飞起。

    那名小成境高手低头之后,顺势用长刀攻楚韵下路,楚韵轻轻跃起,居高临下又连拨三下琴弦,顿时又发出三把气刀。小成境武者不敢怠慢,慌忙侧身闪过,刚刚闪过那三把气刀,却见楚韵已经悄无声息地飘至他的跟前,随后一掌冲他的天灵盖拍下。

    “嘭”地一声脆响后,那名小成境高手顿时七窍流血,轰然倒下!在倒下之前,他最后一个念头是:原来这妖女的轻功,也是登峰造极的……

    楚韵轻松解决了围攻她的一个小成境和四个玄通境武者,随后开始了肆无忌惮地屠杀!

    而赵无痕和余竹也同样迅速地解决了围攻自己的高手,开始在城头肆虐!

    除他们之外,还有独眼散人、逐一老儿、黄衫和尚也在城头大开杀戒。在他们的联手下,城头的明军乱成了一锅粥,根本无力阻止大批魔教兵从云梯上爬上来。

    一刻钟后,在城墙上的魔教兵已经达到了五六百人。这五六百人的战斗力,早已超过城墙上的一千多明军!

    明军开始崩溃了!城墙上的甘肃兵至少有一半已经放弃了抵抗,一个个拼着命地想跑下城墙!即便曹文诏在墙阶下组织了行刑队,凡擅自下撤者杀无赦,但依然阻止不了这些人跑下来。

    有些人被魔教围在城墙上下不来,惊恐之下竟然直接从十五六米高城墙上跳了下去!

    曹文诏不能接受南门如此快的失守,因为如果现在失守,他甚至还来不及布置巷战。于是立即派出一千关宁军去增援城墙!关宁军抱着必死的决心杀了上去,为曹文诏布置巷战争取时间!

    城墙上的魔教兵已经越来越多,而且一个个都已经杀疯了!官军来得越多,他们就杀得越兴奋,仿佛上来的这些都是一道道大菜,任由他们饕餮!

    曹文诏双眼充血,浑身巨颤!

    他并不是恐惧,而是不甘心!极度的不甘心!

    作为三边三虎将之一,他自认自己的部署绝对没有错!兰州城这般坚固的城池,加上十一万大军的防守,按照自己的部署,他相信即便是鞑子兵也绝对不可能如此轻易地攻下来。

    然而魔教只花了三天,就已经快要攻下内城了!

    他不服!非战不利,只是因为对方的高手太过不讲理,太过惊世骇俗了!

    兰州城若有此高手,别说这么多,就是有一两个,也绝不至于败得如此窝囊

    然而现在想这些没有用了!南门被破已无悬念,那就只有与敌巷战了!

    今日我曹文诏便是死在兰州城,也要拉你魔教一万人垫背!

    城头之上,魔焰滔天。

    一千关宁军将士刚刚上去不到半刻钟,就只剩下了五百!然他们依旧战意高昂,死战不退。

    越强悍的对手,就越能激发魔教兵的斗志,或者说狂性!

    他们团团包围了这五百人,随后向收割韭菜一般挥起屠刀,在不屑地狂笑中收割着人头!

    关宁军的战力并不算太低,多少能够反抗一阵,不少魔教兵同样死在官军的刀下。然而,随着魔教几个高手杀入阵中,这几百关宁军顿时阵脚大乱,反击之势顿时消失殆尽,一下子就溃不成军了!

    这其中有几个关宁军老兵,是跟着秦书淮打过罗文峪的。

    亲眼见到魔教高手的厉害,有人仰天长啸:“若秦少保在,事必不至此!”

    此语一出,立即有人跟着大吼。

    “秦少保如在,这等毛贼何足惧之!”

    “哈哈,想当年爷爷亲眼看着秦少保以四敌千,他若在,必教这些狗贼死无葬身之地!”

    “当今天下,也唯有秦少保能给我们报仇啦!”

    “秦少保,俺在天上看着你!俺不服气,俺死不瞑目!你要为俺报仇!”

    悲怆的怒吼刺破夜空,直冲天际!

    官军的怒吼,却让魔教众人杀得更加畅快!

    其中以独眼散人最为疯狂,他手上的寒泉剑此刻早已化成了一条嗜血的恶龙,所过之处无不血肉横飞,残肢断臂一片!

    他披头散发,双目发赤,脸色潮红,带着近乎癫狂的笑意,在黑夜中狰狞无比,形如疯鬼!

    他一边杀,一边发狂地大笑,“逐一、黄衫,你们两个慢些下手,给老子留点,老子还差八个才到一百呢!”

    从上来到现在,他已经杀了九十二个官军了!

    在他眼中,这些官军弱的如同鸡鸭一般,毫无挑战性除了凑百的目标能让他提起些兴趣。

    却在这时,天空中飘来一道白影。

    一个锦衣长剑少年在空中冷冷地冲独眼散人喝道,“你还是关心下能不能留住你的狗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