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四百七十四章 背水一战
    明军依然顽强反击,也还以霹雳雷和弩箭。不过他们仍霹雳雷的准头和爆炸的威力不及烈火旗,数量也没有他们的多,很快处于劣势。

    大批魔教在霹雳雷的掩护下,纷纷越过废墟冲了进来。

    双方很快短兵相接,惨烈地厮杀起来。

    曹文诏一边指挥士兵阻挡魔教,一边安排后边的军队开始撤退。此时要是再不退,恐怕过会儿就没法退了。

    他别无选择!

    至于城头上以及废墟处还在与魔教苦战的明军士兵,他只能宣布放弃!他不可能让官军与魔教展开巷战,因为谁都知道,那没有半点胜算!

    不少明军士兵含着眼泪回撤,城头上有他们的弟兄,废墟处有他们的弟兄,而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被魔教屠杀。

    此时,东门、北门、西门的明军已经全部退守到了内城。

    内城是一个长八百米米,宽六百米的长方形空间,里头足足挤了明军剩下的六万二大军!如果内城被破,这些大军可能连突围的机会都没有,全军覆没并不是危言耸听!

    但是曹文诏不降,又不弃兰州城,只能退守内城,与魔教决一死战!

    好在内城的城墙高十五米,宽三米,其配置仅仅比外城城墙稍稍低了一些。而且北门、西门、东门的二十一门佛郎机炮,包括大多数的火器、火油、沥青等全部被运到了内城城墙上,所以官军多少还有些倚仗。

    南门苦战的明军士兵见大军已经撤走了,一个个脸上都写满了绝望。

    他们中不少人崩溃了,选择投降!

    然而在兰州城损失惨重的魔教已经杀红了眼,即便官军投降,他们也照杀不误。作为最高指挥官的左护法赵无痕,以及紫长老楚韵、金长老余竹等人,因为方才一番大战真气消耗严重,此时见大势已定都已撤出战场,到河对岸调息打坐,恢复真气与体力去了。

    所以,杀降之事竟无人来管。魔教教徒向来凶悍,只要没人约束就如同失控的野兽,只顾杀个痛快!

    明军一看降也死不降也死,顿时怒从心起,拼死相抗。

    “弟兄们,横竖都是死,杀呀!”

    “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

    “来啊,一群狗东西,爷爷会怕你们?”

    “二十年后老子还是一条好汉!”

    这些明军的拼死抵抗,为南门的其他部队顺利撤入内城创造了必要条件。

    然而勇气并不能等同于实力。大约又过了半刻钟,城南剩余的明军基本被屠杀干净了,即便剩下了几百人,也再也无力阻挡魔教进城了!

    由于城南已无门,所以魔教兵从被炸塌的废墟处蜂拥而入!

    城南失守!整个过程仅仅只耗费了一个多时辰而已!

    曹文诏进入内城后,立即检查内城的布防。

    鉴于外城被魔教高手打得溃不成军的教训,曹文诏这次除了派所有弩手上城墙以外,还把军中所有高手全部都派上了城墙六万二千的大军,只有十二名小成境以上的高手,以及三十八名玄通境三等左右的好手。

    这五十人被分为十组,每组五人,身穿普通的士兵战甲混在其中,一旦发现魔教高手便以组为单位上去围攻!

    在剿清残余的明军之后,魔教稍事修整。

    城南一战,明军损失了近一万人,而魔教仅损失三千多。

    两刻钟后,左护法赵无痕等人调息完毕,再次返回城中,带领大军往内城进发。

    城内的街道上空空如也,百姓无不紧闭门窗,躲在屋里瑟瑟发抖。

    不过魔教进军途中对百姓秋毫无犯,甚至不小心碰坏了城中百姓放在屋外的东西,他们还会留下散碎银子以作赔偿他们志在天下的野心可见一斑。

    参与进攻内城的魔教大军,有五万人左右,他们迅速包围了内城。

    没过多久,攻城梯、攻门槌等纷纷运到。

    不少魔教的弓手、弩手纷纷爬上附近的民房屋顶,那里地势较高,方便压制明军城头的弓弩手和炮兵。

    一切就绪之后,赵无痕派了独眼散人肖不惊上前劝降。

    肖不惊用浑厚的真气向城内喊道,“明军的弟兄们,我日月神教起义兵只为伐除暴明,以安天下,还天下百姓一个太平盛世!我教与贵军并无深仇大恨,为何非要以死相搏呢?若贵军愿意弃暗投明,罢兵止戈,我教必以礼相待,以友相敬,必不教贵军弟兄有一个损伤!”

    却只见城内射来一箭,直奔肖不惊额头而去。

    肖不惊不屑地一笑,轻轻伸手便接住了此箭,随后将它折断。

    他本来就无甚兴趣劝降这些明军,这么一来就更加懒得喊话了。转身回到赵无痕跟前,说道,“赵护法,看来这些明军是冥顽不灵了,咱们准备攻城吧。”

    赵无痕抬头看了看天色,随后表情阴冷地点了点头。

    一声令下,魔教从东、南、西、北四面围攻。

    大批魔教士兵扛着云梯冲了上来。此外,在安装有挡板的木车掩护下,巨木旗推着巨大的攻门槌也冲向城门。

    城头上的明军士兵立即展开猛烈还击!他们疯狂地朝下面倾倒火油和沥青,随即将他们引燃!

    熊熊大火引燃了无数魔教士兵,除了少数人侥幸被扑灭外,大多数都在哀嚎与挣扎中被活活烧死。

    大火让魔教不得不暂时撤后。

    两刻多钟后,大火渐渐熄灭。

    魔教继续进攻。

    明军官兵故技重施,魔教再次撤后。

    曹文诏看明白了,魔教是在故意消耗城内的火油和沥青。经过连日的消耗,已经在城南的的火油、沥青等物资全部被魔教所获,现在内城只剩下不到原先二分之一的库存,要是再这么来个五六次,肯定要消耗完。

    他立即下令,只有魔教云集城墙之下时才能用火油和沥青。另外,要专门匀出来一部分火油和沥青,来对付最具威胁的攻门槌。

    很快,魔教展开了第三次进攻!

    只是这次,东门、北门、西门都是佯攻,只有南门是真打!

    魔教准备故技重施,在进攻南门之前,先由左护法赵无痕带着两大长老、三个散人杀到城头,引发混乱之后,其余魔教士兵再一哄而上!

    这招屡试不爽!

    如今明军最能打四大军主力基本已失,城墙上至少有三分之二是甘肃兵,所以他们认为攻下内城的南门,只会比之前攻外城南门时更简单。

    只要攻下内城南门,那么里头的明军就退无可退,要么降,要么死!

    如此,明军在甘肃的存在,将彻底化为乌有!

    赵无痕冷眼看了下城头,随后一跃而起,顶盾迎着密集的箭雨轻松越上城墙。

    城头,他一眼就看到了几个小成境的好手。

    心中冷笑,区区小成境,也配与本护法过招么?明军阵中无人矣!堂堂大明无人矣!

    试问天下,何人能挡我日月神教?

    改天换地,自今日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