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四百七十二章 魔教再攻南门
    此时,在固原的洪承畴率得到了三个消息。

    前两个是秦书淮传来的,其一是他的武林联军还有十天才能到达兰州,不过他本人将于明晚先行抵达兰州。其二,他告诉洪承畴,魔教的总兵力大约在十万左右。

    第三个消息是从兰州城内传出来的。魔教围攻兰州的部队大约有九万,其中六万是魔教教徒,三万是马守应部。

    考虑到魔教还要守西宁、武威等既占之城,经验老道的洪承畴马上推算出,魔教抽不出兵力在兰州城外围埋伏。

    于是他当机立断,率三万大军先行往大沟乡挺进,那里离兰州城不过300里远,到时大战之际支援起来更为方便。

    当夜,魔教并未进攻,一夜无事。

    第二天白天,魔教依然按兵不动,极为平静。

    一千五百厚土旗人在地底下紧张地地道。当观测到明军在护城河那边埋了大量的“水缸”之后,厚土旗不得不改变既定目标,只是把地道挖到刚过护城河就停下了。

    傍晚,魔教大营。

    一个气质儒雅、长相俊朗的中年男子翩然走进大营。他的手上,拿着一根金色的长箫,在夕阳的映衬下熠熠生辉,格外耀眼。

    大营之内的魔教教众见了他,纷纷下跪行礼。

    “拜见金长老。”

    金箫郎君余竹很少在江湖露面,此次来兰州是受了教主燕无月指派,前来帮忙的。

    进了赵无痕的营帐之后,除了赵无痕和楚韵外,其余众将纷纷起立,向他施礼。

    余竹微笑着冲众人点了点头,然后对赵无痕说道,“赵护法,兰州城今晚可否下了?教主可等着要来呢。”

    赵无痕点了点头,说道,“有金长老在,今晚当可下兰州城。”

    “哦?听赵护法的意思,在下还得随你们去兰州城走走了?”

    “金长老久不出江湖,这次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就不想去兰州城里试试你的天玄功么?”赵无痕反问。

    余竹淡淡一笑,“既然赵护法有令,在下自然遵命了。”

    入夜,兰州城南门。

    月色依旧不好,这对魔教很有利。

    不过南门的城墙下,篝火堆密布,把黑夜照的如同白昼一般。

    除了篝火,还有密密麻麻的拒马,以及遍地的铁蒺藜。这表明,明军不打算和魔教在城下厮杀了。

    戌时三刻,在一片黑暗之中,大批魔教的霹雳雷从对岸扔了过来。

    “轰!轰!轰!”

    霹雳雷被很精准地丢到了对岸的篝火之中,一阵剧烈的爆炸之后,篝火堆纷纷被炸散,只留下满地的火星的闪耀。

    离护城河相对较近的篝火堆就这么基本被摧毁了。

    在城下监听“水缸”的明军士兵立即跑回了城中。

    随后,大批云梯再次架在了护城河之上。

    魔教士兵如潮水一般,疯狂地过河。

    城头,明军立即展开了凶猛的还击,一时间枪炮齐鸣、飞箭齐出,疯狂地倾泻在护城河之上。

    炮弹落在护城河上,掀起一片又一片水柱,让人仿佛置身于惊涛骇浪中的大海。有些炮弹直接炸断了云梯,有些则直接炸在魔教士兵身上,如同死神的镰刀,收割着一波又一波的生命。

    弓箭与鸟铳的威力就小了不少。这次魔教先行渡河的人马,全部都顶着大盾,这种大盾弓箭和鸟铳未必能穿透。

    付出不小的代价之后,魔教先头部队约一百来人率先过了河。不过他们刚迈开脚步,一个个就都面露痛苦的神色。

    原来官军在地上扔了无数铁蒺藜,这些铁蒺藜都五黑发亮,应该在毒水之中浸泡过。

    由于天色比较暗,又在泥草地之中,所以过河的大多数人都没有注意到这些小东西,因而至少有一般以上的人中了招。

    这些人只好忍着痛,一瘸一拐地扫除一块干净的地,然后把大盾插在地上,在盾的掩护下盘膝而坐,运功祛毒。对于这些修为不算高的普通兵来说,这种快速毒药如果不尽快逼出来能轻易要了他们的命。

    而没中招的人,则二十来人一组,一边踢开铁痢疾,一边摸到两处地方,摆开盾阵静候着什么。

    地底下,魔教厚土旗在疯狂地挖洞。此时城下无人监听,怎么挖都行。

    明军在城头的佛郎机炮又恢复了八门,因为判断魔教还会从南门攻,所以曹文诏又从其他三门各调了一门炮来。

    轰击!倾泻!

    密集的火力网将对攻城之敌造成第一轮消耗!如果他们渡过护城河云集城下,那么火油、滚油、沥青将给他们第二轮消耗!

    一切看起来很完美。

    直到天空中忽然出现三个身影!

    这三个身影如同鬼魅一般,从南门城墙的西、中、南三个方向飘然而至!

    夏禄一看,心中冷笑:终于还是来了!

    鉴于上次楚韵在城墙上肆虐的教训,这次明军专门在城垛后埋伏了四百弩兵,用来对付魔教高手!

    随着夏禄的一声令下,四百弩兵纷纷起身,朝这三人疯狂射击!

    “嗖嗖嗖!”

    密集的弩箭如同雨点一般朝他们扑去。

    然而这三人早已各自备了一面轻盾,将这些弩箭一一挡了回去。即便有个别弩箭绕过了轻盾,也被他们轻松挡开。

    这三人,自然是魔教左护法赵无痕、紫长老楚韵以及金长老余竹。

    三人翩然落到城头,随即开始了肆虐。

    楚韵手持魔琴,冰雕般的玉指轻抚琴弦,美妙的琴音中混合着凌厉的真气,真气瞬间化形,如刀如剑,不断地穿透一个又一个明军士兵的身体。

    余竹金箫在手,徐徐吹之,道道魔音从金箫之中喷薄而出,或低沉或昂扬,他周边的明军士兵无不气血翻腾,头晕目眩,耳膜奇痛,一个个捂着耳朵疯狂地狂吼、大叫、疯跑,有些甚至直接坠落到了城下。

    而赵无痕兵器是一副铁手,此铁手乌黑发亮,非铁非钢,兵刃斩于其上会发出清脆的叮当声,却不能伤之分毫。铁手灵活可变,丝毫不显笨重,如同手套一般。在铁手五根手指的顶端,各有一个小弯钩,一爪下去,必教对手皮开肉绽、血肉模糊。而但凡被抓到颈部、头盖部着,无不当场毙亡。只有被他抓中腹部、胸部者更惨,因为先要内脏外流一阵,才会在痛苦和恐怖中死去。

    赵无痕身法极快,来去只见其影而不见其身,如同鬼魅一般。

    盖其“鬼王”之名,皆系于此。

    城头果然一片大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