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四百七十一章 斗法
    楚韵口中的金长老,乃是魔教三音之首,人称金箫郎君的余竹。

    魔教三音即白发魔笛沈溪,人称白长老,紫衣琴女楚韵,人称紫长老,以及金箫郎君余竹,人称金长老。三人皆使用乐器作为武器,绝技都是真气化音,杀人于无形,故而被称作“魔教三音”。三音威名,在江湖上如雷贯耳,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不过,魔教三音之上,还有左右两大护法,这更是让武林谈之色变的存在。

    楚韵的意思,就是等余竹抵达兰州之后,和她及赵无痕一起越上兰州城头,毁掉明军的大炮并制造混乱,掩护大军过河。

    以三人的修为,确实可以办到。

    只要兰州城头的火器兵、弓兵哑火,相信魔教至少能减轻一半的压力,大军过河顺利攻下兰州城就指日可待。

    赵无痕想了想,觉得楚韵的意见可行。

    只要能攻下兰州城,他这个左护法亲自出手又如何?

    赵无痕虽贵为魔教第二人,武功也登峰造极,却始终只把自己当做燕无月的奴仆。他是燕无月的狂热追随者,便是为他付出命去也绝无二话。这与向来冷言寡语、行事诡异飘忽的右护法梅印之大为不同。所以魔教左右护法中,素来有左热右冷的说法。

    赵无痕说道,“紫长老所言也不失为一计,且待金长老到来之后可细细商议。”随后,他又看向厚土旗旗主陈厚,说道,“陈旗主,这次攻城你也看到了,我教弟子在渡河时损失惨重,你可有良策啊?”

    陈厚依然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眼皮子只抬到一半。

    左护法问话他不得不答,只好说道,“且容属下想想,回头再行禀告护法。”

    赵无痕脸色一黑,冷声道,“陈旗主!如今大军已出,每天都有无数弟兄战死沙场,岂是斗气蛮缠的时候?不管你愿不愿意,出兵乃是教主亲自下的令,既然是教主之命,我等自当誓死以行,你怎生懈怠如此?难不成你要像沈溪那样吗?”

    提到沈溪,在场所有人的脸色都是微微一变。

    一种诡异的氛围蔓延开来。

    两个月前的那个月夜,光明顶所发生的事情,一幕幕重新浮现在众人的脑海之中尽管他们谁都不愿回忆。

    陈厚面无表情地说道,“属下不敢。”

    “你那说,你们厚土旗有没有办法帮弟兄们过河!”赵无痕以逼问的语气问道。

    陈厚长叹一声,说道,“若是弟兄们不能从河上过,那便从河底过吧。属下让弟兄们在河底挖两条同道,直通城下便是了。”

    赵无痕的脸色稍稍好看了点,又问,“多久可成?”

    “厚土旗一千五百弟兄日夜开工,约莫两天可成。不过,这也要看对面的明兵会不会发现。”

    明军要是发现他们在挖通道,只需在地面打个洞下去,然后往里灌水,或者扔一堆霹雳雷,就能轻易毁了地道。

    赵无痕摆了摆手,“无妨,你只需立即动工便是!在明晚之前,务必把这两条同道挖出来!”

    陈厚领了命,随即不发一语地出了营帐。

    是日,魔教并未进攻。

    兰州城内,甘肃总兵曹文诏、甘肃巡抚王具伦,以及这次带关宁军的统帅何可纲、带大同兵的黑云龙满桂心腹爱将、带宣府兵的尤世功宣府总兵尤世禄的弟弟等将领济济一堂,共商退敌之策。

    众人的主要议题,集中在若是今晚魔教继续攻城该怎么打。

    大多数将领都建议,今晚应该据城死守,不应再派兵在城下与魔教直接短兵相接。兰州城有护城河,官军可以在魔教渡河之时先行用炮、箭、火枪消耗,待他们集中到城下后,以火油、沥青、滚油等杀之。

    这个提议听上去很不错,但是曹文诏担心魔教一旦过河,已经垮掉的南门会成为他们的突破口。如果魔教突入城中,那后果不堪设想。

    南门虽然正在修复,但是那里有大量废墟,短时间内根本清理不了,所以也无法重新修建。目前所谓的“修复”,只能是将废墟堆高,并以拌了糯米的黏土浇筑,提升牢固度。另外,大量民工在废墟外围用夯土修建一道围墙。夯土墙自然不如城墙坚固,只能稍稍抵挡对方一阵。

    尽管如此,塌陷的南门始终是兰州城最薄弱的地方。魔教只要推倒土墙,然后踩着废墟就能上越过南门,连攻城云梯都用不上,曹文诏怎么能放心?

    “何将军,你有何良策?”曹文诏问何可纲道。在这里,何可纲算是名气比较大的将领了,很受尊重,故而曹文诏想问问他的意思。

    何可纲说道,“本将倒是认为,魔教今晚不会采取昨晚那种攻势了。”

    曹文诏有些意外地问道,“为何?”

    “兰州城之于甘肃如此重要,魔教明知秦少保、洪巡抚的大军会很快赶到,势必要赶在他们到来之前攻下兰州。魔教号称三十万大军,然此次攻兰州之兵不过九万,其中三万还是马守应的贼军。所以本将以为,他们根本没那么多兵。若是他们兵力不足,自然忌惮消耗,像昨晚这么个消耗法,他们可打不起。”

    曹文诏听罢微微颔首,道,“何将军言之有理。那么将军认为,他们会怎么办呢?”

    何可纲道,“如果不打消耗,他们可能会不惜代价再炸几个城门,然后一拥而上与我们决战。他们拖不起。”

    “他们又那么多火药吗?”曹文诏表示质疑。

    何可纲道,“魔教行事向来出人意料,他们有个烈火旗,据说专制火药。所以我们不得不防。”

    众将纷纷点头,表示认可。

    曹文诏道,“何将军说得对,咱们吃一堑长一智,要防他们再挖地道。”随后他立即冲外边喊道,“来人。”

    马上进来一个亲卫,“曹将军有何吩咐?”

    “传令下去,去征集一些大缸来。把底部敲掉,埋入地下,只留缸口在上,然后派人监听地底有无异动。对了,多找一些埋于城墙附近,日夜监听。”

    亲卫立即应道,“遵命!”

    何可纲认为魔教可能会挖地道再炸城门,其实魔教只想挖地道运兵,不过也算歪打正着了。

    双方的斗法,才刚刚开始。

    而此时,秦书淮带着七名高手,一路快马加鞭,已经赶至九百里之外了。

    平静的外表下,兰州城注定将迎来一场载入史册的狂风暴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