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四百七十章 对搏
    这时,曹文诏赶到了南门。

    夏禄松了口气,立即把现场情况和曹文诏说了一遍,然后请示他怎么办。

    很老练地把难题丢给了曹文诏。

    曹文诏当机立断,要求从西门出骑兵,来增援南门!

    要么制造机会,让弟兄们撤入城中!要么就与他们在城下杀到底,看看到底谁能撑到最后!难不成魔教的人是三头六臂、刀枪不入不成?

    很快,南门大开。因为南门同样有护城河,所以开会城门并无大碍。

    五百关宁铁骑轰然而出,之所以只派出五百,是因为南门城下的空间太小,骑兵一多根本施展不开。

    曹文诏亲自坐镇城头,指挥大军围剿过河的魔教。而城头的佛朗机炮、鸟铳、弓箭等继续发威,朝正在过桥以及准备过桥的魔教疯狂倾泻弹药和箭矢。

    魔教不断増兵,大有不夺下南门誓不罢休之势力。为了加快速度,他们甚至尝试从西门、北门、东门悄悄渡河,然后都集中到南门来。

    不过这三面的官军防守也极为严密,一旦发现魔教便立即倾泻弹丸和箭矢。魔教试了几次,发现从其他门渡河并不划算,因为即便过了河,要沿着城墙跑到南门,一路上也会遭城头的明军疯狂射击,根本跑不到南门。

    魔教不知道,城头的兵,全部都是关宁军、大同军、昌平军、宣府军的兵,这些兵久经战阵,是大明最强的兵马,加上他们弹药箭矢充足,当然没这么容易让他们突破了!

    于是战场的焦点再次回到了南门。

    双方围绕南门展开了你死我活的争夺!

    在惨白的照明弹下,南门边上的护城河的河面,已经是血色一片,河中漂浮大批魔教教徒的尸体。

    而在城墙底下,尸体更多,不过这些尸体以明军士兵居多。现在过河的魔教士兵已经达到了三四千人,在纯粹短兵相接的情况下,官军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五百关宁铁骑赶到,在一阵冲杀之后,果然为官军挽回了一点局势。曹文诏见状,立即又派了一千步兵增援。

    就像添柴烧水,他不断地往城下添兵,就不相信魔教不退!

    为什么这么做?因为他不能抛弃已经出城了的这些兵!如今兰州城什么都不缺,最重要的就是保持官军的士气!如果抛弃城外的这些弟兄而闭城死守的话,城内士气将遭受致命打击,一旦士气丢了,那么有多少粮草武器都没用!大明这些年吃这种亏吃得还少吗?

    所以他才让最能打的关宁军、宣府军、大同军、昌平军首先接敌,目的就是要在一开始就把士气打出来!

    曹文诏誓死不让寸步,而魔教亦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双方不断添兵、加码,看得就是谁最先崩溃!

    鏖战!

    一整夜!

    天边,渐渐露出了鱼肚白!

    南门城下,终于渐渐地安静了下来!

    在五百米长、八十米宽的空地里,密密麻麻地铺了一层又一层尸体,几乎找不到一块下脚的地!

    其中,以官军士兵为多。

    而护城河里,则漂浮着无数尸体,以魔教教徒为多,层层叠叠的尸体几乎堵塞了河道。

    整整一夜,官军损失一万三千余人,魔教则损失了八千余人。从阵亡比来看,比埋伏战时要好了不少,这自然是因为官军占据了地形和武器上的优势。

    天亮就意味着官军的大炮、弓箭、鸟铳的准星更加精准,对于魔教极为不利,所以魔教选择了退兵。

    魔教的第一次攻城,守住了!

    兰州城内的官兵都松了一口气,不过没有人能彻底放下心来。

    在有护城河、有炮、有弓、有枪的条件下,官军的战损依旧远高于魔教,这让所有人都心有余悸。

    兰州城内虽然物资充足,但是打了整整一夜,在视线不好的情况下只能用密集的火力网阻止魔教的人过河,所以一下子就打掉了超过四分之一的火药库存,以及三分之一的弓箭库存!

    若是魔教夜夜都这么攻城,官军的弹药储备还能最多坚持三天!三天之后,这仗该怎么打?

    曹文诏一想到这就心慌。

    城下,明军官兵在有条不紊地打扫战场。他们不但把阵亡的自己家的弟兄拖到城内埋了,也把魔教的人也拖了走。现在天气慢慢在变热,要是闹瘟疫就不好了。

    另外,他们把能搜集到的箭矢也都搜集了,这些箭矢磨一磨,不少还能用。

    魔教大营。

    一个营帐内,魔教五行旗五个旗主,五散人中的三人,以及紫长老楚韵都在,可谓精英云集。

    首座之上,坐的却是一个年约六十的老头。老头身穿一袭白色长袍,头发花白,眉宇间散发出逼人的戾气。他的目光飘到哪,哪里就冰冷一片。

    魔教左护法,江湖人称“鬼王”的赵无痕。燕无月号称“魔圣”,而赵无痕则称“鬼王”,足以可见其在魔教中的地位。

    魔教自教主燕无月以下,以左右护法为尊。而左右护法中,又以左护法为长。所以,赵无痕是魔教中仅次于教主的存在。

    赵无痕冷冷地扫了一遍众人,然后用嘶哑的声音说道,“怎么,一个兰州城就把你们拦住了?”

    众皆沉默。

    连楚韵都沉默不语。

    赵无痕冷哼了一声,又道,“教主已经到西宁卫了,不日就会来兰州。到时候我们要是还没打下兰州城,本护法可真抬不起头去见他。”

    众人脸上的神色就更不好看了。只有楚韵似乎在神游。她轻抚着左肩的伤口,貌似现在更关心自己的玉肌会不会结疤。一向爱美如命的她,自昨晚受伤后就一直担心这个问题。好在魔教神医甲乙丙亲自帮她包了伤口,并且用了灵丹妙药,向她保证有八成的把握不会留疤。

    但是仅仅八成的把握,楚韵并不满足。

    赵无痕见楚韵心不在焉的样子,对她说道,“紫长老,你可有良策?”

    楚韵回过神来,不屑地说道,“再打一次便是,又要什么良策了?金长老明晚也会赶到兰州,到时候赵护法愿不愿意跟我和金长老一起去兰州城头走一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