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四百六十八章 南门之战
    兰州城南门,护城河外。

    一顶看似普通的魔教营帐之内,有一个巨大的洞口。

    从里头灰头土脸地爬出一人,此人身形高大,气息浑厚,正是魔教厚土旗旗主陈厚。

    锐金旗旗主金纲在洞外静候已久,见陈厚出来,忙上前拱了拱手,问道,“陈旗主,有劳了!下边的情况如何?”

    陈厚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甚至连正眼都不看金纲一下。

    冷冷说了声,“已妥。”

    随后走出大帐之外。

    金纲冲陈厚的背影笑呵呵地说道,“多谢陈旗主亲自帮忙!”

    陈厚并没有理他,带着几个厚土旗的弟兄兀自消失在黑夜之中。

    金纲目送陈厚离去,嘴角始终挂着一丝玩味的笑意。

    五月十九日夜,一声巨大的轰鸣刺破了兰州城宁静的夜。

    以兰州城南门为中心,方圆五里之内忽然地动山摇,如同巨大的地震来袭。

    在混乱与嘈杂之中,南门的地面骤然塌陷,整个南门连同城门上方的一段城墙轰然倒塌,露出一段长达十米左右的缺口。

    城墙上不少官军在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被掩埋进了废墟之中。

    秦书淮猜的没错,魔教的厚土旗果然挖了一个地下通道,直通兰州城南门之下,分毫不差。随后,他们用大量的炸药,炸塌了南门。

    就在官军惊魂未定之际,一大批黑压压的魔教教徒,嘴里狂喊着什么口号,向蝗虫一样杀了过来。

    奉命镇守南门的甘肃副总兵夏禄被震得晕乎乎的,直到看到魔教在护城河上架木桥,这才意识到他们已经攻城了,赶紧指挥士兵进行反击。

    魔教飞快地在护城河上放上一个又一个“木桥”。所谓的木桥,其实就是把云梯放倒了架在河面上。魔教教徒大都有些轻功,又受过专门的训练,所以踩着云梯就可以过桥。

    魔教迅速架起了三十多个云梯,形成了三十多座简易的木桥。

    守城官军自然要去破坏云梯,于是纷纷从南门涌出,冲向这些云梯。

    等官军冲到,已经有一百多魔教好手过了河。他们有的踩着云梯来,有个别的甚至直接踏水而来,轻松越过了十五六米宽的护城河,从这份轻功上看就知道他们已经至少小成境以上了。

    每个当作桥的云梯都有七八名魔教好手守卫,官军上去之后,与他们展开了激烈的厮杀。

    首批过桥的魔教都是好手,修为最低也在玄通境二三等左右。

    官军首批冲出去五百多人,竟然攻不破他们的防守,连云梯边缘都没有摸到。

    夏禄一看不对,立即命两百弩手,外加一千步兵飞速驰援。

    同时,城头上的五百弓手火力全开,箭矢像密雨一般朝对岸的魔教士兵射去。护城河的挖掘是经过精密考量的,护城河对岸正是城头弓兵的最佳射程。所以尽管魔教也准备了大盾等防御措施,但依然损失了不少士兵毕竟盾不可能保护每个人,要渡河肯定会暴露身体。

    除了弓兵,城垛上的弗朗机炮也开始发威。因为兰州城接收了附近城池的所有佛郎机炮,所以数量多的惊人,光是南门就多达八门!

    “轰!轰!轰!”

    佛朗机炮张着血盆大口,喷射着愤怒的火焰,如同一头头吃人的猛兽,每一次爆炸,都会掀倒一片魔教兵。

    不过,魔教教徒如同一台台机器,在他们眼里似乎没有恐惧、没有犹豫,无论身边倒下多少人,他们依旧奋不顾身地往前冲!

    熊熊烈火,焚我残躯!生亦何欢,死亦何苦!

    在后方尚不能渡河的魔教教徒,齐声吟唱了起来!雄浑的歌声,如同一阵阵强心剂,让前方的魔教士兵更为疯狂!

    尽管伤亡惨重,但是渡河成功的魔教教徒也越来越多,现在在护城河这头的魔教教徒达到了五百多人。

    好在明军的第二批援军也已赶到,两百弩手开始发威。

    因为过河的魔教教徒首要目标是保护云梯,所以他们都呈扇形,密集地护在云梯周围。对于弩手来说,没有比这更好的目标了!

    “嗖嗖嗖!”

    强弩疯狂地扫向这些魔教兵,在强大的弩箭面前,这些魔教士兵也并非钢筋铁骨,开始成片成片地倒下!

    很快,魔教有几个云梯失守了,官军很快上去合力把这些云梯砍断,随后把这边一头扔到河里。

    魔教一看不对,立即改变了战术,过河的魔教兵纷纷围拢,放弃了大多数的云梯,只防守十个。

    魔教中的好手,也纷纷冲入弩手的阵中,凭着强悍的修为,格杀明军弩手!

    夏禄冷笑一声,功夫好就了不起吗?看你能杀多少!

    一声令下,又派出了一千明军,外加一百弩手,发誓要把魔教堵截在护城河之外。

    魔教把南门视作唯一的突破口。因为要炸塌一个城墙,以当时的火药威力需要数千斤炸药,魔教也再凑不起这么多炸药去炸塌另外一个门。

    所以,南门的战斗极为关键,魔教自然派了不少好手前来助战。

    此时已经越过护城河的,除了独眼散人肖不惊,还有另外两个散人逐一老儿,以及手持月牙铲的黄衫和尚赵不到。

    三人身为大名鼎鼎的魔教五散人,自然并非浪得虚名。肖不惊一柄寒泉剑寒芒四射,剑法凌厉中透着诡异,剑尖所过之处掀起一阵又一阵血雾。逐一老儿身手如风如电,他的天精夺气功便是当日秦书淮也曾暗自惊叹。逐一老儿的兵器乃是一把寒铁利爪,浑身黝黑,每一爪都奔着明军士兵的脖子而去,但凡中者无不捂颈而亡,殊是恐怖。而黄衫和尚也大有来头,此人曾在关西一带一人杀死关西七杰,名震武林,手上那柄月牙铲更是无坚不摧。

    三人杀入明军弩手阵中,很快大批弩手倒下,急得明军士兵纷纷朝弩手这边涌来在战场上,保护弩手是常识!只要弩手还在,其他兵种的压力就会小很多。

    惨淡的月光下,跳跃的火光中,厮杀、惨叫、哀嚎、怒吼交织在一起,仿佛人间炼狱。

    魔教在五散人的带领下,暂时稳住了局势,用不断填上来的人命保住了其中八个云梯。

    大量魔教教徒踩着云梯,飞快地过河!

    而明军官兵在部分关宁军和大同军的带领下,也展现出了极大的勇气,在护城河边与魔教死战!

    一千多里外的某处,八匹快马在飞速前行。到了某处官军营地后,他们各自换了快马,继续飞速疾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