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四百六十四章 大军奔赴兰州
    在己巳之变中败退关外后,后金的日子一直不好过。

    一方面明朝加紧了贸易限制,全面停止了对后金的一切贸易,而且对蒙古各部的贸易也基本停止,无论是粮食、铁器、矿产一律不得运出关外反正大家都已经撕破脸了,也不怕你高兴不高兴!

    另一方面,由于努尔哈赤晚年所实行的一系列歧视甚至屠杀汉民的政策,造成的粮食和经济危机在后金愈演愈烈。虽然皇太极在范文程的建议下,已经实行了一系列安抚汉民、提高粮食生产的政策,但是要看到效果是没那么快的。

    登上汗位不久的皇太极,因为南征不利,国内危机处处,遭到了后金贵族强烈的质疑。尤其是代善为首的三大贝勒集团,更是对皇太极频频发难。到了现在,皇太极的命令不经过另外三大贝勒的共署,已经很难起效了。后金,基本又恢复了四大贝勒共议国政的时代。

    而在这个过程中,范文程却始终牢牢地站在皇太极一边,不断地出谋划策,立志要帮他夺回一言九鼎的君权。

    如今中原魔教造反,让他们两个都欣喜若狂。

    盛京的御书房之中,两人密聊了整整一上午。

    密聊的重点不在于是否发兵南下,而是如何发兵南下。

    皇太极担心后金刚刚经历过大败,此时老成保守的代善可能会反对南下攻明。代善是大贝勒,此事如果他反对,那么久没戏。

    代善确实有理由反对攻明。因为现在后金钱粮短缺,根本经不起一场大规模的作战。而且,目前后金全国的主力只剩下十八万左右,还得守一大片地盘,真正能拉出去打的能有多少人?如果这次再输了,后金起码在十年之内恢复不了元气,到时候明国反攻辽东易如反掌。己巳惨败犹在眼前,代善自然不会同意皇太极赌上大金国运南下。

    然而,对此范文程却是不屑一顾,胸有成竹地表示,他有办法!

    皇太极虚心请教,范文程将妙计说出,引得皇太极连连称妙!

    盛京之中,暗流涌动。蠢蠢欲动的皇太极,开始按照范文程的谋划,一步步把后金引到了一场决定后金国运的战争中去。

    通州,江河帮总舵。

    武林各派的整训结束了!如今各派弟子的精神面貌有了很大的改变,不说别的,至少“令行禁止”的观念已经在军中培养起来了。另外,几种简单的阵型也已经掌握的较为熟练了。

    按照秦书淮的要求,最后一步是全军裁员。十八万人,他只要一半。原则当然是择优录取,修为高的、服从命令的、训练时表现积极的留下,相对较差的退回。

    江河帮的人几乎都在基层带兵,所以谁行谁不行都门清,很快把各自的名单报了上去。

    第二天一早,裁军的命令就下来了,十八万人被裁汰了一半,有的门派几乎全派都被丢回去了,震惊了所有人。

    被裁汰的人,一个人发了三两银子,作为安慰。很多小门派的弟子已经很久没拿过津贴了,一下子得了三两,就什么委屈都没有了。

    不过这些裁汰的人也都被仔细登了档案,他们是预备役,如果兵员不够,到时候优先会考虑他们。

    剩下的十万人,相对而言就算精兵了没有一个老弱残兵,而且身体素质、修为水平,都要大大高于官军的水准。

    当天下午,秦书淮给崇祯上了一道奏折,奏折中没有慷慨激昂的话,出去格式化的奏折专用语之后,只有简单的一行字,“臣将于五月初一带兵入甘,清剿魔教众逆!”

    崇祯欣喜若狂!

    五月初一,在青乌镇外三里处的空地上,近十万大军尽数集结。

    秦书淮这次带走了江河帮一半人马,包括三个山寨五行旗、青龙堂、白虎堂和执法堂。其余帮众留守总舵,负责后勤等工作,仍由邱大力统筹管理。

    人员方面,孟威、孟虎、赖三儿、皮狗、张啸、陈敬全部随同出征。

    而武林联军方面,在秦书淮的诚意邀请下,丐帮帮主汪大童、峨眉掌门上水师太以及唐门门主唐唐三娘全部以一派之主的身份随军出征。此外,其他门派也派出了门中地位不低的人,比如漕帮副帮主马三嫂、少林高僧智仁、崆峒派崆峒二圣、华山派大长老石世明等也全部都随军出征。

    阵容不可谓不豪华,以至于让秦书淮很期待,这些各有奇能的高手能碰出什么火花来!

    打鸡血的话在整训时已经说过无数次了,所以在这一刻无需赘言。

    十万人马,井然有致,肃杀而无声。

    五月,天气已经没那么冷了。和煦的威风吹过脸庞,无比舒服。

    午时一刻,吉时已到。

    秦书淮拔出倚天剑,朝西一挥,喝道,“传令,出发!”

    “咚咚咚!”雄浑的战鼓激荡起来!

    “嗡嗡嗡!”厚远的角声低吟起来!

    十万大军有序启程,队伍长得望不到边际!

    大军一路快行,到了通州之后,忽然看到官道上出现了大队人马。这些人马分成两部,一部分穿着褐衫,而另一部分人则穿着飞鱼服。

    队伍之中,旌旗林立,有写“钦差总督东厂办事太监”,也有些“锦衣卫指挥同知”的。

    看来东厂和锦衣卫的人也到了。

    远处飞来一骑,赶到秦书淮跟前后拜道,“秦侯爷,东厂曹督公亲率五千番子,静候侯爷。另外,锦衣卫指挥同知万云山带锦衣卫五千人,同候侯爷。”

    秦书淮立即催马上前,只见对面也过来两人,一人自是曹化淳,而另一人则是个白净的汉子,想必就是锦衣卫指挥同知万云山了。

    曹化淳冲秦书淮拱拱手,尖声尖气地说道,“秦侯爷,咱家带东厂特来投奔侯爷,这五千东厂番子,包括咱家,但凭侯爷调遣!”

    万云山也抱拳说道,“秦侯爷,在下锦衣卫指挥同知万云山,携五千锦衣卫弟兄,愿与侯爷同上沙场,听凭侯爷调遣!”

    秦书淮冲两人还礼道,“多谢曹督公、万同知仗义助拳!调遣不敢当,我等同舟共济,并肩作战,共杀魔贼便是了!”

    “好极,咱家就与秦侯爷,以及武林同道一起,同仇敌忾,共戮魔贼!”曹化淳道。

    在场武林群雄对曹化淳的话均是不屑一顾,纷纷心想谁跟你是同道了?你们东厂臭名远播,也配跟我们称“同道”?

    简单的寒暄后,厂卫的一万人马随即入列。李敬亭也在锦衣卫的队伍中,入列之时只是和秦书淮交换了个眼神,以两人的交情,自无需多做场面。

    大军飞速奔赴兰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