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四百六十二章 武威失守
    崇祯三年四月十六,魔教东北路约四万大军自古浪县出发,一路势如破竹,连克泗水、黄羊、谢河、韩佐、武南等镇。

    四月十八,魔教兵临武威城下。时任甘肃总兵杨嘉谟率五万大军奋力抵抗,双方激战一昼夜,官军损兵一万余,但在火器和城高墙厚的有利条件下,武威岿然不动。

    四月十九日,入夜。魔教发动奇袭,遣八十名好手悄悄跃上城头,造成城头混乱。其后,魔教烈火旗在盾兵掩护下,推数辆满载霹雳雷的小车冲至城门前,随即引爆,炸毁城门。

    魔教大军一拥而入。

    总兵杨嘉谟率城内士兵誓死奋战,城北十五里处的西宁卫闻讯也立即增援,双方激战至天亮,官军不敌。

    杨嘉谟只得带官兵往兰州方向撤走,途中又遭魔教伏击,损失惨重。

    武威失守。

    此役,官军损失三万余人,撤到兰州时仅剩两万出头。副总兵丁薛战死,总兵以下千总、参将、副将、等将领战死者数十人。

    武威惨败,震惊朝野。

    魔教强横的战力,让所有人都为之一惊!

    卢象升知道兰州必守,于是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命曹文诏连夜出发前往兰州,负责兰州城守。此外,他还授权曹文诏节制兰州附近各大营,又上奏朝廷,要求撤了杨嘉谟,升任曹文诏为甘肃总兵。

    崇祯二话不说,全部应允。

    此时,兰州城附近已经云集了十一万大军,加上兰州城高墙厚,又有护城河,且城内粮草火器充足,朝野之中无不认为其固若金汤,魔教必不敢犯。

    兰州的“固若金汤”,是以放弃甘肃其他地区为代价换来的。此时不光魔教,就是马守应也可以在除兰州及甘肃东部以外的所有地区来去自如,任意攻占城市。

    这是朝廷的无奈之举。

    朝廷在等,等秦书淮的大军到达甘肃,然后才会反击。

    而此时的秦书淮,刚刚接收完武林联军,正在加紧整训。

    时间紧急,所谓的整训,其实无非是让这些武林人士熟悉军中的规矩,知道各种军令的含义,至于阵型、战法之类的,就只能用最简单的几种,比如集体冲锋、集体撤退等,能保证他们不互相踩踏就算完成任务了。

    要整训足足十八万没有行军作战经验的武林人士,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江河帮的八千人中,除去正在加紧训练的山寨“清水旗”、“厚土旗”和“烈火旗”,其余人马一律出动,作为教导团帮忙整训。每个江河帮弟子平均要带二十几个其他门派的士兵,日夜操练。就连在青龙堂打杂的成风,因为接受过两个月的战阵训练,竟然也被皮狗踢出去带了十来个人,兴奋得这小子跟打了鸡血似的,成宿成宿地折腾那十来人。

    这些武林人士个个都自由散漫惯了,不少还是在武林中有头有脸的人物,一开始自然受不了什么令行禁止。前几天摄于秦书淮武林盟主的威严,他们还能忍,但是到了后头他们就怨声载道了。

    什么整训?不就是列队集合,然后跑来跑去吗?这算什么,难道跑得整齐敌人就怕了?

    秦书淮对这点有所预料,所以他才要求各派派一个长老或者等同于长老一类的人物带弟子前来。这些长老都不参加整训,而是好吃好喝地供着,他们的作用就是弹压自己手下的弟子,让他们乖乖听话。

    这招十分管用。长老们又不用整训,自然没什么怨气,而且他们很清楚本门派若是退出武林联军,后果十分严重,所以不管手下的弟子被整训成什么样,他们都能以威严弹压,或者以温情抚慰,让他们坚持下去。

    不过,即便是这样,还是有一些不长眼的长老,带着一帮不长眼的弟子整出点幺蛾子。

    整训进行到第五天的时候,江南断刀门、大名铁剑门等五六个门派不干了,在江河帮总舵门口集体静坐抗议。他们倒不敢说要走,而是表示军令、阵型之类的他们已经懂了,要求江河帮降低训练量,不要再为了“立威”折腾他们了。

    他们把这看作是江河帮在“立威”,或者干脆说是秦书淮在立威。

    很快一名江河帮弟子把这消息传给了秦书淮。

    秦书淮闻言,脸色阴沉地找来孟威,要他去转告这些人,要闹等吃完饭,他集合在总舵整训的所有人马,让他们当着众人的面闹。

    孟威二话不说气势汹汹地杀到门口,把秦书淮的话原封不动地转告了他们。

    这五六个门派一听秦书淮似乎要动真格的,顿时有三四个门派不敢闹了。试想,这么多门派,包括五大派、三大帮的人都没有闹事,让他们在群雄面前喊苦喊累,也有点丢人不是。

    然而断刀门和铁剑门两派却是极品的很,竟然发狠地答应了。

    孟威同情地看了他们两眼,然后回去禀报秦书淮了。

    午饭过后,秦书淮在一块空地上召集了各派弟子,总计四万多人,团团围成一个四方的阵列,蔚为壮观。

    随后,铁剑门和断刀门的五六十名弟子被带到了阵列中央。

    秦书淮拿着倚天剑,面色阴沉地出来,站到他们跟前。

    铁剑门和断刀门的人想先声夺人,其中铁剑门的首席大弟子,江湖人称“剑无痕”的萧炼首先说道,“盟主,你立威也要有个限度吧?咱江南断刀门听你号召,一下子带来了三十多人,什么兵器甲胃也都自备,够可以的吧?你天天这么折腾咱,有意思吗?”

    跟着断刀门的长老王自在也说道,“盟主,咱们都是爹生娘养的,天天这么练,你瞧瞧弟兄们脚上都起了多少泡?你若是让咱们练功夫也就算了,可是整天价练的不是传令、听令就是列队、跑步,这打起来顶个什么用?难不成魔教的人看咱跑得整齐就怕了?”

    秦书淮冷着脸,对身后的张啸说道,“张啸,告诉他们,何为军队、何为军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