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四百五十二章 曹化淳和骆养性
    不论怎么说,秦书淮能带领整个武林替崇祯打击魔教,这绝对是天大的好消息。

    崇祯说道,“秦兄,你说武林为辅官军为主的策略,朕认同。朝廷从来没有想过要消灭武林,也不会借剿灭魔教来削弱武林,这点你务必要与武林各派解释清楚,免得大家心生嫌隙,耽误剿寇大计。”

    秦书淮点头道,“皇上放心,这点臣会跟他们说清楚的。”

    孙承宗补充道,“秦少保,武林中人向来散漫,恐怕不习惯军中那套。不过一旦上了战场,就需令行禁止,他们不服从也得服从,否则武林联军不但发挥不了作用,很可能还会拖累官军,这点少保一定要有所预防。”

    秦书淮淡淡一笑,“孙阁老放心,本少保既然让他们上战场,自然会让他们懂得军法为何物。”

    “如此甚好。那么,老夫和皇上就拭目以待了,看看秦少保能拉出一支如何强悍的武林联军来!”

    崇祯跟着道,“朕相信秦兄一定能给朕拉出一支武威之师,荡平贼寇!秦兄,当日你与朕说要帮朕治国平天下,从那时起朕就知道你一定能做到!”

    秦书淮正色道,“皇上,当日誓言臣没齿不忘。臣知道皇上也一定记得当日的承诺。如今天下大乱,正是我君臣励精图治、定鼎天下的关键时刻,臣自当以皇上为楷模,万不敢有丝毫懈怠!”

    话语中,隐隐有提醒崇祯放下猜忌,相信他之意。

    崇祯知道秦书淮的意思,立即说道,“秦兄,朕再与你说句心里话,当日朕与你说的每一个字,朕都还记得!不论这天下如何乱,只要我们君臣同心,定能扫除一个太平盛世来!”

    秦书淮一字一句地说道,“皇上此一言,更胜给臣封侯治坊百倍!”

    孙承宗很合时宜地笑道,“哈哈,皇上与秦少保君臣同心,定鼎乱世,他日必为千古佳话而流芳百世啊!大明有皇上这般圣主,又有秦少保这般良臣,当真是天下之福哇!”

    秦书淮在柳是书院呆了两个多时辰,期间还与崇祯、孙承宗一同用了晚膳。晚膳之际,秦书淮提出要找些能制土雷和霹雳雷的工匠,崇祯为了显示自己对秦书淮的信任,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此外,秦书淮提到,要剿灭魔教,厂卫不可置身事外,崇祯表示赞同。秦书淮又趁机提出,要与东厂的曹化淳、骆养性见个面,共商大计。这算是某种意义上的报备,免得崇祯又猜疑他私下里找东厂和锦衣卫。

    此事合情合理,崇祯自然应允

    晚膳过后,崇祯起驾回宫,而秦书淮在柳是书院过了一夜。这一夜也没怎么睡好,主要是找孙承宗聊到很晚。眼下孙承宗比他更受崇祯信任,所以秦书淮自然要与孙承宗多聊聊,回头好让他在崇祯面前帮自己说说话。

    到第二天上午,秦书淮直接奔赴司礼监,找掌印太监、东厂督公曹化淳。

    到了司礼监,让一名太监通报后,出来一人相迎,正是东厂掌刑千户赵克礼。

    赵克礼极为客气地冲秦书淮拱手行礼,说道,“在下东厂掌刑千户赵克礼,奉督公之命,恭迎秦侯爷。”

    秦书淮淡淡一笑,抱拳还礼道,“有劳赵千户了。”

    “哪里哪里,侯爷请。”赵克礼迎秦书淮入内后,又说道,“对了,锦衣卫骆指挥使也已经到了,正在里头等侯爷呢。”

    秦书淮道,“哦?骆指挥使也在?真是好极,如此我就不用再跑一趟了,呵呵。”

    心道:骆养性也在,想必是因为崇祯昨晚已经通知他们了。

    进了屋,屋内果然坐着两人,一个是宫粉涂面、一身阴柔的曹化淳,而另一个却是仪表堂堂、阳刚健硕,时年越三十七八的男子,想必此人就是骆养性了。

    骆养性是世袭了其父骆思恭的锦衣卫指挥使之位,所以行事比较低调,个性也比较沉稳。在历史上他并无太多劣迹,有说他喜欢用锤子敲犯人牙齿来逼供的,不过对于厂卫来说,这种程度的逼供很稀松平常,不算什么。

    要说他真正的劣迹,应该是京城被攻陷、崇祯自杀后投降李自成,然后满清入关又投降满清的事了。秦书淮对他的了解只有这些,初步判断此人算不上刚烈,有自己的小算盘,不过大明不倒应该是不会叛变的,毕竟他世受皇恩,什么都没干就已经手握大权了,实在没理由背叛崇祯。

    见秦书淮进来,曹化淳和骆养性都跟他礼节性地寒暄了下。

    “秦侯爷大驾光临,咱家这司礼监今儿个是蓬荜生辉了。”曹化淳不阴不阳地说道。

    “在下锦衣卫指挥使骆养性,久仰秦侯爷大名,今日一见当真是三生有幸,呵呵。”骆养性郎笑道。

    秦书淮冲两人分别抱拳回礼。

    “曹督公言重了。督公当日亲临本侯婚礼,本侯未能好生招待,殊是失礼,特来赔罪。”

    “骆指挥使大名如雷贯耳,本侯今日有幸得见,实在不枉此行。”

    三人一团和气,都十分客气。

    就坐后,曹化淳单刀直入地说道,“昨儿个晚上,皇上派小太监传来口谕,说今日侯爷要来司礼监,找咱家说说魔教造反的事儿。侯爷,魔教真要反了?”

    秦书淮道,“据可靠消息,魔教确是有造反的迹象。不过究竟反不反,什么时候反,本侯却不敢打包票。老话说有备无患,所以本侯今日来找二位,就是说个以防万一的事。”

    曹化淳尖声细气地一笑,然后对骆养性说道,“骆大人,看来咱们厂卫失职啦。这魔教造反的事,秦侯爷都知道了,咱们厂卫还不知道。呵呵,想想真是无颜见皇上啊。”

    骆养性很认真地点了点头,道,“督公说的是。”然后看向秦书淮,说道,“对了,不知侯爷是如何打探到此消息的呢?”

    秦书淮淡淡一笑,说道,“实不相瞒,本侯因机缘巧合,刚刚收了白莲教,此事是从白莲教徒口中得知的。”

    曹化淳和骆养性对视了一眼,表情都有些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