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四百四十九章 话痨的智仁
    想到这里,秦书淮淡淡一笑,说道,“智远方丈,在下是不是妖,自有后人评判。然如今武林当何去何从,却是需要尽快决断。在下这次过来,就是请方丈一起拿捏个章程。”

    智远轻笑一声,“秦施主既然有了章程,那就去做便是。你要为圣主平天下,老衲要众生得安稳,你我也算殊途同归。所以……少林,可以支持你。”

    秦书淮松了一口气,只要少林支持自己,那这事就已经成功八成了。

    立即说道,“秦某代皇上、代天下百姓,多谢方丈。”

    智远又道,“不过,有一点需要改一改”

    “哪一点?”

    “武林联军不会与魔教对面相抗。既然他们要反的是朝廷,那么自然剿灭魔教的主力自然应是朝廷的官军。”智远语重心长地说道,“这并非是老衲为难你,而是现实使然。秦帮主切记,到时你在群雄面前务必要强调这一点,否则此事即便少林挑头,都未必有多少门派会答应。”

    秦书淮又仔细想了想,发现智远说的没错。

    武林向来与朝廷不对付,各派这次即便同意与朝廷共抗魔教,势必也会担心朝廷会借此削弱武林的力量,让武林和魔教两败俱伤。所以若是让他们与魔教正面相抗,他们必然不乐意。

    秦书淮心道,若是智远不跟自己提这点,自己到时还真有可能说出什么要与魔教一决死战之类的豪言壮语来,那可就把人吓跑了。

    智远这是在提醒自己,鼓动各派参战的时候,千万不要用力过猛,而是要一步步来,循循善诱,先把联军组织起来再说。

    想到这里,秦书淮由衷地谢道,“多谢方丈指点,晚辈记住了。”

    秦书淮又与智远聊了一会。智远答应武林联盟成立庆典上,他会亲自到场帮秦书淮压阵。同时,他还会给武当去书一封,帮忙游说。

    秦书淮对智远的钦佩又上升了一个高度。不得不说,少林肯如此爽快地答应他,他确实没想到。想来想去,觉得这应该与他在少林攒的人品没太大关系,却是与智远的不凡的远见与高度的决断力有很大关系。若是换作有远见却没决断力的智云,或者有决断力而远见不够的智空,都不可能如此顺利。

    秦书淮随后向智远告辞,去戒律堂看智仁去了。

    他走后,智远把智空和智云都招进了禅房,与他们说了这件事。

    两人听后都异常震惊,半晌说不出话来。

    智云忍不住说道,“方丈,少林确是受秦帮主大恩,不过此时非同小可,乃是关系武林存亡兴盛的大事,我们如此轻易的答应他,是否过于草率了?”

    智空也说道,“方丈,武林向来不参与朝政,更不参与改朝换代的宿命轮回,我们赌上整个武林来帮朝廷,这、这真的合适吗?”

    智远苦笑一声,“武林真的不参与改朝换代么?当年少林不是同样帮了秦王李世民?”

    智空和智云顿时语塞,因为智远说的是事实,少林的确帮过李世民,这是记入正史的。

    “天下丧乱,万方乏主,世界倾沦,三乘道绝,遂使阎浮荡覆,戎马才驰,神州糜沸,群魔竞起。此时,与当年秦王所处的境遇一模一样。轮回,大抵便是如此。”

    智远说的有些隐晦,智空和智云有些不太明白,到底方丈是因为此时天下大乱需要有人来定才帮秦书淮,还是方丈认为秦书淮可比肩秦王才帮他。

    不过他们确定的是,少林将参与这场史无前例的大战。

    秦书淮心情愉悦地来到戒律堂,本想进智仁思过的房间去会会他,不想再次被守门的僧人拦住了,说是智仁一年思过之期未满,谁都不能见。

    秦书淮没法子,只好走到智仁隔壁的房间,大声吼道,“智仁老哥,小弟来看你啦。”

    智仁一听,顿时兴奋地笑道,“哈哈,老弟你这么快又来看我了?本以为起码要一年半载看不到你呢。哈哈,好极,好极!老弟最近可好?老花、老道、老孟可好?他们有没有提过我?对,还有那个叫成风的小子,可加入你们江河帮了?”

    他一说话就说个没完,像机关枪似的,想来是在闭关的这些日子没有人陪他说话,把他给憋坏了。

    秦书淮隔着墙壁喊道,“智仁老哥,小弟这次是有事才来少林的。老道、老孟、老花他们都挺好的,来之前还托我来看你呢。成风那小子磕破了头想进咱们帮,我就暂时让他干了杂役。老哥啊,你在里头可有洗心革面,诚心向我佛忏悔啊?可千万别忘了要忏悔下当初你拿着菜刀逼小弟吃你做的菜哪,小弟现在想起那一桌子菜就没胃口!”

    智仁听罢,哈哈大笑,足足笑了半天。看样子在戒律堂闭门思过时间一长,他憋得笑点也低了。

    笑罢才说道,“你小子还记着老哥的仇呢,老哥那桌菜又没收你银子,你这是占了便宜还卖乖!”顿了顿,又问道,“对了,你说你有事来的少林,是为了什么事啊,与老哥说说。”

    秦书淮心想,这件事说来就话长了,要是靠这么吼,吼完嗓子非报废不可。

    于是长话短说道,“就是来向少林送请帖,邀请少林去参加武林联盟成立庆典呢!智仁老哥,到时候你跟方丈申请申请,看看能不能一起来啊?”

    智仁苦笑道,“老哥我这正闭门思过呢,怕是来不了了。不过,秦老弟干的好大事,老哥替你高兴。回去帮里,别忘了替老哥问几个好朋友的好!”

    与智仁扯着嗓子吼了半天,虽然可以用真气扩音,但也是很费嗓子的。不过智仁好不容易逮着个能聊天的人,越聊越起劲,根本没有放秦书淮走的意思。

    这家伙看样子是真憋坏了。秦书淮心想,这才闭关一个多月他就这副德行了,要是真闭上一年,出来指不定得啥样。

    管戒律堂的几个僧人知道秦书淮是谁,所以只要他不进智仁的禅房,谁都不会赶他。

    两人就这么隔着墙壁足足对吼了一个多时辰方才作罢。回去时,秦书淮感觉嗓子阵阵发干,要不是有真气扩音,非出血不可。

    此事已是傍晚时分,秦书淮心想要是在少林吃过晚饭,那就又得住一晚了。时间金贵,他决定立即启程返回。

    搞定了少林,他还有不少事要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