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四百十五章 封侯赐牌坊
    孙承宗听罢,立即又警惕起来。

    江河帮自筹钱粮兵甲?

    “秦少保,不知江河帮此番出征,大概会有多少规模呢?是否需要官军辅助?”

    孙承宗警惕的是江河帮会不会以剿灭魔教之名,大肆扩充军队和军备。作为大明最有远见的战略家之一,他很清楚如今江河帮和秦书淮本人的声望如日中天,而且钱粮充足,只要他们想扩军,其速度绝对不是张、高二贼能比的。至少在数月之内扩充到几万人是一点问题没有的,而且这个数字还没有上限。

    秦书淮知道孙承宗在担心什么,不过这次他不打算解释。

    而是说道,“孙阁老,我知道你们肯定会问这个问题,所以我先来找你,因为有些话,我只能与你说,而不能跟皇上说。”

    孙承宗花白的眉毛拧成了一团,想了想说道,“那就秦少保直言不讳,直抒己见吧。”

    秦书淮问道,“孙阁老,魔教一反,关外建奴、中原流寇也势必会有所响应,届时大明三面受敌,若在下袖手旁观,阁老觉得皇上能否剿了他们?若你说一声能,在下现在就回去,再不提江河帮举兵之事。”

    孙承宗颓然一叹,“少保的意思……老夫明白。”

    秦书淮点了点头,然后又语气低沉地说道,“我答应过皇上,要为他再兴大明,开一个名垂千古的崇祯中兴。而如果这次我袖手旁观,恐怕就再也没这个机会了。”

    孙承宗沉默不语。

    “所以,想必阁老也很明白现在皇上的处境。他必须信我,无条件地信我,我才能帮他!”秦书淮站起来说道,“说句诛心的话,如果我要反,已经没必要再畏手畏脚了。正因为我不会反,我想帮他,才来这里找你。孙阁老,如今正是大明风雨飘摇之时,若是我们君臣相疑,只会亲者痛仇者快!别人不懂这些,你应该懂的!”

    孙承宗脸色沉重,老眼浑浊无神地看着窗外。

    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是依然不得不承认秦书淮的话,一点都没错。

    魔教、流寇、黄台吉,如果这三方齐攻大明,而秦书淮袖手旁观的话,大明危矣!改朝换代或许并不是危言耸听。

    更进一步,如果他秦书淮也反的话,那么庙堂崩塌几成定局!以他如今的声望和地位,只要振臂一呼势必追随者无数,朝廷又如何抵挡?

    朝廷,只能信他!信他不会造反,信他还认皇上这个兄弟!

    秦书淮看到孙承宗阴晴变幻不断的表情,就知道他已经选择了相信。因为只有相信自己,朝廷才有翻盘的可能。

    就如同当年满清虽然对曾国藩、李鸿章等汉人疑虑重重却不得不相信他们一样,明廷也别无选择。

    这正是他想要的。

    孙承宗沉默良久,随后沉声道,“秦少保所言确实句句诛心,然老夫无可反驳。这话,你确实只能和老夫说说,切不可与皇上说。皇上心高气傲,你是了解的。”

    秦书淮对孙承宗施了一礼,说道,“所以,小子今天才来找阁老。阁老是皇上的老师,你的话他肯定能听进去的。如今皇上与我心有嫌隙,唯有阁老方能平衡弥补,否则小子即便有心为皇上讨贼平天下,也会处处掣肘。”

    孙承宗长叹一声,意味深长地说道,“秦少保,你是老夫引荐给皇上的,如今老夫又要帮你去皇上那说客,这么一来老夫的一生清名,可全在你手上了。”

    他的意思很直白了,那就是秦书淮如果日后真的造反,那么他孙承宗就有口难辩,不是他的同谋也要变成同谋了。

    秦书淮苦笑道,“小子不敢保证别的,唯一能保证的是,孙阁老将以忠臣入传。”

    “呵呵”,孙承宗同样苦笑,“老夫堂堂帝师、内阁元老,身后之名却要由你来保证,想想也是滑稽!”

    ……

    秦书淮与孙承宗聊了两个多时辰,随后立即返回了江河帮。

    而第二天一早,孙承宗立即进了紫禁城,与崇祯密聊了一上午,期间聊的什么无人得知。

    一天后,孟威带着崇祯的圣旨返回江河帮。

    圣旨中,崇祯重重地赞扬了一遍秦书淮在三边剿匪有功,称他“勇武冠绝三军,智计尚胜诸葛,忠贞克谨,为百官表率”,因此封他为通州候。

    此外,崇祯还赐秦书淮甲第牌坊,名为“大忠坊”,让礼部侍郎温体仁亲自负责建造。

    “大忠坊”这三个字的分量极重,因为当年朱元璋赐给大明的开国重臣徐达的牌坊是“大功坊”,鉴于徐达是朱元璋手下少数得以善终的重要功臣,所以“大功坊”向来被视为御赐牌坊中的最高一等。

    而“大忠坊”和“大功坊”,两者听名字就知道规格是等同的,也就是说崇祯现在把秦书淮看作是大明第一臣了。

    孟威高兴地把圣旨递给秦书淮,如释重负地说道,“帮主,皇上待你可真好哇!”

    他觉得,皇上和帮主没撕破脸,这就是大明还能救回来的保证!

    秦书淮呵呵一笑,说道,“那是自然。”

    其实他心里又何尝不知,崇祯这么做不但是想拉拢他,而且也有他的小心思在里面。

    牌坊的名字为什么叫“大忠坊”而不是其他坊?毫无疑问,崇祯是想刻意向天下宣扬秦书淮的“忠义”,一旦他的这个名声传开以后,那么以后他再起兵造反,就少不得被人骂了。在明朝,忠孝礼仪、天地君亲师等思想盛行,如果一个人背叛前主,面临的道德压力是非常大的。这块牌坊纵然无法决定秦书淮造反不造反,但是他要是造反,声望受损是肯定的了。

    从这点看,崇祯已经是真没招了,只能用这种软性的办法来制约秦书淮,好像是在跟秦书淮说,做事得凭良心。

    不过,这点小心思秦书淮是可以理解的。

    第二天上午,温体仁就来了。不但带来了上百名力工,还带着十几个皇家工匠,说是皇上督办“大忠坊”,他半个时辰也不敢耽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