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四百四十四章 自证清白
    第二天一早,秦书淮刚开始用早膳,陈敬就跑来说,孟虎在外头求见,从天还没亮就开始等,都等了一个多时辰了。

    秦书淮知道孟虎来是为了什么事,就对陈敬说道,“让他进来。”

    没过多久,孟虎进了屋。

    秦书淮让陈晴儿添了一双碗筷,然后邀孟虎一起吃早饭。

    孟虎没心思吃饭,不过碍于情面,吃了两口,随后对秦书淮说道,“帮主,属下来是想问一个问题。”

    秦书淮点了点头,“为了这个问题,你昨晚一夜没睡吧?”

    孟虎直言不讳道,“没错,属下晚上睡不着,所以只好一大早跑来门口等你。”

    “问吧。”

    孟虎顿了顿,组织了下语言,然后问道,“帮主此次起兵,是为皇上,还是为天下?”

    秦书淮平静地说道,“为皇上,也为天下。”

    孟虎皱了皱眉,说道,“属下愚钝,请帮主说的详细些。”

    “皇上即是天下,这你都不明白?”

    孟虎一愣,然后眉宇间的愁结顿时舒展开了。

    “这么说,帮主还是为了皇上,为了大明才起兵的?”

    “你说的都是废话。不为皇上,难道我还为你?”

    孟虎呵呵一笑,“呵呵,那俺就放心了。”

    说着,拿起跟前的包子大口的嚼了起来。

    有些人很简单,相信一个人,就不会怀疑他说的每一句话。

    但秦书淮觉得孟虎不是。孟虎看上去傻里傻气,但绝不是无脑。他之所以选择相信自己,大概是因为只有相信自己,才能让他心里好过些。

    否则,站在崇祯和自己之间,他将永远都睡不着觉。

    孟虎风卷残云,很快把桌上的包子、粥都一扫而光,然后一个劲儿地说嫂子做的饭真好吃。秦书淮无奈,只好让陈晴儿再盛些粥来他自己都还没吃饱呢。

    过了会儿,孟虎忽然想起什么,又说道,“帮主,既然你是为皇上才起兵的,是不是要跟弟兄们说明一下?”

    显然,孟虎已经看出了帮里一些不好的苗头,他希望秦书淮能弹压下去。

    到现在为止,他认为江河帮中只有个别人有觊觎天下的野心,比如像皮狗。

    秦书淮放下筷子,看着孟虎,推心置腹地说道,“老孟,你在江河帮也很久了,应该知道江湖中人,对于效忠朝廷一事不感兴趣吧?”

    孟虎脸色微变,说道,“可、可江河帮就是朝廷的啊!”

    “江河帮是朝廷的,可是帮里这些人,谁会认为自己是朝廷的人?”

    “这……”

    “老孟,你信我吗?”

    “俺当然信你了,咱可是一起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不信你信谁?”

    “我不反,江河帮也不会反,你信吗?”

    “信!当然信!帮主在江河帮一言九鼎,有谁不服?”

    “所以,不管帮里的人怎么说,你只要相信,有我在一天,江河帮即便是一头野兽,它也绝对冲不到紫禁城去!现在没有江河帮就没有武林联盟,没有武林联盟就剿不了魔教,剿不了魔教大明就危在旦夕,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孟虎深眉紧锁地沉吟良久,最终重重地点了点头。

    “帮主,俺明白你的意思。帮里的弟兄只有为你才肯拼命,跟他们说为了皇上去拼命,他们不肯。”

    孟虎讲了大实话。

    秦书淮并不否认这个大实话。

    “老孟,帮里这些人的话,最好不要往皇上那传了,否则我很难做。你知道原因的。”

    孟虎立即说道,“帮主放心,俺要是想说早说了。之前你和白莲教的事情,俺也没说。不敢说啊!”

    秦书淮苦笑着拍了拍孟虎的肩,说道,“理解万岁。”

    吃完早饭,秦书淮立即出发,前往京城柳是书院找孙承宗。他之所以不去找崇祯而去找孙承宗,是因为孙承宗看事情比崇祯更明白。只要跟孙承宗解释明白了,崇祯那边就由孙承宗去解释,这样就好说多了。

    傍晚时分到了柳是书院。书院里的人一看是大名鼎鼎的秦少保到了,立即把他迎到了会客楼。

    不一会儿,孙承宗就急匆匆地赶过来了。

    孙承宗六十七了,两只黑眼圈很浓,眼袋下垂,脸色十分不好,看样子昨晚没怎么睡好。

    见了秦书淮后地第一句话就是,“少保,听说魔教要反?”

    秦书淮点头道,“孙阁老已经听孟威说了吧?今天我就是为这事来的。”

    孙承宗忙道,“我说少保啊,这么天大的事情,你怎么不亲自去跟皇上说呢?跑到老夫这儿来说顶个什么事啊?昨儿皇上还说呢,怎么不是秦少保亲自去。”

    秦书淮苦笑道,“孙阁老,我怕跟皇上又吵起来。”

    孙承宗微微一愣,一时语塞。

    秦书淮又道,“孙阁老,我今天来是想跟你说些心里话的。这些心里话我没法跟皇上直说,只好跟你来说,不知孙阁老是否愿听?”

    孙承宗道,“秦少保,有话便说吧,老夫听着便是了。”

    “那好,小子这就说了。孙阁老,小子要说的第一句话是,魔教造反与小子无关,请孙阁老和皇上切勿倾听了小人谗言,把这顶大帽扣到小子头上。”

    秦书淮很清楚,他和魔教关系匪浅,而且魔教起兵的时机正好是在崇祯和自己发生冲突之后,说崇祯和孙承宗没怀疑过魔教造反是他指使或挑唆的,他打死都不信。

    所以这趟他才必须来。

    现在他的处境就是这么尴尬。既要帮崇祯打魔教,又要自证清白,想想也是可笑。

    但他只能这么做。

    从理性来讲,要想达成系统任务,与崇祯合作才是最便捷、破坏最少的办法。要不然呢?如果起兵造反,就要消灭官军、魔教、满清、流寇四股势力,得打到什么时候去?打完恐怕这个国家也快完了,还想八方来朝,开创盛世?另外,从感性来讲,他也不想跟崇祯兵戎相见。

    孙承宗缓缓地点了点头,说道,“此事皇上与老夫,自然是信秦少保的。”

    事实上,崇祯从接到孟威急报的那一刻起,就已经近乎本能地怀疑秦书淮了。

    秦书淮有些凄凉地一笑,“孙阁老先不要说这么早,我知道皇上并没有这么信我。不过没关系,这次我会亲自带兵去剿魔教,到时他自然会信。”

    孙承宗立即脸色微变,说道,“哦?秦少保决定要亲自带兵出征吗?不知道要带哪个大营,需要朝廷作何支援呢?”

    “呵呵,孙阁老请放心,我不会带一个朝廷的兵,只会带江河帮和武林中人前去。朝廷的兵,就好好防范建奴和流寇吧。”

    孙承宗的脸色终于好看了一些。若是秦书淮跟朝廷要兵,那他和崇祯可就有的研究了。

    “如此甚好。对了,少保若是需要朝廷做什么援应,尽管开口。只要老夫能办的,定然帮你办来。”

    秦书淮心道,我就是跟你们开口了,你们又能给我多少?还不如不要!

    说道,“孙阁老好意,小子心领。不过朝廷有朝廷的难处,小子是知道的。所以,出征的钱粮兵甲,江河帮会自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