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四百四十一章 坐立不安的崇祯
    不多会,孙承宗走了进来。

    崇祯说道,“孙老师,朕始终问不出口。”

    孙承宗老态龙钟地坐到崇祯已经为他准备好的椅子上,然后说道,“皇上是说白莲教的事情?”

    崇祯点了点头。

    孙承宗又道,“既然问不出口,那还是不问的好。”

    “可是朕很想知道,秦兄到底和白莲教有什么联系?他又为何不跟朕说这件事?”

    “皇上急,恐怕秦少保也在急吧。只是他还没想好怎么和你说,所以只好不提。”

    “他与朕说实话,这有什么难的?当初他与魔教合作,朕也并未怪他,不是吗?”

    “皇上想想,是不是正因为他与魔教合作在先,所以他才不敢说白莲教的事?秦书淮是个明白人,他知道皇上现在对他有所嫌隙,若在此时再跟你说白莲教的事,八成是讨不到好的。”

    崇祯长叹一声,“孙老师说的也有道理。老师,方才朕与秦兄大吵一架,心里甚是难受。”

    孙承宗淡淡一笑,说道,“皇上可知,先秦以前的王为何自称寡人吗?”

    崇祯苦笑,“孤家寡人,曲高和寡,天下只此一人啊……”

    “皇上知道就好了。”

    崇祯沉默了一会,又道,“老师,朕仍信秦兄。若他对朕有异心,是断不会帮朕筹钱,也不会帮朕清除东林党的。”

    孙承宗点了点头,“老臣也信。只是皇上,过度的信任,有时候会变成纵容,甚至陷阱。一个把皇上和秦少保都困住的陷阱。”

    崇祯皱了皱眉,说道,“此话何解?”

    孙承宗道,“皇上若是继续让秦少保这么下去,他就离权倾天下就真的不远了。倘若这个权倾天下是皇上给的,那兴许还未必成祸。但问题是,他的权倾天下偏偏是自己打下来的。”

    “有何区别?”

    “皇上想,你辛辛苦苦地做了一桌子好菜,舍得倒掉吗?还有,他舍得倒掉,帮他做菜的人呢?秦书淮手下如今悍将颇多,这些人在这乱世之中跟着他东征西跑,皇上认为他们是为了什么呢?”

    崇祯听到这里,背后微微发凉。

    没错,即便朕可以信任秦兄,可又如何信任他手下的那帮人?若是真有一天,秦兄唾手可得天下,他手下的人会不会为他黄袍加身?当年宋太祖不正是如此?

    崇祯一想到这里就坐立难安。

    忙问道,“老师,那如今朕该怎么做呢?”

    孙承宗捻了捻胡子,说道,“皇上需知两点。其一,秦书淮大才,皇上若能善用他,平定天下、中兴大明指日可待。老臣敢断言,放眼当今大明,无一人能及秦少保者。其二,秦书淮重义,只要皇上不给他窥伺君权的条件,他大抵是不会有异心的。”

    “大抵?”

    “大抵。”孙承宗点头道。

    “老师,你是让朕赌上大明江山,换一个盛世太平?若是秦兄真有异心呢?”

    孙承宗原本半眯缝着的眼睛缓缓睁开,随后一字一句说道,“皇上已经在赌了。如今秦书淮手握白莲教、江河帮,又与魔教交情极深,他若现在有异心,皇上可有良策?”

    崇祯身躯微微一震,竟半晌说不出话来。

    如今关内流寇四起,剿而不绝,关外黄台吉虎视眈眈,随时准备卷土再来。若是秦兄带着八千江河帮精兵和二十余万白莲教众,与魔教联合起兵造反,朕……朕就已经输了一半了!

    所以,朕只能赌秦少保不会造反,只能赌他忠心于朕,赌他还认朕这个好兄弟?

    孙承宗见崇祯脸色微白,又宽慰道,“皇上也无需太过着急。至少从目前种种迹象来看,秦少保并无觊觎天下之心。只要皇上不拱手把天下送到他跟前,老臣认为他是不会有异心的。”

    “老师的意思是?”

    “八个字:用之予权,闲之收权。就像这次,若无秦少保,断不能如此轻松地从东林手上收回三边。但是收回之后,皇上就要把三边牢牢地掌控在自己手里。他日若有战事,皇上也可派秦书淮出征,但军权需分立,不可让他一人掌了太多大军。其他大事,亦可如此类推。”

    崇祯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老师,朕明白了。”

    秦书淮回到江河帮之后,江河帮上下都是一片意外。他们原本以为帮主此次去平定三边,怎么也得几个月,甚至一年半载的,没想到这么快就回来了。

    其他几个堂口纷纷来找赖三儿等人打听,问三边的匪患是不是基本荡平了?

    不过回来的人一个个都闭口不答,而且脸色都不太好看。

    这趟三边之行,白虎堂一千五百多号人兴冲冲地去,结果基本上没捞着什么仗打,光看了圈风景就回来了,连吹牛都不好意思吹,怎么能有好脸色?

    秦书淮回来后,立即派人去天津,让花沉和老道过来述职,也顺便和大家碰个头,喝喝酒吹吹牛逼,这两人长期在天津,别和帮里的弟兄们生分了。

    当然,更重要的是他想知道最近有没有值得注意的情报,好提早做准备。

    当晚,邱大力摆了接风酒,宴请出征归来的弟兄。秦书淮意兴阑珊,不过碍于情面还是出席了一会,和弟兄们喝了几杯酒,然后就早早回后堂了。

    回到后堂后,他去了戚氏房间,把王化贞已经被抓的消息告诉了戚氏。

    戚氏听罢,老泪纵横。

    “书淮,你一定要跟皇上说,此人血债累累,务必要杀了他,才能祭奠当年死在沈阳城的弟兄们啊!”

    秦书淮实话实说道,“这次他的案子,由三司会审。三司的人基本都是东林党,估计最多只会判他入狱,不会杀他的。”

    戚氏大怒,杵着拐棍咬着牙,厉声说道,“不死?他不死如何能雪陈家之冤,如何能那么多将士之愤?书淮,你是当朝少保,武英殿大学士,你在朝堂举足轻重,又是皇上跟前的大红人,你一定要让他死!一定要让他死!”

    秦书淮点了点头,平静地说道,“奶奶莫气。放心,有孙儿在,他不死也得死。”

    戚氏听罢,使劲地点头,“好!好!有我孙这句话,奶奶就放心了!奶奶留着这条老命,就是为了看到这一天哪!”

    秦书淮从戚氏那出来后,回到屋子。陈晴儿已经打好了洗脚水,他泡了一会澡,把脑海中千愁万绪全部都抛之脑后,然后躺倒在床,大睡了一觉。

    第二天傍晚,花沉和老道赶到了江河帮,两人见了秦书淮,连寒暄都不寒暄,直言有重要情报要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