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三百三十八章 面圣
    回京之后,他立即进入紫禁城面圣。

    御书房内,听闻太监来报秦书淮求见,崇祯立即从座椅上起来,说道,“请他进来”。

    秦书淮进门后,看到崇祯就站在进门后两三步之内等他,也是有些意外。

    “秦兄,几日不见,朕好生想你啊!”崇祯见到秦书淮,立即上前握着他的手说道。

    秦书淮知道,崇祯又是亲迎又是说好话,大概是想弥补一些心中的愧意。这也可以看出,崇祯不想因为这件事影响他们之间的兄弟感情。

    既然这样,那么事情还好办一些。

    秦书淮规规矩矩地向崇祯行君臣之礼,不过到中途就被崇祯扶起了。

    “秦兄旅途劳累,不必如此拘礼。”说着,又对太监说道,“你们都出去吧。”

    太监出去后,崇祯又拉着秦书淮在地毯上坐了下来。秦书淮每次过来,他们都是席地而坐。一来是御书房之内只有他一把龙椅,除非他说赐坐否则就没秦书淮坐的地儿。二来这已经成了他们独有的沟通方式,崇祯刻意保留这种方式,就是想告诉秦书淮,他在他心里和别的大臣不同。

    两人坐下之后,崇祯说道,“秦兄的奏折朕看到了,没想到秦兄刚到三边才不足半月,不但收了东林党的兵权,还顺手剿了三万多贼寇,呵呵,朕看到奏报之后,都忍不住为秦兄叫好呢。”

    秦书淮淡淡一笑,说道,“臣不过是略尽薄力而已。有皇上的圣旨,臣拿下三边自然是顺理成章。至于打贼寇,那就更没臣什么事了,主要还是贺总兵带着将士们浴血奋战,生生以两万之师拦住了高迎祥六万大军,臣不过是去打扫战场的。”

    崇祯说道,“秦兄就不要过谦了。此次韩城之役若无秦兄你运筹帷幄,绝不至如此顺利,朕是知道的。来,秦兄,朕要给你吃个好东西。”

    “什么东西?”

    崇祯一脸神秘地起来,亲自走到书桌前,端来一个铜盘。铜盘上头,有一个圆形的罩子罩着。

    “你猜是什么?”

    “臣又没有透视眼,可猜不出来。”

    崇祯笑道,“秦兄可真无趣。那朕给你揭晓答案吧,看好了!”

    说着,崇祯揭开了铜罩,顿时一股扑鼻的清香穿了出来。

    秦书淮定睛一看,是一盘糕点。

    崇祯道,“秦兄,这就是朕以前跟你提起过的江南一品堂的桂花枣泥糕!嘿嘿,今天刚到的,朕都舍不得吃,就等秦兄你来呢。”

    秦书淮想起来了,那天下午他第一次和崇祯见面之时,他正在往嘴里塞糕点,被崇祯瞧见后,崇祯说江南一品堂的桂花枣泥糕才叫好吃。

    没想到过了这么久,他还记着。

    秦书淮心道,崇祯为了降低自己的不满,倒也是煞费苦心了。不过虽明知崇祯这么做有帝王心术的成分在里面,却也依旧觉得,崇祯同时也在努力维持这份兄弟情谊。

    说道,“皇上,你不是说这东西保鲜不过二十个时辰,从江南运过来劳民伤财么,怎么这会儿也奢侈起来了?”

    崇祯呵呵一笑,“朕身为一国之君,偶尔奢侈一下也不过分吧?这桂花枣泥糕朕可是盼了很久呢。这次锦衣卫去押解浙江巡抚王化贞入京,朕就以权谋私了一把,让几个锦衣卫买了枣花糕,先行一步,快马加鞭给朕运过来。朕都算好了时间的,枣花糕一到,秦兄你差不多也该到了。现在看看,也就超过了两个时辰,应该还算新鲜。”

    说着,崇祯拿了一块递给秦书淮。

    秦书淮吃了一口,味道果然不错。

    吃了会枣花糕,秦书淮觉得该说点正事了,于是说道,“皇上,那王化贞已经押解入京了?”

    “还没有,应该还要过几天才到京城吧。对了,这次朕让你回来,正要和你商量这事呢。”崇祯压低声音说道,“如今三边兵权已收,朕已决意向东林党开战。事关重大,朕没有秦兄在身边坐镇,心有不安,所以才急诏秦兄进京的。”

    秦书淮微微一笑,心想崇祯这个理由找得倒是让他无可挑剔。

    皇上急着对付东林党,所以把你从三边招回来,说明你在他心里很重要,这话放哪儿都没毛病。

    秦书淮也相信崇祯接下去是要准备对付东林了,而且肯定还会继续重用自己,让自己来主导这场斗争。

    不过,这也无法掩盖崇祯不想他染指三边兵权的事实。

    原因很简单。秦书淮早跟崇祯说过了,对付东林党的事,可以等他回来再办,当时崇祯也是同意的。如今东林党又没有说要造反,甚至连王化贞被拿下,他们都没有多大的反弹,所以根本没必要把这事提前。而在三边,秦书淮刚刚给了高迎祥沉重一击,开了个好局,此时把他招回来,再换个主帅,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不合适。

    不过秦书淮也不拆穿,只是顺着崇祯的话说道,“皇上可想好如何对付东林党了?”

    崇祯道,“朕只想了大概,不过想必秦兄早已成竹在胸了。所以,这次还是请秦兄来坐镇指挥,朕只给你唱个配角就好了。呵呵,有秦兄在,朕可不用操那么多心,是也不是?”

    秦书淮苦笑一声,道,“皇上,有句话臣不知当讲不当讲。”

    “秦兄快说,又怎么和朕绕圈子了?朕可是和你一起逛窑子的交情。”

    秦书淮点了点头,“那臣就说了。臣以为,东林党已失三边,早已不足为惧。眼下大明真正的心腹大患,是各地剿而不灭的流寇。臣之前建议,先清三边匪患再灭东林,就是这个道理。如今三边匪患未除,皇上若是急着剿东林,臣怕到时各地动荡,给各地流寇以坐大之机。臣甚至担心,有些东林督抚会带着嫡系兵马,与流寇狼狈为奸,到时候局面就更加无法收拾了。”

    崇祯微微一愣,脸色稍显凝重,深眉紧锁地沉默不语。

    秦书淮继续说道,“先平匪患再灭东林,则两者可分而歼之,因东林不到绝境绝不会和流寇勾结。但是皇上若是要先灭东林而后平匪患,那么东林在走投无路之下,与流寇互相勾结就大有可能了。此事还请皇上务必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