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三百三十六章 三边监军王承恩
    张德生越想越气。

    老爷子这个老顽固,非要把家业给大哥做主,说什么长幼有序。我张德生这些年为张家东奔西跑,立下汗马功劳,到头来却还有听那么一个窝囊废摆布。

    瞧瞧人家钦差大人,人那是什么胸襟?不管张家帮不帮忙,人都不说一句怨话。

    太原城这么大,晋商这么多,以钦差大人的赫赫威名,找一家商号来帮忙还不是易如反掌?他让咱张家帮忙,那是咱张家的福分,那窝囊废就是看不明白这一点。

    不行,这么好的事儿决不能让别家占了去!

    想到这里,张德生说道,“秦少保,在下还是认为,此事张家决不能袖手旁观。剿灭贼寇乃是关系国本的大计,张家身为朝廷子民,深受皇恩浩泽,理当责无旁贷!”

    秦书淮有些意外地说道,“哦?张老板不是说贵商号当家的不同意么?”

    张德生道,“此事我大哥虽不同意,但不代表就没办法了。张家多年来一直由在下负责走商,所以商队基本由在下掌控。只要在下发话,商队的弟兄们当无一人反对。”

    秦书淮呵呵一笑,说道,“这个……张老板,你是想私下里运作这事?这要是被发现了,免不得一顿家法伺候吧?”

    张德生满不在乎地说道,“此事放到哪说都是德生大义,家法再大还能有国法大?德生为朝廷效力,谁敢说一个不是?”

    秦书淮打趣道,“那可不一定,要是贵府老太爷大怒,真要打你一顿,官府也管不了不是?”

    张德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他没想到秦书淮这等威震天下的大人物,竟然如此风趣随和,心里的好感顿时又大大提升了。

    说道,“能为大人、为朝廷效力,德生便是挨一顿板子也不算什么!”

    秦书淮轻笑道,“那好,此事就这么定了。若是张老爷真要打你板子,本少保替你求情去,他总归要给我些面子吧?”

    张德生忍俊不禁,呵呵笑道,“有秦少保这番话,在下就更不怕了!”

    商定之后,张德生就匆匆告辞,说天色还早,他这就去达奎号盐行探探消息,看看有没有门道。

    ……

    一切都在井然有序地进行。秦书淮相信,只要给自己一个月时间,自己必定能找到张献忠的隐秘老巢,然后将他一举歼灭!等剿灭张献忠之后,他就亲自去西安坐镇,争取早日剿灭高迎祥和李自成。

    却在这天早上,总督府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王承恩!

    许久不见的王承恩,看上去头上的白发多了不少,看到秦书淮时,脸上带着不阴不阳的笑意。

    “呵呵,秦少保,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秦书淮上次见王承恩的时候,还要跪下来磕头,然后胆战心惊地察言观色,看他脸色行事。

    不过现在,他连出门迎接都懒得迎,只是让侍卫将他引进来屋来,然后从座位上起身,随意地拱了拱手。

    他还会怕王承恩么?就算见了东厂督公曹化淳,他都不带弯一下腰的!

    “呵呵,一切尚好。”秦书淮礼节性地寒暄道,“王司礼最近清瘦许多啊?”

    王承恩道,“哎,咱家就是个操心的命,能不瘦么?不像秦少保啊,半年多前你还是个差点被阉了的小太监,现在摇身一变,成了皇上跟前的大红人了。”

    秦书淮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这可都是托王公公的福啊!”

    王承恩跟着一笑,不过眉宇间却露出一丝寒意。

    对于秦书淮,他自然是恨之入骨了!当初他想培养秦书淮为自己的一颗棋子,却没想到这颗棋子越做越大,最后大到他已经完全无力掌控,甚至稳稳地盖过了他这个执棋者的风头!

    他从袖中掏出一物,对秦书淮说道,“秦书淮接旨。”

    秦书淮微微一愣,不过还是跪下说道,“臣秦书淮接旨。”

    王承恩不紧不慢地读了一遍圣旨,大意是崇祯先夸奖了一遍秦书淮在三边剿灭三万余流寇,力保韩城不失有功。随后,崇祯又提到,如今他有急务需找秦书淮商榷,要他速回京城,不得有误。

    秦书淮接了圣旨,心里却是疑窦丛生。

    崇祯明知现在是自己剿寇的关键时刻,怎么忽然让自己回去了?他说有急务商榷,就不能通过书信来征询自己的意见,何必一定要自己回京城呢?

    隐约地感觉到,这件事大有蹊跷。

    秦书淮接过圣旨之后,对王承恩说道,“有劳王司礼了,这么远让你跑一趟。”

    王承恩不无得意地说道,“秦少保不必挂怀,咱家本来就要来这的。”

    秦书淮心里一惊,心里不好的预感更浓了。

    不动声色地问道,“王司礼的意思是?”

    却听王承恩笑吟吟地说道,“呵呵,皇上派咱家来三边监军,你说咱家能不来么?”

    秦书淮心中一怔,所有疑惑的迎刃而解了。

    崇祯的疑心病又犯了!

    他这明摆着是怕自己执掌三边军政大权之后威胁京畿,所以立即派王承恩来抢夺三边胜利的果实了。

    不出意外的话,他很快还会再派一个三边总督过来。这个三边总督肯定不会是洪承畴,因为他怕洪承畴已经是自己的人了!

    此时,秦书淮颇有当年岳飞在大捷之际却受二十六道金牌连诏回京之感。

    崇祯,果然还是沉不住气了啊!

    看来孟威说的没错,自己早就应该考虑到功高盖主的事实了。

    想到这里,秦书淮谓然一叹,黄兄啊黄兄,你还是信不过我啊!

    见王承恩正得意洋洋地看着自己,秦书淮淡淡一笑,若无其事地说道,“王司礼这把年纪还为皇上分忧解难,实在是让人佩服。”

    “呵呵,哪里哪里,能为皇上分忧,是咱家的福分。”

    秦书淮说道,“王司礼,三边事关天下,若是不能早日剿灭流寇,来日可能会成滔天大祸。张、高二贼诡计多端,请务必谨慎行事。”

    王承恩不悦道,“秦少保且关心好你自己吧。咱家老则老矣,却也不用你教咱家怎么办事。”

    秦书淮无语地摇了摇头,心想王承恩是皇上最信任的太监之一,若是新来的总督是个软弱之人,那么王承恩势必成了三边的“影子总督”。

    此人性格偏激,做事容易冲动,而且只懂权谋而不懂兵法,他要是执掌三边,三边就危险了!

    麻蛋的,难不成李自成真有皇帝命?连崇祯都来帮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