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四百三十章 不叫埋伏的埋伏
    乱哄哄的高迎祥大营,随着一队又一队的士兵离营出发,渐渐安静下来。

    阴暗的角落里,三个小兵聚在一起轻声地商量着什么。随后,其中一人脱离了大部队,悄悄地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出发得太急太乱,所以没有人注意到这个人的失踪。甚至,没人注意到他还偷偷在不远处藏了一匹马。

    解家村,离韩城尚有25里地。

    秦书淮下令前军原地待命,后军快步向前,全军由两列并行改成四列并行。

    四列并行后,道路就显得有些挤了,不利于急行军。不过,这么一来队伍的长度可以缩减一半,如果遇到埋伏,可以更快地击中兵力进行反击。

    到现在为止,谁都无法确认张献忠和高迎祥会采取什么策略,所以他们自然得防备周全。

    大军继续前进。

    洪承畴对秦书淮说道,“大人,如果再走十里还未见伏兵,那说明贼寇已经闻风而逃了。”

    秦书淮认可的点了点头,再走十里几乎就到了韩城,一打起来韩城的兵很快就会知道,到时候出城来援就是前后夹击,对贼寇极为不利,所以就算要埋伏他们也不会选择在那埋伏。

    “不知道贺总兵那边如何了,曹将军有没有找到他们,跟他们说咱们的计划?”秦书淮说道。

    洪承畴道,“曹将军早前曾驻防陕西,所以对这一带是比较熟的,应该能找到贺总兵他们。”

    这时,前方有人来报。

    “启禀大人,有个从韩城来的人,自称是我军潜入高迎祥部的细作,说有要事禀报。”

    秦书淮一喜,说道,“快叫他过来!”

    随后又对身边的陈敬说道,“去,把文镇东叫过来。”

    陈敬应了一声,然后跑向后头。

    不一会儿,那个小兵被带过来了,文镇东也到了。

    小兵见了秦书淮,先是问道,“您就是钦差大臣秦大人吗?”

    秦书淮点了点头,“正是,你有何事禀报?”

    小兵立即说道,“属下是潜入高迎祥部的密探,特来禀报大人,高迎祥部往西去了。”

    秦书淮回头看向文镇东,问道,“老文,你看看这人是不是你的人。”

    文镇东早就看好了,说道,“是的,大人请放心。”

    原来这个小兵是白莲教的人。事实上在流寇之中,至少有几十个白莲教的信徒。只不过这些白莲教人各属不同的分舵,而且互相之间也并不认识。秦书淮因为遇到过白莲教中的奸细,所以这次多了个心眼,让文镇东去联系他的直系下属。这个小兵正是平阳分舵出来的,所以文镇东很快联络到了他,让他随时提供高迎祥部的情报。

    在得到文镇东的确认之后,秦书淮就不再犹豫,立即对李敬亭说道,“传令,大队改道,向西增援贺人龙!”

    韩城以西40里,板桥。

    从韩城出发前往黄龙城,走板桥、薛峰、白马滩一线是最快的,如果高迎祥选择走这条路,那就必经板桥。

    问题是,韩城附近还有两条路,虽然曲折了一些,但也可以到达黄龙城。

    已经抵达板桥的贺人龙,不确定高迎祥究竟会走哪条道,又不能分兵去各道把守,所以只好不断地派马哨去其他两条道上打探。

    他的任务是,用两万两千大军拖住高迎祥部的六万大军至少半个时辰以上。

    这并不轻松。因为高迎祥已经知道此地有埋伏了,势必会有所准备。所谓的埋伏,早已不能叫埋伏了。

    这样的任务,也只有号称“贺疯子”的贺人龙敢接。

    一万七千余步兵已经在道路两边埋伏就位,而贺人龙带着三千骑兵在埋伏点以西二里外,焦急地等待着。

    虽然号称疯子,不过他的面相看上去却是文质彬彬,只是脸上的焦躁出卖了他。

    在埋伏点以北二里处,是张啸率领的两千骑兵。张啸出来时带了五千骑兵,不过为了有效威慑高迎祥,使其不敢往南走,就把三千骑兵分给了曹文诏,这样曹文诏带着一万骑兵堵在南边,高迎祥必然会选择朝相对好突破的西路撤退。

    虽然去黄龙城有三条道,而且高迎祥也很清楚中间一条大道有贺人龙的两万大军把手,但是他依然选择了这条道。

    原因很简单。另外两条道,一条往西南方向,处在贺人龙与曹文诏一万骑兵的中间,另一条往东南方向,处在秦书淮与贺人龙的中间,走这两条路一旦被发现,会更快吸引两面的合围。而且,这两条道比较小,一旦被堵住,他们再想撤就难了。

    而中间那条道就不同了,不但路宽,而且旁边也是原野,虽然草木丛生,但是万一战局不利,趁着夜黑总能突围出一些部队的。

    丑时五刻,前方探子来报,发现高迎祥大军奔袭而来。

    贺人龙大喜,立即派人将消息传递给麾下所有千总。

    所有人马进入了最高战备状态。

    北风轻卷,乌云忽然散开,皎洁的月色撒在了大地上,轻柔地为大地披上了一层银色的外衣。

    丑时七刻,高迎祥大军进入伏击圈。

    在最前面的先锋营是号称“撞塌天”的刘国能所部,总计八千人。这八千人装备算是不错,每个人至少都穿了轻甲,尤其是道路最两侧的兵,每隔一个都持一面盾牌。

    明知道这里有埋伏,他们自然不是正常行军,而是十人为一横,八百人为一纵,以方阵姿态进军。

    贺人龙远远地看着这八千人完全进入伏击圈,但并没有下令开战。他要等更多人进入伏击圈。

    刘国能之后,是闯将李自成的部队,总共一万二千人。这一万二千人,只有一半有轻甲,其他人都没有盔甲。

    等李自成的部队大约三四千人进入伏击圈后,贺人龙觉得差不多了。

    因为再走,刘国能的部队就要出伏击圈了,到时候如果开战,高迎祥就可以前后夹击,这样对他极为不利。另外,埋伏圈里如果人太多,也不好消化。

    他挥了挥手。

    不就,一颗红色的烟花骤然升起,在空中爆开,散发出似血一般的红色火花。

    “杀!”

    震天的喊杀声从四周响起,无数明军忽然从路边的草丛中杀了出来。

    高迎祥部并未慌张,似乎早已料到了这个局面。

    他们迅速朝两面展开,盾兵迅速在道路两侧集结,护住无盾兵。而无盾兵则躲在盾兵后头,用长枪刺冲上来明军士兵。

    这是很实用的战术,不过他们的盾有些少,并不能形成铜墙铁壁。

    一万五千明军包围了一万左右流寇,另外三千士兵试图堵在道路上,阻止后头的流寇上来救援。

    喊杀声震天,兵器交接声一片。

    包围圈内的流寇虽然装备差了些,不过显然都久经沙场,与普通的流寇大有不同,他们战斗意志顽强,与官军厮杀起来并无太多惧色。

    而包围圈外的流寇,则像潮水一样涌上来。不过虽然高迎祥在包围圈外还有近五万大军,但是也不可能一下子全冲上来,因为五万大军延绵六七里地,又怎么能一下子冲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