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四百二十六章 闯将大才
    秦书淮微微一笑,然后把刚才的情况大致与杜文焕和洪承畴说了一遍。不过,他把白莲教换成了丐帮,反正丐帮和他交好,路人皆知。

    杜文焕一听,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大人英明!如此说来,末将这半年俸禄罚的真是值了!”

    洪承畴听罢,也笑道,“秦少保这是反间计哪!古有周瑜打黄盖,今有少保罚杜将军,若是此计当真能成,却也不失一桩美谈哪!”

    杜文焕忙说道,“早知如此,便是教少保打一顿又如何?末将若是皱一下眉头,就不算好汉!”

    秦书淮笑道,“张、高二贼打的可真是好主意哪。他们可能已经猜到我们率了数万大军来援,因此也知道在官道附近,即便埋伏我们也讨不到多少好,所以派了王忠全来演了这么一出大戏,想把他们往宜川的山道上引,好方便他们埋伏,也算煞费苦心了。既然如此,咱们就想想怎么配合他们演好这出大戏吧。”

    洪承畴想了想,然后笑呵呵地说道,“少保,既然此二贼自作聪明,那咱们让他聪明反被聪明误,又有何难?”

    杜文焕听完,也笑道,“少保,看来洪抚台已经有主意了呢,那我们先听他讲讲吧。”

    秦书淮道,“我猜杜将军你也已经有主意了,就看看你们两个是不是英雄所见略同吧。”

    “哈哈哈!”三人都大笑起来。

    入夜后,大军修整完毕,再度启程。

    只是这次调转了方向,往西,即宜川方向挺进。

    不远处,几个黑影看到大军的前进方向后,立即上马往南奔去。

    子夜,张献忠将营。

    罗汝才满面春风地走了进来,眉宇间是一片抑制不住的喜色。

    “张将军,张将军!大喜,大喜啊!”

    张献忠顿时眉开眼笑地说道,“怎么,王忠全成了?”

    罗汝才点头道,“呵呵,将军猜对了!刚刚吉县传来的急报,秦书淮果然率大军往西去了!”

    张献忠不禁抚掌大笑,“哈哈,这个秦书淮,我还道是个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呢,看来是高估他了。”

    罗汝才不屑道,“哼,此人据传在罗文峪以四敌千,还戏耍黄台吉,现在想想,朝廷为了震慑天下,也是煞费苦心呢!硬生生地编造出了这么一个战无不胜的战神来。不过更可悲的是,崇祯那小皇帝竟然编着编着自己都信了,竟派这种蠢货来三边。这下可好,他一来三边乱成一锅粥,过不了多久还会把几万大军都丢在宜川,这下看他怎么和崇祯交代。”

    “呵呵,他怎么交代不要紧,要紧的是这么一来,咱们可就在山西立住脚啦!”张献忠喜道。

    这时,李定国说道,“父帅、军师,话说回来,闯王手下那个叫李自成的,还真有两把刷子。要不是他猜到秦书淮不会让洪承畴率那一万人马回来,而是会率数万大军前来,这次咱们就要吃大亏了。”

    原本张献忠和高迎祥都认为,洪承畴最多只会率一两万军队回援,所以打算在韩城七十里外用五万左右的大军设伏阻截。如果他们真的这么做,那么遇到秦书淮的数万大军肯定会吃亏。因为流寇的战力绝对在官军之下,在双方人数差不多的情况下,就算他们占着埋伏之利,也肯定讨不到好。

    如果不能拦住秦书淮,那么等秦书淮大军直接挺进韩城,他们可就麻烦了。

    张献忠听到李定国这番话,脸色果然暗沉了一些,说道,“没错,这个李自成却有几分能耐,就连利用王忠全把秦书淮往宜川引,也是他想出来的。此人,今后怕会是我们不容小视的一个对手。”

    罗汝才也点头道,“张将军说的对。这人比高迎祥更难对付。不过眼下,咱们还没到与他相斗的时候,先把这一战先打好吧,其他的咱们徐徐图之。”

    高迎祥大营。

    高迎祥面带微笑地放下急报,然后对李自成说道,“闯将,你可又立了一件大功啊!那秦书淮果然带着大军往宜川方向去了!”

    李自成淡淡一笑,说道,“此事的最大功臣,还是王忠全。王忠全是属下一位好友,两年前因为机缘巧合认识了白莲教平阳分舵的舵主。这个舵主不知怎的对王忠全一见如故,便绕过白莲教七年以上的资深教徒才能出任教务的规矩,在他入教一年后就让他做了执事,还把他派来我军中传教,自然就成了属下反监视白莲教的内应。却不想数日前他得到消息,说秦书淮已经成了他们的教主,属下这才想起了这出反间计。要说起来,此事也是凑巧,说明朱家的气数已尽,更说明闯王举事抗朱家暴政,实乃天命。”

    低调谦逊的李自成,这番话不仅说得高迎祥心生欢喜,也让在场其他将领敬佩有加。也正因为他有才又懂做人,所以历史上,高迎祥死后他就顺理成章地继任了“闯王”的位子。

    高迎祥说道,“闯将过谦了。此事王忠全虽然重要,但是若没有你运筹帷幄,也是决计成不了的。那个秦书淮号称大明之妖,不过在本王看来,这等徒有虚名的小儿,不抵闯将你万一。”

    这话把李自成捧得很高,却是高迎祥的真心话。对于李自成,他是发自内心的喜爱。

    闯塌天刘国能也跟着说道,“闯将有大本事,国能佩服。之前多有得罪,希望闯将大人不记小人过,嘿嘿,回头摆庆功酒,俺自罚一坛!”

    众将也都乐了起来。

    点灯子赵胜说道,“老刘你喝下一坛,回头可别摸错了门,又找别人家媳妇儿睡去。闯王可刚下了令,咱不能这么干了。”

    不沾泥张孟存接话道,“老赵你别给人说破了,老刘本来正打算这么干呢!哈哈!”

    “哈哈,老刘是越喝酒越有干劲啊!”

    李自成跟着呵呵一笑,眉宇间却掠过一丝不屑。

    这些泥腿子哪有将军的素养,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而已。若我是闯王,看谁敢在将营之中污言秽语。

    月下,秦书淮大军在飞速前进。

    锦衣卫缇骑和军中马哨四处,但凡路上遇到可疑之人,无需盘问,直接格杀!

    山西境内的官道之上,张献忠布下的眼线一个个都打起了哈欠,一夜无事,看来秦书淮的大军果然去了宜川。

    而宜川的某处,数万流寇也打着哈欠,望眼欲穿地等着秦书淮大军来自投罗网。

    韩城西面,贺人龙的两万大军得到了韩城传来的消息,听闻前方可能有埋伏之后,果断在韩城一百多里外停了下来,召集众将研究对策。

    此外,曹文诏和孟虎率领的两队骑兵,也在某处奔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