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四百二十五章 反间
    秦书淮见过的白莲教人,从高层长老到底层普通信徒,向来都对教主言听计从,绝不会像王忠全一样,如此顽固地坚持己见,置教主的意思于一旁。

    原因很简单,白莲教是依靠信仰建立的组织,教中之人大多把教主当成了神的代理人。尤其是秦书淮,因为前任教主说他是紫道星君转世,加上他又做到了很多常人难以做到的事情,所以现在白莲教徒对他的崇拜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对他都言听计从。

    然而这个王忠全却是根本听不进秦书淮意见,似乎很迫切地想让秦书淮按照他的意思去做。

    是这个人本身就极为执拗,还是另有隐情?

    想到这里,秦书淮不动声色地说道,“王执事说的也有道理。张献忠的狡诈本座也早有耳闻,而且这次他还联合了高迎祥,如果要埋伏我们,还真不太好对付。”

    王忠全立即连连点头,又道,“教主英明!所以,咱们切不可中了他们的圈套!”

    “嗯,那你说说,咱们应该走哪条道呢?”

    王忠全不假思索地说道,“启禀教主,属下知道一条小道,既可以避过张贼和高贼的埋伏,又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抵达韩城!”

    秦书淮表现出饶有兴致的样子,说道,“那你快与本座说说吧。”

    王忠全说道,“教主,咱们可以往西,先进入宜川县,再调头向南,直奔韩城。”

    “宜川?”秦书淮淡淡一笑,“那里好走么?”

    秦书淮没到过宜川,不过听这个名字就知道,那地方肯定丘陵纵横。

    而丘陵地形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那里将有无数路段适合埋伏。行军打仗,如果在平原地带遇到埋伏,被埋伏的部队可以迅速展开,所处的劣质一般不会太大,除非对方部队远多于自己,或者对方有大量骑兵冲击过来,否则很难占到绝对优势。

    但是在丘陵地带埋伏就不同了,在两旁都是山中间只有一条狭窄小道的情况,敌人不但居高临下冲击力强,而且被埋伏的部队散不开来,只有被动挨打的份。当初他在横岭以几千人埋伏建奴六万大军,能取得歼敌近万的战果,就是把这种地形优势发挥到了极致。

    王忠全急忙说道,“教主,那里有一条小道,十分好走,属下可以指给您看。”

    说着,他扭动了下身体,意思是让秦书淮替他松绑。

    秦书淮又不怕他行刺,所以毫不犹豫地上去解开了捆他的绳子。

    王忠全舒展了下筋骨,然后走到桌前,指着地图说道,“教主请看,这条小道就在此处。”

    秦书淮看了看,王忠全所说的小道,果然在群山交织的丘陵地带,不少路段就在群山环绕的山谷中。

    这种地形,如果两旁埋伏六七万流寇,再准备大量火球,那么自己这五万多大军必定损失惨重。

    对比之下,别说沿既定的官道走前方最多只有六七万伏兵,就是真的如王忠全所说,有十来万伏兵,秦书淮也宁愿走官道。

    王忠全的言行举止与白莲教的教徒格格不入在先,又急迫地将大军往险峻的山道引在后,这让秦书淮不得不怀疑此人的真实身份。

    稍稍沉吟了一会,他说道,“王执事,你说的这条小道,当真很少人知道么?”

    王忠全无比肯定地点了点头,“除了长期生活在当地人,外人几乎不知道。而且,张贼和高贼现在把重兵都埋伏在了水河一带,就算知道了也绝来不及去那的。属下建议教主可以带大军天黑后出发,人衔枚马裹蹄,这样他们就更加发现不了了。”

    秦书淮盯着地图看了一会,然后微笑着说道,“有道理!如此我们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抵达韩城,打他个出其不意!说不定还能生擒高、张二贼!”

    王忠全嘴角浮起一丝明显的笑意,连连说道,“教主英明!此战之后,教主势必再次名扬天下!”

    “王执事,若真有那么一天,你就立了大功了!你放心,本座绝不会亏待你的!”秦书淮拍着王忠全的肩,笑呵呵地说道。

    王忠全当即跪下,慷慨激昂地说道,“属下愿为教主效死!”

    “很好!”秦书淮赞赏地点了点头,然后又道,“不过,此次杜将军抓了那么多你们的人,不知道张、高二贼会不会因此改变既定策略?”

    王忠全眼珠子微微一动,说道,“教主言之有理。不如这样,您假装斥责杜将军扰民,然后把咱们都放了。这样一来,咱们的人都没有受到拷问,张、高二贼就不会怀疑消息已经泄露了!”

    “哦,这么说外边挨打的三个人,不是你们的人?”

    “嗨,那都是苦命的老百姓,这三十几人里,包括属下在内,就三个是贼寇的细作。”

    秦书淮呵呵一笑,“此计甚妙,那好,就依你所言。不过,你回去可得谨言慎词,千万不要让他们看出你是我们的人。”

    王忠全嘿嘿一笑,“教主放心,属下知道该怎么做。”

    ……

    不久,秦书淮在军营厉斥杜文焕扰民,罚他俸禄半年。之后,他又命人把这些人全部都放了,并且给予米面钱粮以示安慰。

    看着这些人大摇大摆地走出了军营,杜文焕气得扭头就走,连洪承畴都面露不解。

    秦书淮回到帅帐,又把杜文焕和洪承畴叫了进来。

    杜文焕还是一肚子气,进了帅帐之后一声不吭,连头都是扭向和秦书淮相反的方向。

    秦书淮笑了笑,说道,“杜将军,让你受委屈了。”

    杜文焕言不由衷地说了声,“末将不敢。”

    明显是气话。

    “杜将军,你搜捕细作有功,我给你记着呢。”

    杜文焕终于扭过头来了,一脸疑惑地看着秦书淮。

    方才自己还被骂扰民,这会儿钦差大人又怎么说自己有功了?

    秦书淮又道,“本帅认为,那个叫王忠全的,很可能就是流寇的奸细。”

    杜文焕越听越糊涂,忍不住说道,“大人,既然你也认为他是奸细,那何不对他严刑拷打,多少总能打听点情报出来,何以又把他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