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四百十九章 韩城被围
    周延儒见崇祯的眉头越皱越紧,脸上一片凝重,就知道自己的计策成功了。

    哼,东林势大,皇上就要整东林。那么秦书淮势大呢?皇上就不想整他吗?

    自古以来,功高盖主者,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

    崇祯沉吟了,从思绪中解脱出来,然后对周延儒说道,“周阁老,秦少保刺杀总督一案,包括他勾结白莲教一事,事关重大,光凭你一面之词朕是不会信的。你若有心就去好好查。若是查到实据,朕定然依法办他。至于你为官不谨之罪,纯熟子虚乌有,以后勿要再提了。”

    周延儒心中一喜,不过却仍是一副凄切的表情。

    说道,“皇上,老臣如今年老体衰,怕是再占着内阁重臣的位子,有负皇恩啊!老臣,恳请告老,还乡讲学,为皇上教化士子。”

    “朕说了不准,周阁老就不要与朕为难了。”崇祯沉着脸说道。

    周延儒自然不是真的要告老还乡。他们文官就是讲究这个,臣子再三请辞,皇帝再三挽留,这就是一段君臣佳话,回头好写入史书。

    于是周延儒哽咽着说道,“如此……老臣叩谢皇上信任。老臣必为皇上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周阁老,你是内阁重臣,朝中大小事务都离不开你的操持,朕希望你也能保重身体。”

    “是,多谢皇上关心!”

    “另外,三边的事情,你尽管去搜集证据,人证也好物证也罢,既然你要参秦书淮,总得有凭有据吧?”崇祯又说道。

    周延儒忙不迭地点头道,“皇上圣明!老臣这就派人去搜集证据,定然不会无端冤枉了秦少保。”

    “好,你那且退下吧。”

    “臣告退!”

    周延儒心满意足地出了门。

    崇祯坐回龙椅上,呷了一口茶,然后对孙承宗说道,“孙老师,你怎么看?”

    孙承宗明知故问,“什么怎么看?”

    “孙老师就不要装糊涂了,朕问你秦兄的事情。”

    孙承宗沉吟了下,反问,“皇上真要周延儒去找秦书淮刺杀总督的证据?若是他找到了,皇上当如何呢?”

    崇祯说道,“刺杀三边总督是朕和秦兄一块定的,便是有证据朕也会让它消失。不过秦兄勾结……秦兄与白莲教有染一事,朕想知道个清楚。”

    孙承宗的心情很复杂。一方面秦书淮是他举荐给崇祯的,看到秦书淮如此能干,这半年多来立下了汗马功劳,他自是欢喜。但是另一方面,如今秦书淮又确实发展过快了,说句难听的,他已经对崇祯构成威胁了。

    可以说他对秦书淮,又爱又惧。

    沉默了会,他说道,“皇上,秦书淮与白莲教有染,或是周延儒信口胡诌也说不定。”

    “如果不是胡诌呢?”

    “那或许另有隐情吧,总之仅凭他与白莲教有染就断定他有什么不臣之心,怕是不妥的。咱们还是要就事论事。”

    “朕也知道……若是秦兄并没有什么,那朕这么做可就寒了他的心了。所以朕才叫东林去查,反正东林与他是死敌,怎么查都没关系。若是动用厂卫去查,秦兄就该知道这是朕的意思了。”

    “皇上圣明。秦书淮为皇上立下汗马功劳,皇上待他以情是应该的。不过,在皇权面前,什么情分也要靠边。如今东林、秦书淮、东厂都能影响朝局,就看皇上如何平衡了。”

    孙承宗的意思,是要崇祯暂留东林,以便打压秦书淮。

    然而在这点上,崇祯并没有听他的。

    他斩钉截铁地说道,“老师,东林已经烂了!朕已经决定刮骨疗伤,绝不会因为任何原因而中止。对付东林一事,我们还需按照原定计划进行。”

    孙承宗欣慰地笑了笑,“皇上现在越来越杀伐果断了,老臣甚感钦佩。”

    崇祯苦笑不语,眉宇间心事重重。

    太原城,总督府。

    秦书淮沉沉地睡了一个大觉,知道晚饭时分方才醒来。

    醒来之后,用了晚膳,然后就见孟虎笑呵呵地进来了。他作为“刺客”被抓后,很快摇身一变,又变回了武原军的副将。

    “帮主,你猜我们在城里抓到谁?”

    “谁?赫连巴泰?”秦书淮问道。自从赫连巴泰跑后,他就一直惦记着,深怕这老家伙回头又来给自己惹麻烦。

    孟虎摇了摇头,“不是!是王涵年!这老小子想化妆成平民混出去,却不想现在全城戒严,谁都不能随意进出,他就一直背着个包袱在城门口鬼鬼祟祟的徘徊。守城门的弟兄见他形迹可疑,就把他抓来了。”

    “呵呵,这老小子,我差点都把他给忘了。”秦书淮笑了笑,然后说道,“把他带进来,他不是很拽么,让我看看他现在还拽不拽。”

    “好嘞!”

    孟虎兴冲冲地出去后,没过一会儿就把王涵年像拎小鸡一样拎了过来。

    王涵年跪在地上,浑身颤抖地说道,“下、下官王涵年,拜见钦差大人。”

    秦书淮呵呵一笑,看着一身粗布衫、一脸邋遢样的王涵年说道,“王大人,怎么成这副样子了?你可是堂堂兵部郎中,正五品的官呢,这衣衫不整的,成何体统啊?”

    王涵年整个脸都白了。

    “回大人,下官、下官……”结结巴巴了半天,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王大人,你这急急忙忙地想去哪啊?”

    “回钦差大人,下官闷得慌,就想出去走走。”

    “背着包袱走?”

    “包袱……这个……”

    “怕什么,你可是把本钦差从太原城轰出去的人,光是这点,你们东林党人就能给你大书特书了吧?”秦书淮不紧不慢地说道。

    王涵年慌了,激烈地磕起头来。

    “下官知罪,下官知罪!求少保饶下官一条狗命吧,求少保饶命啊!”

    秦书淮见他这副样子,大失所望。原本他以为这王涵年这么自负,没准见了自己会来个当头痛骂然后慷慨赴死呢,没想到竟然吓成了这样。

    话说来了这么久,他还没见过一个铮铮铁骨的东林党人,也是败兴。

    这种烂泥一点嚼劲都没有,他也就不想聊了。

    于是对孟虎说道,“老孟,把他拉到咱们江河帮营地去,怎么处置他就由弟兄们做主吧,那天咱被赶出来,我看不少弟兄恨不得扑上去咬他几口呢。”

    孟虎嘿嘿一笑,“好极,好极!我这就拉他去给弟兄们出出气。”

    “低调点,别弄得满城风雨,好歹也是朝廷命官,传出去不像话。”秦书淮又嘱咐道。

    “明白,明白!咱们就悄么几儿的和他谈谈心。”

    王涵年顿时瘫倒在地,他知道自己落到那些凶神恶煞的糙汉子手里会有什么后果。

    “少保、少保饶命啊!少保,是下官,哦不,是小的有眼无珠,小的不该得罪少保,小的知错了!”

    “嘿嘿,现在才知道错可晚了点。”孟虎又像拎小鸡一样把王涵年拎了起来,正要出门,却见洪承畴急急忙忙地跑了进来。

    “少保,韩城被围,下官要立即启程回援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