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四百十八章 朕真的想知道
    周延儒前来“自请罢官”,毫无疑问是秦书淮在三边的“胡作非为”导致的。

    之前秦书淮杀了三边大将王成策的时候,周延儒带着百官气势汹汹地逼崇祯办秦书淮,但硬是被崇祯抗住了。

    崇祯原本以为,秦书淮夺了三边之后,周延儒应该会采取更加激烈的措施,可没想到这老东西竟然来了这么一出苦肉计。

    他当然知道,老东西这是想来个以退为进,以试探自己对东林的真实想法。

    崇祯不禁微微一笑,心道,你当朕真是个没有城府的傻小子、傻皇帝么?

    你要玩把戏,朕陪你玩,与你玩个开心。

    想到这里,他起身走到周延儒跟前,扶住他的胳膊,说道,“周阁老,你这是何苦呢?别人不知道周阁老为人,朕难道会不知道吗?虽然朕与你经常意见相左,偶尔也会有争执,可真更知道,没有周阁老为朕操持这天下,朕现在又岂能如此安心地坐在龙椅上?快快起来,地上怪凉的!”

    周延儒却是坚持不肯起来,更加悲切地说道,“皇上,请皇上即刻罢了罪臣的官,并将罪臣收押!既然此番朝堂之争是因罪臣而起,那么只要皇上拿下罪臣便可平息纷争,从而使我朝堂上下团结一心,共举中兴大业啊!”

    崇祯一拍桌子,怒道,“周阁老,你与朕说说,究竟是何人在背后掀起朝堂之争,导致我们君臣离心离德?”

    周延儒抬起头,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崇祯。

    原本他以为,秦书淮执掌三边之后,崇祯很可能会对东林下手,而他自己将首当其冲。所以他才来了个以退为进,故意来试探崇祯的想法。

    可是现在皇上竟然为他打抱不平起来,这倒让他反而看不懂了。

    他稍稍想了想,然后说道,“皇上,三边总督杨鹤于前天夜里在总督府被刺身亡,您不觉得蹊跷吗?”

    崇祯心里一笑,蹊跷?有什么蹊跷的,这是朕让秦兄干的嘛!

    不过脸上却是一本正经的样子,说道,“确是蹊跷,周阁老的意思是?”

    周延儒义愤填膺地说道,“据臣所知,杨总督遇刺后,秦书淮就立即出现在太原城,并且迅速收了诸大营的兵权,似乎早就知道杨督会遇刺一样。而更让人不明白的是,远在韩城的洪承畴居然在几个时辰后就带兵赶到了太原,帮他稳定局势。臣不禁想问,洪承畴是如何在被刺后短短数个时辰内赶到太原城的?太原离韩城有几百里远,除非是他提前出发,否则又怎么能这么快赶到?他若是提前出发,那就意味着他早就知道总督会被刺,皇上您说,是也不是?”

    崇祯被周延儒问得哑口无言,想找点什么漏洞反驳也找不出,只好点了点头,说道,“此事,确实可疑。”

    周延儒又道,“而另据消息,此前秦书淮去过一趟韩城,在那足足呆了一天,这不禁让人怀疑,他与洪承畴到底在密谋什么。”

    “嗯,这个……”

    “皇上,此案的前因,是杨总督拒绝秦书淮的亲兵入内,此案的后果,是秦书淮忽然掌了三边的兵权,而此案的经过,无不显示他早就知道杨督会遇刺!纵观前因后果经过,显然就是他密谋刺杀了杨督!皇上,如今朝堂之争已经到了同僚相残的地步,罪臣难辞其咎啊!罪臣深感已无力挽回朝局,请皇上罢了罪臣的官吧!”

    崇祯心道,罢了你?此时罢了你,你们东林党还不都起来咬朕?

    于是说道,“周阁老,你说是秦书淮派人刺杀的杨总督?他真有这么大胆?”

    周延儒惨笑一声,说道,“皇上!你说秦书淮有没有这么大胆,那么臣就要再说几句了。这个秦书淮的江河帮现在如日中天,帮众八千精兵全部由武功高强的江湖人士组成,其战力远远在关宁军之上。此外,秦书淮如今在江湖上大名鼎鼎,他又在搞什么武林联盟,皇上试想,一旦这个联盟成立,他岂不成了武林盟主,岂不是等于他一统武林了?”

    崇祯微微皱了皱眉。

    “还有,这个秦书淮不但在武林中只手遮天,他甚至与魔教、白莲教都有勾结!据说,此次刺杀杨督的人马里,就有白莲教的人,众官兵都是亲眼所见!”

    崇祯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心中暗道,秦兄与白莲教都有关系?为何孟威和孟虎都没有告诉朕?

    周延儒的声音越发高亢,连珠炮似的说道,“此外,这个秦书淮又与关宁军的赵率教、何可纲甚至袁崇焕交情极好,如今他刚到三边就轻而易举地收了三边军政大权,至于洪承畴等人更是对他死心塌地!皇上,臣不禁要问,这个秦书淮到底想干什么?!”

    崇祯不由一怔,在心里喃喃道:是啊,秦兄你到底想干什么呢?大半年时间一晃而过,朕只知道你东奔西走,一刻都不曾停歇,要不是周延儒这么一说,朕还真不知道如今你已经干了这么多事儿了。

    秦兄究竟想做什么,他到底志在何方?

    方才孙老师欲言又止,恐怕也是想提醒朕这点吧?

    三边离京畿如此之近,兵马又如此之多,朕让秦兄去一统三边,真的合适吗?

    脑海中,往昔一幕幕画面不断飘过。

    那个晴朗的午后,两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坐在地上慷慨激昂,指点江山,彼此敞开胸怀,畅舒中兴大明的雄心壮志。

    那个小雪的清晨,一个满身伤痕、一脸疲惫少年在承天门外徐徐而来,带着击退建奴的骄傲和兴奋,向另一个同样意气风发的少年,激昂地喊出“天威所在,不臣之兵尽靡,国威所在,不臣之邦尽诛”的豪情壮志。

    那条繁华的街道上,一个少年一脚踹翻了一个纨绔,对着另一个少年说“黄兄,揍他!”,两个少年痛快淋漓地揍了那人一顿,然后手拉着手一起狂奔而逃……

    秦兄……

    你亲口对朕说,做人要讲义气,为朕你可以肝脑涂地,死而后已的。

    而朕也亲口对你说过,卿不负朕,朕必不负卿的!

    朕,现在仍当你是兄弟,仍当你是朕此生唯一的知己!

    而你,究竟是如何看朕的呢?

    朕,真想知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