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四百十七章 换了套把戏
    紫禁城,养心殿。

    殿内,除了崇祯外,还有孙承宗、王德化两人。

    孙承宗站在殿前,一个字一个字地看完秦书淮的密奏,然后缓缓合上,呈还给崇祯。

    崇祯的嘴角,始终挂着一丝明媚的笑意。

    孙承宗的眉角也微微上扬,深壑般的皱纹也抚平了不少。

    说道,“呵呵,这秦书淮果然好手段,这才短短几天就收了三边的大权。老臣要恭喜皇上啊。”

    崇祯笑了笑,然后语速略快地说道,“老师,这下我们放开手脚打击东林党了!朕,等一天等很久了!”

    眉宇之中,一片扬眉吐气,防似一个被欺压了很久的孩子,终于等到了长大变强的那天。

    孙承宗听完此言,眉头微微一皱,说道,“皇上,你怎么也称东林人为东林党了?这个花名,自从齐楚浙党倒台后,可是很久没人提了。”

    “呵呵,朕也是听秦兄说的,他说那些东林人结党营私,就是东林党!朕觉得,当真贴切。”

    “皇上,那天温体仁他们,好像也说周延儒等人是东林党。”

    “想必他们也是听秦兄说的吧,怎么了?”

    “没,没什么。”孙承宗话说半句,欲言又止。

    崇祯处在兴奋时,并没有听出孙承宗的话外音,又道,“老师,现在秦兄已经夺了三边的兵权,我们是否也该行动了?如他所说,咱们应该立即打压下东林党的嚣张气焰,让三边乃至各地的将领知道,东林党这棵大树不牢靠了!”

    孙承宗依然深眉紧锁,似在神游。

    “老师,你怎么了,是否身体有恙?”崇祯见他不说话,关切地问道。

    孙承宗回过神来,说道,“无妨,老臣年老体衰,一时走神而已。”

    “老师要保重身体,才能与朕一道再造大明中兴啊!朕有孙老师,有秦兄,正是一展拳脚的时候呢!”崇祯意气风发地说道。

    孙承宗淡淡一笑,“皇上放心,老臣的身子骨,还算硬朗!”

    “那就好!咱说到哪了?哦对,老师觉得,秦兄密奏所提的五点建议,咱们是不是该着手实施了?”

    孙承宗点了点头,说道,“这五点建议确实势在必行,老臣附议。”

    崇祯迫不及待地说道,“那你说说,咱们该怎么打击东林党,要不要拿周延儒下手?朕可忍他很久了!”

    孙承宗持重地摇了摇头,说道,“若东林为党,那么这周延儒就是东林党首,要是皇上拿他下手,就骑虎难下了。”

    “如何骑虎难下?”

    “皇上试想,东林人早已把周延儒视作内阁首辅,如果拿下了他,皇上派另一东林人顶上还好,要是让非东林人顶上,那各地督抚一定会集体反弹的。他们觉得,皇上拿了三边,又撤了他们的周相,对东林下手已是板上钉钉,弄不好这些督抚就狗急跳墙了。”

    崇祯皱了皱眉,说道,“老师说得对。秦兄说,打压是要打压,但是不能太过,以前他还说个一个比喻,叫什么温水煮青蛙。这个……确是需要好好思量。”

    孙承宗忍不住说道,“皇上,秦书淮所言也未必句句是真言,皇上需有自己的圣断才是。”

    崇祯愣了愣,终于明白了孙承宗的意思。

    呵呵一笑,说道,“孙老师,你多虑了。朕自有圣断,但是秦兄所言也是对的。”

    孙承宗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但愿是老臣多虑了吧。”

    殿中,气氛陷入了一阵诡异的沉默。

    过了会儿,崇祯说道,“咱们还是说说怎么打压东林党的事吧。如果不动周延儒,那么朕觉得,可以动一下浙江巡抚王化贞。秦兄从江南回来之后,带来了一大堆王化贞贪污腐化、滥杀人命的证据,有人证也有物证,朕要办他,就是东林党都无话可说。”

    孙承宗沉吟了会,说道,“如此甚好!这么一来,皇上的出发点既可以被解读成是打压东林,也可以被解读成是为整顿吏治,只要模棱两可就对了。老臣建议,此案还可以移交三司会审,由东林人自己去审判。一来现在人证物证俱在,恐怕他们也不敢过于包庇王化贞,顶多是保他不死罢了。二来也可以安安东林人的心,让他们觉得皇上还信任他们。”

    崇祯冷笑一声,说道,“哼,朕还巴不得他们颠倒黑白,判王化贞无罪呢!如此一来,等到时机成熟,朕就以此案为切入点,把三司的人统统拿下。不光三司,到时候若是牵连开去,可以揪出一窝人!”

    孙承宗听到这里,欣慰地一笑,说道,“皇上圣明!”

    崇祯又问,“老师,你说朕这么做,各地督抚应该不至于反弹吧?”

    孙承宗说道,“皇上,反弹是一定会有的,但只要皇上不做的过分尖锐,让东林人不能确定皇上心底究竟是怎么想的,那么他们就不会与皇上以死相搏。东林之中有聪明人,但是光靠这一小波聪明人想挑动天下风云,还是不太可能的。所以,到时各地督抚反弹,皇上只要用拖字诀就好了,无需多虑。”

    崇祯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那好,此事就这么定了。朕回头就让骆养性亲自带锦衣卫去捉拿王化贞。”顿了顿,又道,“对了,关宁军入京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此刻应该在路上了。关外黄台吉己巳大败以后,目前已无力再犯辽东,所以关宁军这次调来了一万五千大军,以加强京畿防卫。”

    就在这时,外头有太监来报。

    “皇上,礼部尚书周延儒求见。”

    崇祯和孙承宗相视一笑。

    随后,崇祯说道,“让他进来吧。”

    没过多久,周延儒快步而进,一进来就跪在了地上,语气悲切地说道,“罪臣参见皇上!”

    崇祯一愣,随后说道,“周阁老何罪之有啊?”

    “罪臣身受两代皇恩,本应克谨勤勉,以称任使,为我皇分忧。然罪臣不通情理,不懂世故,为官因循守旧而不知变通折中,因而得罪了个别同僚,甚至被攻讦为东林党首,致使同僚离心,君臣离德,罪臣自知罪孽深重,故一请皇上罢了罪臣之官,而请皇上治罪臣为官不精之罪!”

    崇祯听完不禁在心里一笑,老东西这次换了套把戏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