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四百十四章 脱了都脱了
    杜文焕是个活广告,秦书淮自然要好好待他。

    所谓千金买马骨,他要用杜文焕这个极度亲东林的将领做广告,告诉所有三边的将领,只要归顺他秦书淮,和东林划清界限,就都可以活。只有反抗者,如王成策之流,才会死!

    另外,历史上的杜文焕是很能打的一个将领,三边能打的将领本来就不多,如果因为他们亲东林而全部格杀,那恐怕张献忠和高迎祥要笑死了。

    那么,这些亲东林的将领归顺之后,还会不会再次倒向东林呢?

    秦书淮认为,基本上不会。

    这个道理,和当年的阉党一模一样。当初魏忠贤掌权时,各地将领纷纷献殷勤表决心,连袁崇焕都还上奏要为他建造生祠,但是魏忠贤被崇祯贬去守陵之后,袁崇焕不也一个屁没放吗?魏忠贤在位时提拔了那么多将领,可有一个乱动了?

    没有!一个都没有!

    直到魏忠贤死后,都没有一个将领出来为他说一句话。

    如果连魏忠贤都是树倒猢狲散,那么东林党就更是如此了。而且东林倒起来,要比魏忠贤更快。

    为什么呢?因为东林作为一个文官集团,其死忠粉基本都在文官之中。而武将之所以忠于东林,是因为各地督抚都是文官,按照明朝官制,督抚手握军政大权,武官能不听他们的?

    像杜文焕这种,把东林要员看作自己恩师从而对他们死忠的将领,毕竟是极少数。况且,即便是这样,杜文焕最后不也没敢乱动吗?

    所以,对付东林的关键在于督抚,而不在于将领。崇祯如果动东林文官,对于各地武官的利益并没有任何的实质伤害,武官没有跟着东林造反的动机。

    但是,如果因为这些武官曾经忠于东林而追究他们的历史责任,那么这些武官势必会跟着东林一起反,到时候局面就真的一发不可收拾了。

    所以,秦书淮不但不会动杜文焕,而且会待之以礼。只要让这些将领明白,其一东林即将失势,其二皇上不会翻旧账,那么到时候这些将领势必会迫不及待地和东林划清界限,即便之后东林党再派人来联络他们都没用。

    他来三边夺权的依据就是这个,否则也不会只带一千五百人来。

    话说杜文焕见秦书淮对自己如此客气,也就强挤出一副笑容,说道,“末将还好,多谢秦大人不杀之恩。”

    杜文焕是个直脾气,言语中的意思,是秦书淮本来可以杀他的,却没有杀他。

    秦书淮呵呵一笑,说道,“杜将军可是咱们三边的一大虎将,为皇上守三边立下赫赫战功,方才我若是失手杀了你,不光我自己于心难安,恐怕皇上也会重罚于我的。”

    秦书淮没用钦差或少保自称,给足了杜文焕面子。

    杜文焕道,“少保宰相气度,末将佩服。末将有个不情之请,还请少保应允。”

    “杜将军请讲。”

    “末将在三边镇守两年有余,期间历经大小战役无数,身上多处顽疾近日复发,还请少保准许末将,解甲归田。”

    杜文焕的这番话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他知道自己是杨鹤的学生,如今杨鹤被秦书淮杀了,三边肯定容不下他杜文焕了。与其让秦书淮猜忌,倒不如现在交出兵权,解甲归田来的安全和自在。

    秦书淮自然也知道他的用意,不过听完之后脸色当即冷了下来。

    冷哼道,“杜将军,你是信不过秦某人么?”

    杜文焕不卑不亢地说道,“末将不敢!”

    “你当真是旧疾复发?”

    “当真如此!”

    “可有凭证?”

    杜文焕二话不说,立即脱掉了盔甲、内衫等,在冰天雪地里光了膀子。

    黝黑结实的肌肉上,五六条长长的刀疤互相交织,赫然而露,这些刀疤一看就是作战时留下的,有一道是从脖子以下三寸一直划到肚挤眼上方,确实触目惊心。

    在场众人看了无不惊叹,杜将军当真是好汉子!如今向他这么拼的大将可不多了!

    然而,秦书淮却只是淡淡地一笑。

    “李敬亭出列!”他忽然大吼一声。

    李敬亭当即出来,大声道,“末将在!”

    “脱盔去甲,让弟兄们看看你身上的伤!”

    “末将遵命!”

    李敬亭二话不说,立即脱了上衣,露出了上身肌肉。只见他身上有多达二三十道伤口,一条条如同沟壑纵横,殊为恐怖。

    众将士看了无不惊呼。

    杜文焕和贺虎臣两人亦是面露讶异和敬色。

    秦书淮凝声道,“告诉他们,这些伤是怎么来的!”

    李敬亭毫不犹豫地说道,“十八道是在罗文峪留下的,七道是在横岭留下的,还有三道是在锦衣卫办案时留下的!”

    秦书淮指着李敬亭,对杜文焕厉声道,“杜将军,你的伤可有他重?”

    杜文焕心服口服道,“末将不及李将军!”

    秦书淮把倚天剑扔给李敬亭,然后也脱了自己的上衣。

    “哗!”

    看到秦书淮身上密密麻麻的伤疤之后,在场将士都轰然耸动。

    他的伤疤,比杜文焕和李敬亭加起来还多,还恐怖!

    闻名天下、战无不胜的秦少保,身上竟然也有这么多伤口!可见他的功勋,就是靠着双手打下来的!

    秦书淮又喝道,“杜将军,你的伤可有我重?”

    杜文焕单膝跪地重重一拜,“秦少保,末将自愧不如!”

    “杜将军,如今三边匪患日盛,百姓深受其害,皇上夙夜难寐,正是我等大好男儿马踏沙场、建功立业之时,岂可因区区小伤就卸甲归田?杜将军,你的悍名本少保早就耳闻,人人都说你是一员不怕死的悍将,莫不是本少保听错了,三边原来还另有一个杜将军?”

    杜文焕的眼眶蓦然一红,随后从喉咙底部蹦出了几个字。

    “少保,末将……知罪!末将错了!”

    他很清楚,秦书淮骂他越狠,留他之意就越切,说明他在秦书淮心中的分量就越重。

    身为武将,他又何尝不想建功立业?历史上,杜文焕本就是一名能征善战的悍将,尤其在平定流寇方面功勋卓著,要不是自感在三边没有立足之地,他又岂会提出解甲归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