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四百十二章 这很东林
    谭望斯一动不动地端坐于马上,仿佛一尊石雕,没有人看到铜面具背后的表情是什么样的。

    毫无疑问,秦书淮的修为已经出乎了他的意料。

    他对秦书淮的了解,原先还停留在他在武林大会上与少林达摩院首座智空打平的记忆中,所以他认为自己有把握打赢对方。

    但是秦书淮方才的那一剑确实太过惊人,让他明白自己太低估对手了。

    秦书淮见他久久不说话,便再次喝道,“暗云宗宗主,你手下三大高手在我剑下两死一伤,难道不想替他们报仇吗?”

    他一边说,一边暗暗运气调息。方才那一剑,他同样瞬间耗掉了一半的真气,所以需尽快补上才是。

    谭望斯觉得自己未必是秦书淮对手,但是这么多人看着,如果不敢应战今后何以服众?

    捏着马缰的手咯咯作响,他骑虎难下,陷入两难。

    这时,贺虎臣幸灾乐祸地笑道,“谭宗主,如今杀害贵宗两大高手的仇人就在城楼之上,你就不想报仇么?”

    这语气,和当初谭望斯鼓动杜文焕进攻时的一模一样。

    杜文焕也冷笑道,“谭宗主,贺将军说的对。杀了他,你就可以为东林除去一大祸害了。你深受东林大恩,才有了今天的地位,如今东林有难,你不能置身事外。”

    这番话,又是当初谭望斯的翻版。杜文焕一直看不惯谭望斯对自己吆五喝六,所以此时看他出丑,倒也喜闻乐见。

    谭望斯还是一动不动,但可想而知铜面背后的脸色会是如何了。

    秦书淮再一次怒喝,“铜面人,你打又不打,走又不走,是何道理?莫非是怕得说不出话来了?”

    城头上的士兵无不露出嘲讽的笑意。

    这时,贺虎臣冲身后的士兵大喊了一声,“众将士听令,后撤十丈,为谭宗主腾出地方,以便他施展神功!”

    话音一落,故关军所有将士立即往后退了十丈,顿时腾出了一块极大的空地。

    偌大的一块地方,就只剩下了谭望斯和一百多暗云宗人。

    谭望斯恨不得一刀劈了贺虎臣!这混蛋是要逼我动手!

    这下,他没得选了!

    阴冷地说道,“来,抬本宗宝刀来!”

    吭哧哼哧,两个壮汉抬出了那柄一百八十斤重的大刀,交到了谭望斯的手里。

    谭望斯抬起头,对着秦书淮喊道,“姓秦的,你且下来,本宗这就来会会你!”

    秦书淮便对贺虎臣和杜文焕说道,“贺将军、杜将军,这位铜面人让我下来比武,你们不会插手吧?”

    贺虎臣轻笑道,“秦大人且放心,你是江湖人士,但也是钦差大人,我等怎敢对钦差大人动手?”

    杜文焕也冷声道,“前原卫也不会,秦大人放心下来吧。”

    秦书淮应道,“好,那我便下来了。”

    说罢,他转身对楚馥说道,“楚将军,一会没我的命令,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许让士兵放一箭一矢,更不准带兵出城,切记。”

    楚馥想了想,说道,“万一大人你落败呢?”

    秦书淮凛然道,“你认为本少保会败吗?”

    楚馥忙道,“卑职不敢,少保定会旗开得胜。”

    秦书淮站在城头,又调了几下气息,感觉真气恢复地差不多了,于是翩然而下。

    此时,杜文焕轻声冲身边一参将吩咐了几句,那参将点了点头,然后悄悄走到大军的后头,秘密地安排着什么。

    秦书淮落到谭望斯跟前,然后对他说道,“铜面人,比试之前,我可以知道你姓甚名谁么?”

    谭望斯冷笑一声,“将死之人,又何必知道的这么多!”

    然后挥起大刀,对身后暗云宗弟子说道,“给我拿下!”

    呼啦一声,一百多暗云宗弟子顿时包围了秦书淮!

    贺虎臣惊!

    杜文焕惊,但又带了些喜色!

    他们都没想到,谭望斯在关键时刻,竟然连脸面都不要了!说好的单挑,他居然还真敢让这么多人一起上。

    站在城墙上的士兵,都立即发出了一阵嘘声,甚至有激愤者当即大声开骂了。

    不要脸、孬货、软蛋之类的叫骂声不绝于耳。

    别说是他们,就连前原卫和故关军的兵也都看不下去了,纷纷露出鄙夷的神情。

    但秦书淮却显得并不怎么意外。

    很好,平时道貌岸然,关键时候没皮没脸,为达到目的不折手段,伟光正的躯壳下藏着一颗比小人还小人的阴暗之心,这很东林。

    他冲谭望斯嘲讽地一笑,说道,“铜面人,不是说好了单打独斗的么?怎么一下子又改群殴了?你们东林党都是像你这般无耻么?”

    谭望斯阴冷一笑,说道,“对付你这种祸国殃民的奸贼,又有什么无耻不无耻的?能为大明除你这祸害,纵使本宗遗臭万年又如何?这等胸怀,又岂是你这种奸佞小人能了解?”

    秦书淮不得不在心底佩服,东林党这帮人,就算不要脸起来,也是这么振振有词。

    不过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除了城头士兵的叫骂声更凶了,连贺虎臣的故关军和杜文焕的前原卫士兵中,都有人憋不住笑出了声来。

    “呵呵!”

    “哼哼!”

    “哼哼哼!”

    这些兵虽然不敢明着骂,但故意笑的很大声,笑声中充满了无尽的嘲讽。

    秦书淮淡淡一笑,很好,现在暗云宗自己把自己的人品给耗没了,接下去就简单多了。

    谭望斯说道,“姓秦的,你跑不掉了,我看你还是投降吧。你放心,本宗只是想请你到皇上跟前解释下你在三边的所为究竟是何意,是断不会杀你的。”

    秦书淮哈哈大笑,“铜面人,你当本少保三岁小孩呢?你要是有本事抓住我,还不立即杀了我?不过你想多了,就凭你手下这些臭番薯蓝鸟蛋,再来十倍都没用!”

    谭望斯知道多说无用,于是立即冲手下冷冷道,“上,杀了他!”

    一百多人蜂拥而至,秦书淮身形骤然,在人群中左突右闪,长剑寒光闪烁,很快收了两三个人头。

    此时,谭望斯亲自下场,手持那柄巨大的宝刀,以眼花缭乱的刀法向秦书淮攻去。

    这些暗云宗人都是精英好手,秦书淮就算本事再大,也决计支撑不了多久。

    不过,他既然敢下来,就一定有准备。

    一千五百多身穿黑衣、早已整装待命的江河帮精锐,发出了震天的喊杀声,以风驰电掣之势朝暗云宗掩杀而来!